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飞:推测与监测 ------ 对反对派在特选动向的研判

2017-01-22    橙新闻

       作者:邓飞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

       题目有点煞有介事,但自从反对派在十二月选举委员会选举取得326席以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反对派阵营将如何使用这326席选委的提名和投票上。笔者纯粹秉持好奇心思,根据媒体公开报导的资料,姑妄言之。

       关于反对派将如何运用这326票,一直以来存在四种方案:全投白票,作为关键少数而成为「造王者」,推动所谓公民推荐或者提名,投票给反对派阵营出选的候选人。目前比较多的观点认为:全投白票已经不是一个选项,尽管有长毛似乎想出来代表反对派参选,但未见和应。而造王方案近期有点冷却了,目前似乎是公民推荐方案逐渐占据了上风。

       笔者却认为,这些表象趋势说明不了什么,关键看以下两条:

       第一,这三四个方案本身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反对派阵营将以什么机制或者幕后力量来决定最终采取哪个方案,这才是更值得密切关注的。本文标题所提的「监测」,听着有点吓人,其实就是指对媒体报导的关注焦点,以及媒体工作者采访的焦点,应该放在这种决定机制的形成或者幕后力量的来源上。

       当前只有很少数几个反对派选委似有若无地提到过,要有公开协商机制来讨论决定如何运用这326票,主要是以几个反对派功能组别议员组成的「专业议政」的成员提到过的,但基本上语焉不详,连他们的facebook群组也没有大肆宣扬过。用「公开协商机制」来决定,本来是很符合反对派自己所宣称的「核心价值」的,照理说应该值得大肆宣扬推动,以彰显反对派阵营内部在实践自己所宣扬的民主、公平、公开,没理由像现在这样欲语还休。何况现在距离三月特首选举已经非常紧迫,而建制阵营的参选人乃至中间色彩的参选人都几乎已经全部冒头了,反对派这326阵营却显得异乎寻常地沉静。

       因此,如本文标题所提到,这里不妨作出合理的推测,反对派阵营在等待或者至少不能排除存在某种幕后的力量,由这种幕后力量来最终决定这326票该怎么用,或者由这种幕后力量来决定采取什么样的「公开协商机制」来「决定」如何使用326。幕后力量的存在,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不妨回想一下去年九月四日立法会选举前夕,反对派阵营忽然大规模退选,在选举当天又是运用所谓的「雷霆救兵」网上动员协调工具来大规模操控投票,因此,谁能完全排除今天这个远比立法会选举来得更重要的特首选举,幕后也是存在某种「协调力量」?问题是,这种力量是什么人?花园道上的领事馆们?传统得不能再传统的基金?还是其他?另外,它门将以什么样的方式来介入326的最终方案?尤其是当公民提名/推荐与造王论两者争持不下之时,谁会出来一锤定音?

       推测和监测反对派在特选方面的动向要看两条,第一条是密切留意反对派对如何使用326席选委提名和投票权的协商机制和幕后力量,这种「密切留意」是应该有条理、有系统地进行监测,而不是随意撷取信息,从而出现以偏概全。

       什么将会成为三月特首选举的主打议题?

       自从梁游宣誓闹剧以来,甚至可以说自推出立法会选举确认书以来,中央和建制对打击港独的立场非常坚定和明确。全国人大常委会的释法,更是打击港独歪风的一记重锤。不过,非常诡异的是,几乎自十二月选委选举以来,港独和自决的炒作声浪忽然降了下来。不仅是媒体的报导少了(除了报导关于游梁二人和其他四名立法会议员的司法覆核之外),而且连网上炒作也似乎减少了,港独社交媒体平台的更新也减低了频率。

       更为重要的是,在整个选委选举当中,反对派几乎绝口不谈港独和自决,由你建制阵营怎么声讨,反对派尤其传统泛民,对此全无回应,对港独问题亦是抱着存而不论的态度,但一个劲儿在炒作「换制度」!今天在一个电台节目上,反对派的「专业议政」议员梁继昌被问到民主派300多张提名票会如何使用时,梁指他们初步决定只会支持不撕裂香港、会在八三一框架外推动双普选、维护香港核心价值及有管治能力的候选人,明天将再开会讨论具体细节,但暂时不能公开相关策略,以免影响已经开始的博弈战。

       因此,可以得出一个重要的判断:反对派选委阵营的主打议题,很大程度上是炒作要求未来特首候选人承诺,不但要重启政改,而且必须要推翻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八三一决议。至于反港独,反对派会继续抱着存而不论的态度,说得好听就是不理不睬,说得难听就是装聋作哑,以不作回应来让建制阵营在反港独舆论声浪上有一种扑空的感觉,从而弱化反港独议题在特首选举中的重要性。一言蔽之,强化重启政改和推翻八三一,淡化反港独。至于其他经济民生议题,或者会提及,但不会成为反对派的攻击重点,顶多事事联系到所谓「政制民主化不足」上面来。

       这种主打议题的「强淡配置」,不会随着上一篇提到的白票、造王、公民提名等四个提名和投票策略的取舍而有所变化。甚至可以说,在强化重启政改、淡化港独的主打议题之下,投白票、造王、公民提名和推选一个代表反对派的参选人四种策略,可以并行不悖、相机同步进行。

       不妨作一个沙盘推想------在提名阶段,用其中一百五十票提名一个经过所谓公民提名程序而产生的反对派候选人(事实上戴耀廷已经在推动电子公民提名),再用另外一百五十票提名一个本来不是反对派阵营的候选人(例如薯片叔叔),以便进一步搅局;在投票阶段,三百二十多票开始拧成一股统一力量,以此胁迫各个候选人必须在重启政改方面有所承诺。如有候选人真的承诺了,那么这三百多票就成为关键少数的造王者;如果没有候选人肯承诺,那么这三百票就成为白票!

       当然,要确保这三百多票是统一行动,光靠他们所宣称的内部协调是不可能的,还是上一篇提到的一个关键:到时总会有幕后力量出来一锤定音的!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