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小庄:关于港府取缔香港民族党的思考

2018-10-26    信报

       9月24日,特区政府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根据《社团条例》第8条的授权,采纳了社团主任(由警务处处长担任)的建议,在香港宪报刊出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的禁令,并宣告该党为「非法社团」。

       之前,保安局已向该党提供了警方认定该党是「非法社团」的800多页的证据,给该党申辩机会,保安局可否作出该等宣告。在宣告生效的30天内,如该党召集人陈浩天对保安局的行政处罚不服,可以向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要求覆议。但《基本法》第48条第2项要求,行政长官执行本法和依照本法适用于香港特区的其他法律,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预计将维持保安局的禁令。

       法治包含三大原则

       有人认为,港府这样做不符合法治原则,这是不懂法治的人提出来的。在普通法世界里,法治原则最早见于1885年出版的英国宪法学家戴雪《英宪精义》,该书认为法治包含三原则:一是政府无法外权力;二是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三是受不法行为侵害者有得到司法救济的权利。后来其他人陆续对该等法治三原则加以扩展,不在此一一讨论。但从法治三原则分析,保安局局长行使禁令的职权、确认香港民族党「非法社团」的地位,完全依从《社团条例》,符合第一原则,也符合《基本法》第64条有关特区政府必须遵守法律,执行立法会通过并已生效的法律的规定。

       致力于港独、妄图分裂国家的其他社团,相信也会得到与香港民族党同样的命运,不会有别的出路,只是目前还谈不上第二原则的运用。目前香港民族党依法得到的行政处罚是依法的,不是不法侵害,该党召集人陈浩天会不会请求司法救济,港府是否违反第三原则,言之尚早。

       有人认为,封杀香港民族党,形同谋杀「一国两制」,这也是不懂「一国两制」的人的说法。「一国两制」国策的基本原理就是「现行的法律基本不变」,用《基本法》第8条的表述就是:香港原有法律,除同本法相抵触或经香港特区立法机关作出修改者外,予以保留。《社团条例》就是根据这一原理保留的条例,保安局局长所引述的条文,大部分都是回归前已经有的,只有极小部分是回归后修订的。保安局局长根据《社团条例》的有关规定,禁止香港民族党的运作,认定该党为「非法社团」,正是运用「一国两制」国策的这一原理。以为这样做是谋杀「一国两制」的,才叫真的谋杀「一国两制」。

       有人认为,封杀香港民族党,就是践踏人权自由,把依法限制人权自由,视为践踏,也是不懂自由人权的基本原理的人说的。从《基本法》及第39条确认的国际人权公约有关条文来看,自由人权的保障有两层法律结构:一是《基本法》和国际人权公约的层次;二是本地法律的层次,包括条例和判例等。《基本法》是宪制性法律,只能作原则性规定,不可能做很具体规定,而人权的保护是比较复杂的,需要有更具体的规定。

        例如:《基本法》第27条规定了「言论」、「结社」自由,该公约第22条结社自由表示,有关权利可以「法律」加以限制,目的是「维护国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保护公共卫生或道德,或他人的权利和自由所必须的」。这就需要本地法律作限制性规定,以便让结社自由在法律规定的轨道上运行。德国不允许纳粹党的存在和运作;瑞士禁止耶稣及其分会在境内存在;大部分国家都禁止违宪和违法的政党运作,这都是非常正常的。难道世界大多数国家都有不同的限制,都在践踏结社自由吗?

       港府做法正确必要

       对于言论自由,该公约第19-20条的规定较为复杂:一是规定了发表意见权利的载体;二是规定该等权利的行使带有特殊的义务和责任;三是规定该等义务的行使受到法律上的限制,务必尊重他人的权利和名誉,保障国家安全或公共秩序,或公共卫生或道德;四是将特定意见的发表排除在该权利之外,如「任何鼓吹战争的宣传」、「任何鼓吹民族、宗族或宗教仇恨的主张,构成煽动歧视、敌视或强暴者」,都是法律禁止的,谈不上言论自由。虽然各国的法律不尽相同,但言论一旦构成非法行为,就不再是言论自由了,这是常识,不言而喻。难道这些国家也都在践踏言论自由吗?

       港府的说法、做法不但是正确的,也是必要的。自违法占中以来,香港青少年的教育问题对社会稳定的影响已经非常突出的。在保安局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并宣告该党为非法组织后,港府教育局已致函香港各中学校监,明确《基本法》第1条规定香港特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提醒各校严加防范该非法组织渗入校园,任何教师不要以授课为由播「独」,并告诫各校师生不得参与、资助该非法组织、与该非法组织相勾连,否则根据《社团条例》和其他条例的有关规定,将以刑事犯罪论处。晓以理、督以责、惩以法是相辅相成的。

       目前《基本法》第23条的规定尚未得到立法实施,但这并不意味香港特区存在法律真空,无法惩治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1997年2月23日全国人大常委会作了《关于根据基本法第160处理香港原有法律的决定》,列出全部或部分抵触《基本法》的香港原有法律,但该决定把香港原有法律中可以保障国家安全的法律都保留下来了。

       可以说,得以过渡的香港原有法律还是比较齐备的,可以保障国家安全。在《基本法》第23条的立法完成以前,该等法律大部分都是可以直接适用的,只有一小部分在适用时要做出必要的变更、适应、限制或例外,以符合国家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后香港的地位和《基本法》的有关规定,关键在于港府积极有为。

       宋小庄 深圳大学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教授、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551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