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朝晖:中间力量的时代责任 回应叶健民教授〈给温和派的3个建议〉

2017-03-01    明报

      作者:林朝晖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    吴舒景 北京京港澳学人研究中心理事、企业咨询顾问

       叶健民教授在2月10日《明报》曾谈到自己在「民主思路」一段日子后的感受,他认为温和派在当前形势中显得格格不入,所以温和派应努力争取反对派信任,不过于聚焦中港矛盾,促进香港内部相互理解。在他眼中温和派的整体对策应该是选择坚守,「保留着对话的选项」,静待时局流变。

      教授的分析,笔者认为值得商榷。在刚过去立法会选举中,整个「温和派」是否真的铩羽而归?提到「温和派」,绝没理由将泛民的民主党、工党排除在外,也没理由忽略吸收了大量中间选票的建制派的新民党。后者在公众的形象是专业而温和,并非全然「一面红旗」的左派。因此,按笔者理解,叶教授所言的「温和派」,应该是政治立场处于建制和泛民之间的「中间派」。

      不论香港的政治光谱何其多元,中间势力仍有相当的生存空间。选举的要义,毕竟还是在于如何取信于民。叶教授所指「温和派的大败」,更准确地应说是个别中间政党的不成熟,没有给予足够时日让市民理解他们的立场,选举拉杂成军。其实市民更关心的,是中间派坚守何种的公共价值与中央对话,而非仅仅倡议「保留对话选项」。

      一、不要奢望中间立场能取信两派

      中间派标榜自己的存在价值在于「保留对话选项」,但其实泛民本身就拥有与中央对话的基本筹码:议席、动员能力。中间派至少要拥有选民基础,方能以香港政治领袖的角色,成为影响中央对香港管治的关键力量,进而动摇建制派在中央心目中的地位,这可谓「建设性反对派」的雏形。

      中间派经常代入自己的主观愿望,企盼担当联系各党派的角色。但试问建制泛民各党派能容与中间派妥协,把自身政治影响力拱手相让?这不是试图打破两大派系多年来辛苦经营的对抗局面,砸自己的政治饭碗吗?选择以中间立场参选,本就是建制和泛民的政敌。

      显然,在中间派拥有坚实的民意基础前,各方只会试图与中间派划清界线。建制派直指中间派不够「根正苗红」,泛民主派同样指斥中间派是「民主叛徒」。坦白说,没有选票、没有执政权力,凭什么沟通?现时中间党派面对其他政见时不敢「亮剑」,错失诸多展示自我的时机。虽然中间派主张央港沟通,但却在一国两制问题上含糊其词,显然难以打动选民投下其神圣一票。

      我们必须认清中间派的存在价值,从来就不是获得两大阵营的认同。一味强调与各方对话,并不会为选民创造任何价值。与各界筑桥,从来都是政府(无论中央政府还是特区政府)份内事。

      二、价值温和不代表畏首畏尾

      笔者同意教授之言,今天中港关系具有多元性,不仅仅是政治议题,需要谨慎处理。这些涉及经济、民生甚至卫生等范畴的问题,在其政策制订过程中,少不免会有针锋相对。

      在过去两年的中港矛盾中,中间派除了息事宁人之外,何曾尝试破局?刚过去的选举中,「民主思路」的参选人对建制、泛民的攻击都是不痛不痒的。就连对于中央及其对港部门的一些不妥当之处,也鲜有据理力争。相较之下,谁可曾见过以三角战略(triangulation)为价值理念的英国自由民主党(Liberal democrats)对其他政党手下留情,唯恐开罪对方?叶教授息争止纷的倡议,并无法给予中间派的从政者在政策争辩中获得成长。就算按教授的说法,在多个涉及中港政治矛盾的环节上展开细致研究和讨论,但事实上,不论是亲商界的智经、亲建制的团结香港基金还是亲本土的本土研究社等智库,都会认为自己研究报告全面中肯。

      笔者认为,中间派的社经政策立场应该是温和左翼,而政治立场上则审时度势,在温和建制与温和泛民之间谋求平衡。当政府总是对存有争议的法案「霸王硬上弓」,中间派就应当机立断、敢于批评。当立法会屡次在「一地两检」上喋喋不休,而西方却有不少妥善处理跨境铁路司法管辖区问题的先例时,中间派何不促成两地政府与立法会就此事达成共识?当某些建制支持者一再动员对记者及泛民人士作出暴力行为时,自认为可以取信「天庭」的中间派,是否应该对上述不文明的组织访京时受高规格接待明确表达不满,以示对劣行的不满?只有当政府、建制和泛民受到中间派压力,让市民看到更心仪的选择时,中间派才会成为左右大局的重要势力。

      价值立场温和,并不代表手段的畏首畏尾。在紧张的社会气氛下,奢望以亲善各派的形象来博取市民信任,未免过分理想。

      三、中间派肩负深化一国两制责任

      回归近20年以来,香港社会撕裂,政治光谱愈拉愈阔,这既有选举制度因素,也有历史成因。香港对于中央的态度长期存有裂隙,中央方面长久以来无法置信于泛民;

      我们应该坚信,大多数香港市民早已厌倦建制泛民间的持久战。民主普选希望的泯灭,和对传统政党、一国两制的失落感,让部分选民只好寄望于标新立异的本土派,使其在立法会中割据一方。

      妄图分隔国家与香港,并无助于香港的政治与经济发展,只会坐困愁城;而主张完全融为一体,令香港失去独特性,同样是死胡同。如果说本土派在政治立场上主张中港区隔,而建制派主张中港融合,那么中间派就应当在怎样看待国家、共产党与香港的问题上有所主张。借助政治上的中性定位,中间派应具备战略眼光,站在温和左翼立场,积极争取两地经济社会的良性互动,为年轻人寻求更好的发展空间、为穷困基层谋求实在的福祉、为中产守护香港的核心价值。

      中间派若然单凭假借北京当局良愿便能在香港本地顺利获得政治支持,无疑是痴人说梦。笔者始终认为,在当下左右撕裂的持久僵局中,奢图「沟通各方」的打法,不止是对中间派错误的诠释,更是无法从传统建制泛民的思考框框里跳出来的老旧想法。

      中间派应当更积极主动地投入到争议中,采取埋身肉搏的积极打法,明确自身的价值、展现务实的一面。只有如此,一国两制方能以一种崭新互动方式运作,打破长期割裂的政治死结,担负起中间派的时代责任。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5522986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北街吉祥里101大厦B座邮编:100020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