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赤琰:从提名看出泛民棋差一着

2017-03-01    信报

       郑赤琰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 中文大学前政治系主任、华人学术网络成员

       美国全国有两大工会,每到总统大选时,两大工会手握不下300万受工会直接领导听命如何投票的工人,这300多万票若发挥得当,不但可以起到造势作用,还可以在民主党和共和党势均力敌的形势下,左右选情,因此两大工会很懂得选举策略,这个策略的基本打法是以工人的利益订出他们的重大诉求,然后拿着这些诉求周旋于两党的候选人之间,看谁能答应当选后,不食言地照清单兑现工会的诉求。

       有一点最值得注意的是,两大工会的选举策略不但要看工人的利益来出牌,还要看两党候选人的赢面高低而出牌。如果赢面大的候选人能答应工会的诉求,固属好事,否则两大工会便会作势力求改变选情,让对方感到工会巨大的舆论压力,使其就范;其次是,如果选情高下不明朗,两大工会还有更大的选情活动空间,这时大可利用「左右逢源」之机,令两边候选人都答应自己的诉求。

       观察两大工会的选举策略,当会发现它们面对大选时,永远放空自己的政治立场,尤其是在僵化的意识形态下衍生出来的政治立场,还会卸下这个政治包袱。这样的做法,学术上视为「政策导向」的投票行为,反之是「意识形态导向」的投票行为。

       以美国两大工会的选举策略去评断泛民在今次特首提名所用的策略,可说是「意识形态」性有余,「策略」性不足。

       这话怎么说?如果奉行「策略性」的选择,当会在5名(包括长毛梁国雄)参选人之中,首先锁定最有可能胜出的一人,然后再看各人政纲有无可能与自己的诉求有求同的空间。

       无论如何,除非连见面探讨的机会也不存在,否则永远不要有预设的成见而不见面寻求突破,因为任何政治对垒,都可循谈判去缩小或消除对立。如果泛民一派抱持这种「策略性」取态,便不难在5人之中预见林郑月娥最有可能取得最多提名票入闸的候选人,提名后如没意外(例如重大污点于选前被人揭发),也最有可能以最高票当选。

       其次将是排名第二的曾俊华,胡国兴归入第三位应不会有错;至于叶刘淑仪则还在两位数字间徘徊(她说找到的提名人数只有两位数字),把她排在第四位,应是合理的估计;最后说到长毛,可以不必考虑他了。

       面对这样的提名选情,如果是美国两大工会,就算面对不合自己意识形态的共和党候选人,也会卸下政治包袱,不怀芥蒂,力求争取妥协的空间;可是自称手上掌握「300+」选委的泛民,他们首选的候选人不是赢面最高的林郑月娥,而是曾俊华,在160票提名曾的名单中,民主党可说孤注一掷;其他提名曾的也是早已亮相在泛民派别的选委。

       两党只在乎不支持林郑

       在曾俊华的提名名单未见公民党的要员,相信该党与民主党事前有了默契,民主党提名曾,公民党则提名胡。如果两党领导自己一派的选委如此提名,予人的印象是不在乎自己的提名人有无机会胜出,在乎的是一定不支持林郑,而且更在乎不让林郑高票当选。

       这不是策略性的考量,而是政治立场的玩法,这玩法也是泛民自成为政界一大派别以来的一贯的玩法,只要是中央属意的人,便是泛民的敌人。由于这玩法太僵化了,也就导致泛民与中央长期无法作出有建设性的对话,遑论妥协。这届特首选举既然早已传说中央只属意林郑;此外曾俊华也被传说没得到中央支持,胡国兴更被传说得不到中央的祝福。这一来,中央不要的,我偏要,这样才能体现我敢「对着干」的精神。

       如此展现出来的对立姿态,就选举论选举,完全谈不上什么选举策略思考,否则只要把林郑胜选机会拉高,可以利用选举机会在她政纲寻求加入自己的诉求,便不会展现出如此「AnyBodybutCarrie(林郑的洋名)」一面倒地反林郑,何况曾与林郑同在香港政府服务了二三十年,两人出现的政治背景雷同。

       如果推论林郑当选,便一定会对中央唯命是从,同样的工作(代表中央管治香港),如何排除疑虑曾俊华他定不听中央只听泛民?如果相信曾会采纳泛民的诉求来执政,也只能在不违反《基本法》条文与其精神的条件下,才有可能办到。

       同样曾俊华就此能做到的,林郑也同样可办到,如果泛民能用对待曾的做法去对待林郑的话;甚至就选举论选举,若泛民持正面态度去看待林郑的选举,趁选举带来政纲整合的机会,让林郑感受到得不到泛民的合作而得不到泛民其票的选举结。

       在中央眼中,林郑当选如处于弱势会对其执政不利,正如过去三届特首的,林郑在特区班子中已有切身感受,何况中央大员也说过当特首的条件既要中央支持,同时也要有民意支持,如果把中央向林郑投下信任一票上,持正面看待,林郑比其他候选人更值得泛民支持,是顺理成章的事,不是吗?

       与其支持得不到中央信任的曾与胡,不如支持得到中央信任的林郑;事实上,林郑也比曾与胡更能代表泛民,好好与中央沟通;有了信任,泛民的诉求通过林郑表达,误会减少,信任增加。泛民与中央之间存在的心结一直不能解结,这正是泛民在特首选举中,不懂得好好善用选举策略,只懂一味玩意识形态对立,结果每逢特首选举,便陷入两极对立的投票行为,完全没有机会让候选人与选委之间,好好进行政策交流与整合。

       试想想,选委的构成来自近1200名各业各界的代表,他们背后都有自己业界的利益考虑,这已充分说明选委选举绝对存在很大的政策考量,一旦泛民像今次这样一开始便放弃政策性的选举玩法,把自己置于特区政府的对立面,对自己不利,对香港也不是好事,何苦呢!?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551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