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平学:特首选战的「民意牌」之玄机

2017-03-22    明报

        作者:邹平学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深圳大学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主任

        (原文载于2017年3月20日《明报》观点版)

        「3.26特首选战」牵动了全港眼球。尽管热闹的选战看点多多,但恐怕最值得关注甚至警惕的乃选战策略中的「民意牌」。数月来反对派的「民意牌」打得最响,民调资料和分析颇为热闹。但商战有言,「叫得最响的,未必是最好的」。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曾深受那些虚假民调民意之害,并屡斥始作俑者为骗子。可见众声喧哗中的民调与民意,不可不察。

        打「民意牌」 骑劫选战节奏与议题

        反对派主打「民意牌」,其真实目的不是民意,乃是骑劫这场特首选战的节奏与议题。

        一是预设道德高地。持续以「真普选」要求来抹黑选举委员会选举特首是小圈子选举,试图将现有制度贴上不具合法性、不正义的标签;

        二是利用自身选委力量尽可能搅局。反对派自诩其旗下的300多名选委为「民主300+」,扬言捆绑搞所谓「造王」或策动流选,藉撑曾俊华来反对他们认为是被「钦点」的林郑月娥;

        三是竖立和攻击新靶子。在CY(梁振英)宣布不争取连任后,攻击的标靶转而集中在林郑身上,摆明了「只要是中央支持的,我们都反对」的架势。如攻击丑化林郑,渲染林郑参选后表现离地、民望遭抛离。这样做不仅制造出林郑参选后「民意」突然下跌的假象,还在于提前打击林郑的公信力,令她即使当选,也是低票当选,先天不足,为掣肘其上台施政埋下伏笔;

        四是搞「公民提名」来骑劫压制选委会运作。身兼民主派选委的港大法律学者戴耀廷牵头策划所谓「2017特首民投」计划,提名截止前不时披露和更新的参选者获得市民提名数上,曾俊华遥遥领先,梁国雄随后,胡国兴居第三,林郑月娥和叶刘淑仪票数大大落后。这不仅策应了刻意制造孰优孰劣的造势策略,还强化了以所谓「全民投票」烘托「造王」目标众望所归的假象。

        不仅如此,媒体也不时抛出各种民调数据来配合造势,持续制造「民意」压力。

        制造话语陷阱 实现管治失效困局

        这套「民意牌」背后的玄机就是制造话语陷阱,实现管治失效困局。不消说特首低票当选会备受攻击,就是高票胜出也会频受困扰,那些长期不断出笼的民调不就是给特首的下马威和紧箍咒吗?

        而这套话语陷阱的要害,就是把政治合法性渲染成「选举授权才有合法性」的标签。本来,公职人员产生的合法性首先就是合法律性、合制度性。不论是选举还是任命,不管选举得票高低,只要按照法律规定胜选了,那都是合法的、正当的。特朗普这次当选美国总统,尽管其普选票少希拉里200多万张,但他根据选举规则赢得了超过半数的选举人的票,那就是他获胜。在西方各国,未具压倒性优势而赢得胜选的领导人为数不少,这些国家民众并不因此来挑战当选者的权威性、合法性。但这些起码的常识,却被香港反对派通过制造话语陷阱颠覆了。按照反对派「选举授权才合法」的标签,非选举授权的政治当然就是非法的,选举委员会产生特首人选的方式是不道德的小圈子选举,这样情况下还得票不佳就更为不堪了,不受攻击才怪呢!

        话语陷阱造成什么后果?

        这套话语陷阱的逻辑其实经不起推敲。按照它的逻辑,西方很多国家微弱优势当选的政治领导人都存在合法性、正当性不足的问题。按照它的逻辑,没有什么现实的法律和制度值得尊重和必须遵守:因为所有法律都存在不足,都可能在未来被修改;所有制度都存在缺陷,都需要进一步完善。在这一话语陷阱下,今天的一切都可以被消解、都可以被否定。它造成了什么后果呢?造成一切不符合普选的制度都是恶制度、坏制度的恶质政治认知文化,造成梁振英的「689」以及「女版689」的林郑不具合法性、正当性和权威性的政治幻象,造成谁当特首都将被羞辱打压得灰头灰脑无法强政励治、行政主导的管治困局,造成不断地攻击、动摇、消解民众对特首和特区政府的合法性支持成为常态,造成公民抗命、占中运动具有了蛊惑人心的「正当性」。

        香港回归快20周年了,是时候认清和揭露这套「民意牌」的话语陷阱了!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551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