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青少年爱国爱澳教育还得清除干扰

2017-03-22    新华澳报

       在今次全国「两会」中涉及港澳政治事务的部份,除了首次在《政府工作报告》、《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和《全国政协常委会报告》中首擎反「港独」大旗之外,就是强调必须加强对港澳青少年的爱国和爱港、爱澳教育工作。

       其实,爱国教育的良窳,在很大程度上也与反「港独」相关。实际上,从「驱蝗」、「占中」等系列带有「港独」意识,及某些激进青年在立法会议员宣誓时做出「辱华」言行的丑行看,香港一些青少年对中国内地出现一种极端的认识,他们长期受到反*gong人士的思想灌输,导致对国家毫无感情,并轻蔑中央政府。因此,反「港独」就必须首先增强青少年对国家的了解,要想方设法让青少年清楚认知真正的中国,认识今日强大崛起的中国,特别是打贪反腐之后的中国。同时也要认识中国历史、民族的自尊心、爱国心。倘在对青少年的爱国爱港教育工作缺位及错位,「港独」问题就将难以根除。这是千秋大业的工作,必须加大对青少年的爱国爱港教育的力度,不但在学校进行,也需在学校以外的场合进行。让更多的青少年亲自到内地看看,以消除他们对祖国内地的负面认知。

       在我们澳门,同样也应如此。特别是透过这几年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包括有激进青少年东施效颦地进行「公投」活动,鼓吹「自决权」,意图篡夺澳门大学学生会的领导权,悬挂标语以图占领大学的舆论高地,某些教职人员利用讲课机会荼毒学生,甚至以加减分来鼓励学生参与社运活动或惩罚不参与社运活动等。这就更为凸显对青少年进行爱国爱澳教育工作的重要性,而且也向人们敲响警钟,必须吸取过去有一段时间放松这项重要工作的教训。

       当然,要说澳门放松了对青少年的爱国爱澳教育,并不完全符合事实。实际上,特区政府的行政架构中,就专设青年事务行政主管部门,并与教育行政事务主管机构合署办公,是为教育暨青年局。也设置了青年事务委员会,并开办了不少青少年活动中心等。各主要民间社团都普遍设立青年委员会,更有不少以青年为主体及宗旨的团体。澳门基金会每年向各界社团拨出的资助,有不少是以青少年教育活动为标的。但可能是方式方法不得要领,而致动机与效果并不统一。

       其中一个最明显的例子,是近年来到台湾升大读书的人数急升,甚至还竟然高于到内地升大读书的人数。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如果说,在「文革」结束后,内地高校恢复招收港澳学生的头几年,由于十年「文革」导致教授队伍断层,新任教师因是工农兵学员出身而底子不足;而在台湾方面。大多数教授是从外国尤其是美国深造归来执教,学术水准相对较高,甚至因而由教入仕,如马英九、蔡英文、连战、江宜桦在踏入政坛前都是大学教授。两相比较下,在当年的「公务员本地化」浪潮中,在台湾毕业者的竞争能力比内地毕业者较高,因而导致不少高中毕业生更乐于赴台湾升大,这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在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后,大批从外国深造的学者返回内地执教,学术水准和施教技巧都迅速提高,甚至赶超台湾,而且内地高等院校的国际视野较为广阔,也与国际知名学府建立互助关系,经常能够与国际知名教授或研究机构合作,使得学生们的思路较为宽广。再加上大陆的学生大多是经过艰苦的高考才能获得录取,部分来自贫寒家庭以至农村的学生,希望能凭藉优秀的学业成绩,毕业后获得外企或大型国企录用,以改善自己及家人的生活,也就刻苦学习,澳门学生在这种环境氛围中容易受到熏陶感染。而台湾地区实行高校扩编升等后,却面临家庭少子化等问题的冲击和困扰,因而滥收学生,相对之下校园的学习风气也就并不刻苦,澳门生多少也受到其影响。但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近年来赴台就读者多于到内地升大者,甚至还出现「红底学校」的高中毕业生踊跃前往台湾升大的不正常情况。为何会如此?除了是台湾当局对港澳生实施学费优惠,及录取「加分」的奖励措施,而内地高等学校在所谓教育改革之后,取消免受学费优惠政策之外,是否也与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尤其是「红底学校」本身对高中毕业生的升大辅导不足有关?

       其实,以「两岸一家亲」的态度衡量,尤其是在国民党执政期间,澳门毕业生前往台湾升大,问题不大。但在「太阳花学运」尤其是在民进党上台后,就有问题了。何况,所谓「天然独」的本地生对港澳生的诱导或气压情况颇为严重,这可能会导致部分学生学成返澳后,为「反对派」队伍注入「新鲜血液」。因此,内地各地大学对澳门扩大招生,并增加保送名额,是正确的做法。

       这还不足够,还有毕业后的继续学习,尤其是爱国爱澳教育的工作必须紧贴地跟上。而且形式要更多样更活跃,并适合澳门青年的思维和兴趣,尤其是就业晋升的实际需要。

       但从有人跳出来干扰及反对。比如,有人批评澳门特区政府邀请内地权威机构合作编写品德与公民教材,及邀请内地出版社代表来澳门解说。其实,在澳门特区各相关领域,如城市规划研究、轻轨及大桥的兴建等,在澳门本身的技术力量单薄的情况下,邀请作为「一国」母体的内地予以援助,是很正常的事情。因而与内地合作编写品德与公民教材,正常不过。何况,既然是含有「爱国」的内容,当然由内地的权威教材机构编写,更为对口贴切。但昨日有曾在台湾参与「小英青年军」活动,毕业返澳的「政治活动家」,撰文攻击。可能他们已预感到,台湾的民进党在争夺澳门下一代时,遇到了强劲的对手,更将会损害他们的选举利益,使他们的票源大幅流失。当然,更是与他们的思维定势相捍格,因为内地权威教材机构编写的爱国爱澳教育教材,「冲击」他们意图以「公投」及「自决」活动来割断澳门与内地的关系的图谋。

       同样是在昨日,也是同一批人,起劲地批评高教办推出的「大学毕业生语言培训利息补助计划」,其中的普通话项目,只限去内地,不包括台湾。可见这些人对在拒绝承认「九二共识」及其「两岸同属一个中国」核心内涵的民进党管治的台湾地区,而且「教育部长」是由「台*du」分子出任的教育事业,怀有很深的情感。

       实际上,就是这批人,当高教办严格执行一个中国原则,在政府资讯载体上删去台湾地区的学校凸显「两国论」的「国立」二字时,就如如丧考妣,跳得老高。

       另外,为了区区十来个持葡国护照前往台湾读书的澳门华人学生的比照「侨生」利益,竟然迫使由「台*du」人士掌控的台湾「教育部」,出台了类似「两国论」的行政法规,将澳门视为「外国侨居地」,抵触《港澳两岸条例》将澳门地位订定为既是大陆的一部分,但又有别于大陆地区的「第三地」的定位,及违背台湾当局对港澳事务不再由「外交部」管辖,改归陆委会主理的决策。

       对于这种种妨碍爱国爱澳教育的干扰行为,必须坚决抵制,并逐步清除之。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551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