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端洪:取缔“香港民族党”,“一国两制”就走样?

2018-10-26    文汇报

       香港特区政府取缔「香港民族党」一事,自调查告知到最终作出决定,吵得沸沸扬扬。据观察,反对者有一个共同的观点,即取缔了「香港民族党」,「一国两制」就走样了。这提醒我思考一个老问题:「一国两制」究竟应该是个什么「样子」?既然说「走样」,背后一定有个「样子」在。其实,无论是赞成的,还是唱反调的,都预设了某种答案,只不过缺少系统论述而已。回顾一下历届中央领导人关于香港问题的讲话,我们就会发现,中央始终如一地强调要坚持「一国两制」,不变形、不走样。这同样预设了一个模式、一套标准。大凡谈到香港,何时能离得开这个追问呢?

       一、「样子」源于立法者的智慧

       让我们将时间倒推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如果有人问「一国两制」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全中国只有一个人能给出权威的回答。大家都知道,这个人便是邓小平。因此,今天当我们再来追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不可回避的经典文献,甚至可以说唯一的经典文献,就是邓公文选中的相关篇章,这就好比问美国究竟应该是个什么样子,不能回避《联邦党人文集》一样。今天,当我们说「不忘初心」的时候,我理解,「初心」最准确的定义应该是创制时的「公意」(general will)。但是,创制时公意的形成往往需要借助于一个伟大的立法者的智慧。欧洲古代有外来立法者的传统,但是,现代国家的创制往往依赖本国政治领袖的智慧。邓小平就是这样一个伟大的立法者。    

       建议那些为香港问题所困扰的人,在他们搜肠刮肚也不得其解的时候,静下来问一个问题:如果小平还在人世,老先生会怎么办?我不知道,那些主张「港独」的人和反对取缔「香港民族党」的人,是否这样想过。我若是他们,一旦想起邓公,定会不寒而栗!

       二、「样子」是法    

    「样子」的第二层涵义最为适用,这就是法。1990年公布了《香港基本法》,「一国两制」的样子以法典的形式确立了下来。今天谈走样不走样,多半是一种政治修辞,基本上可以归结为是否违背基本法。然而,法典不过是一堆被设定为具有约束力的文字,真正要激活它,还需要解释。谁来解释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每个依照基本法设立起来的机关在各自的职权范围内也都有自己的解释,最终权威的解释还要属全国人大常委会。不过,绝大多数时候,案子在香港法院就了结了。这也就是说,走样不走样?要看谁说了算。即便修改基本法,也还是回避不了谁说了算的问题。   

      也许有人会跳起来反驳,照你的说法,答案归于权力。对此,我的回答如下:第一,政治社会概莫能外,只是不同社会的权力组织方式不同罢了。第二,权力不是赤裸裸的权力,而是宪法和法律之下的权力,换言之,权力也要讲法理。这就是法治。法治不是不要权力,它是用理性驯化权力,也可以说法治就是被理性驯化的权力。故此,走样不走样,要看是否有法治。

       三、「样子」是活出来的    

       下面再来说说「样子」的第三层意思或者第三层标准。宪法理论把宪法分为绝对宪法和相对宪法。相对宪法是指宪法律,是一个规范的样子;绝对宪法的含义之一是民族整体的生存状态,这样的宪法是个活的样子。之所以说宪法律是相对宪法,而民族的存在状态是绝对宪法,是因为一个民族的政治存在是绝对的。用中国古话来说,叫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一国两制」不是死的,而是活的,因为政治体是一个活生生的存在实体。制度,无论好还是不好,都是为当下的活人而设的,是为之服务的。对于当下的人民来说,活出个好样,就说明制度是好样的。没有一个国家的宪法和法律永远是一个样子不变,因为活人总是希望按照自己的意志来决定生活的方式。于是,产生了一个矛盾,法律专业的术语叫做法的稳定性与适应性的矛盾。生活的真实样子就是在矛盾中形成的。    

      说到当下人的意志或意愿,主张「港独」的人似乎有话说了:我们不就是在表达我们的政治意愿和意志吗?不过,对不起,不是所有的意愿或意志都应该等量齐观。意愿有正当的,有不正当的;有正义的,有非正义的;有合法的,有不合法的;有可行的,有幻想的。所谓不走样,从实质的意义上来说,就意味着正当、正义、合法、可行。一个国家的样子,就是正当的与不正当的,正义的与非正义的,合法的与不合法的,现实的与幻想的之间斗争出来的,在不断的斗争中不断发展。故此,走样不走样,就看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了。    

       四、结语:为什么国人气成这样子  

       请问那些怀疑取缔「香港民族党」,「一国两制」就走样的先生们、女士们:「香港民族党」所幻想的香港,契合立法者心目中香港的样子吗?是依照基本法画出的样子吗?你们究竟想活出一个什么样子?你们想让香港活成一个什么样子?你们想把这个国家搞成什么样子?想清楚这些问题,你们就不会奇怪为什么多数港人和全国人民让你们气成这样子。亏你们还好意思说取缔「香港民族党」,「一国两制」就走样!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551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