顾敏康:“不合作运动”是大规模违法犯罪行为

2019-08-10    文汇报

        近日,反修例的暴力示威者发起所谓「不合作运动」,目的就是要瘫痪港铁所有线路以及公路交通,不让广大市民上班。于是乎,可以看到上班市民与激进示威者互相争执和推撞的情况,有孕妇不适需要求助紧急支持的情况,有司机被非法拘禁而正当防卫、冲开非法设置的路障离去的情况,等等。可以预计,这些暴力示威者越来越犯众怒。

 

        事实上,搞事者阻碍列车关门、不恰当使用紧急设备、未经批准在站内张贴告示,至少违反《香港铁路附例》三项相关规定,最高可被罚款2,000元至5,000元不等,甚至可被监禁三个月。他们追打普通市民、非法禁锢他人、破坏车辆和店铺等行为,也触犯众多刑事法律,如《公安条例》、《简易程序治罪条例》、《刑事罪行条例》、《侵害人身罪条例》等。

 

        蒙面人的双重人格

 

        年轻人一蒙面,就生了「口罩病」,就出现双重人格,突然变成蛮横无理的暴徒,同时也表明他们畏惧法律,怕被追究法律责任。有位年轻人在电视节目中口出狂言,声称他们不断闹事的目的就是要令香港经济变差,因为这样才会令政府的收入减少,也才会迫使政府响应年轻人的诉求;而为了达到目的,他们不在乎得罪多少港人,甚至不在乎付出多少代价、牺牲多少人,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诉求云云。反政府施政,却要绑架广大市民,真怀疑他的思维出了问题。

 

        年轻人为什么会变得如此激进和非理性?原因是多方面的,但香港教育脱不了关系,否则不会教出如此是非不分的学生。对此,教协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诚如有人指出:教协本是教育专业团体,却沦为反对派的政治大本营;教师本应传道授业解惑,却煽动仇警参与暴乱。教育荒腔走板,学生怎能不偏激?再看看那些大学校长,有几个像港大校长张翔那样指责暴力行为?面对那些大学生的违法犯罪行为,大学高层不仅不敢加以谴责,反而出现纵容倾向。有的大学校长对抗争者行为予以肯定;有的大学校长承诺不会对被捕学生作出任何纪律处分,反而寻求学校的法律顾问为被捕学生提供支持。有的大学校长只是为学生被捕感到心痛。香港的法治秩序正在被摧毁,广大市民的生命和财产受到严重威胁,他们怎么不痛心呢?怎么不事先请学校法律顾问给这些学生进行普法教育?学校误人子弟,学生误入歧途,这可能就是当今教育的写照。

 

        香港还有一些退休高官,拿着纳税人的钱享受退休生活,却无时无刻不在诋毁香港政府,鼓励年轻人进行违法抗争。香港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一边「吃长俸」,除一笔过已领取2,000万港元外,每月都领取政府公帑逾6万港元,要纳税人供养她。但她不为香港做好事,反而充当「卖港求荣」、「反中乱港」的罪魁祸首,成为「香港罪人」之一。再看那些口口声声为了年轻人、为了下一代的人士,却纵容年轻人充当「违法达义」的炮灰,也从来没有看到他们将自己的子女送上街头。一些媒体也抛弃新闻操守,散发对反对派有利的信息,误导公众。

 

        止暴制乱恢复秩序

 

        香港社会剧烈动荡,过去不少人士选择沉默,因为他们怕被起底、被欺凌。尽管如此,仍然可以看到8月5日早上许多默默排队等候上班的人士;看到有市民主动帮助清除路障;看到市民主动怒吼「暴徒」的场景。他们就是香港社会稳定的基础。相信不久,更多的人士会勇敢站出来,齐声谴责暴徒,令那些暴徒成为过街老鼠。

 

        日前港澳办记者会再次传出清晰信息:止暴制乱,恢复秩序。如何恢复呢?除了市民的谴责,关键是港府要发出清晰的讯息,支持警方严正执法,防止公众集会发生暴乱,同时对犯法暴徒实施现场逮捕和实时检控。唯有如此,才能遏制暴徒的嚣张气焰,重新建立法治秩序。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