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泺生:应如何看七警案

2017-02-21    明报

       七警案审结,全部7人被判两年监禁,社会回响出现两极化:反对占中一方多认为两年刑期过重,非常不公平;支持占中一方则多认为两年刑期合适、七警罪有应得。

       假设七警确实有袭击曾健超,罪成应属无可避免,但量刑应基于什么考虑呢?

       一般而言,量刑通常有下列几个考虑。

       一是判刑与所犯的罪应匹配,袭击的暴力程度愈高,刑期就应愈重;所犯的罪对社会伤害愈大,刑期亦应愈重。

       法官杜大卫判刑时指,虽然曾健超当晚犯法,而众被告在执勤时亦承受巨大压力,但这不能成为曾健超被带到变电站殴打的理由。这说法当然没有错。众被告若确有袭击曾健超,受罚也很合理。

       法官又进一步称事件令香港蒙羞,坐监是无可避免。这说法却有点奇怪。任何有常识的人都会认同这是在非常特殊情况下的个别事件。警队人数近3万,不可能没有人犯错,这样的个别事件怎可能令香港蒙羞?世上有很多人看过片段,这只是资讯科技的结果,不能因此便对7人重罚。

       杜官又指众被告恶意袭击曾健超,「万幸是曾健超没有受更大伤害」。这说法非常有问题。我看过片段多次,结论是7名警察根本不像有意图严重伤害曾氏,反而有显出克制。以他们袭击曾氏的方式,很难会造成严重伤害。

       曾健超判5周七警判刑明显过重

      判刑的公平在于:一、与干犯同等罪的其他人物的判刑接近;二、应合乎轻重适度的原则(principleofproportionality);三、应考虑当时具体情况有没有减刑理据。相对同涉袭击罪的曾健超5个星期的刑期,七警判刑明显过重。审理曾氏袭警的法官说5个星期的判处是考虑曾并非想伤害警员。「并非想伤害警员」的说法值得商榷。曾氏向警员泼不明液体是极大的侮辱及挑衅,所造成的心理上的伤害,不一定比曾氏所受的肉体上的伤害为轻。此外,曾氏出手是主动出击;七警出手只是「还以颜色」。笔者认为主动出击较在挑衅下出击罪责理应更大。

       身为警员,知法犯法当然罪加一等;但案发时相关警员已长时间当值,为维持秩序、维持治安付出很大,心力皆极度疲惫的时候,竟遭曾氏泼洒不明液体作出极大的侮辱及挑衅。滥用私刑小惩大戒虽然不当,却只属一时失常的行为。对于这类一时失常的行为,以提高量刑来增加阻吓力并不适合。事实是这样多人长期霸占通衢大道并出现冲击警方的情形百年不遇。

       有人会问:何以见得七警袭曾是一时失常的行为?据报道,七警中不少已服务多年,长期表现卓越,今次是非常独特情况下的初犯,应视为一时失常的行为。

       有人又会说:曾氏向警淋洒不明液体,不见得就是淋向七警。但是见到同甘共苦的同袍受辱,所受伤害感同身受,反应较大、一时失常并非不可理喻。

       我们很清楚知道的是:七警并非处心积虑去犯,亦非存心使曾氏受到严重伤害,而是在长时间工作极度疲惫下被挑衅时一时失常的行为。严惩7人,不但不公,还会伤害整个警队的士气,且对香港撕裂的愈合没有帮助。作者是珠海学院商学院院长

       文章转自明报,原文请参见

       http://www.mingpao.com/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