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赤琰:戴耀廷又挖了一个大陷阱

2016-12-29    大公报

作者:郑赤琰 原香港中文大学政治系主任

       「泛民」缺乏政治智慧的表现,莫过于相信戴耀廷并将其当成政治「智多星」。戴每每有什么「点子」,他们便如获至宝,不假思索全力配合。往往不但未能为「泛民」带来政治好处,反而掉入政治陷阱,难以自拔。

       最致命的是戴提出「公民抗命」,并以中环为场地,要他的信徒「占领」中环的金融中心,企图借此打击金融界,对港金融命脉致命一击。戴的想法是,只要搞乱香港金融便可惊动全世界,也给政府一个下马威。但欠缺政治智慧的戴耀廷,不但想得不周全,做法也惹来公愤。说他不周全,是以为中环可任由他「占领」,为所欲为,以为只要他一出手,金融中心便应声垮掉。

       至于政治上的正反两种能量对冲,往往取决于谁的力量更大,谁便会占上风。金融机构,无论是证券公司或是银行,经济活动中的买屋供楼、银行存款,港人的利益无处不在,至关重要。但戴搞「公民抗命」所要的是「真普选」。过去,九七前后都没普选行政长官,香港金融运作却可照其成长规律扶摇直上,与有无普选不沾边。在没有说服人相信金融运作和普选有兴衰关系之前,便断然发动「占领中环」,并要搞垮金融中心,只能是妄想。

       煽动「抗命」激起民愤

       更不智的是,戴对「公民抗命」也一无所知,误套乱用。所谓「公民抗命」,任何利益团体为了争取本身的利益,都有权发动团体成员展开抗命行动。例如飞机师占领机场抗争,合乎「公民抗命」的要求,但若离开机场四出滋事,搞乱整个社会秩序,影响其他公民的生活与利益,那就是作乱,而不是「公民抗命」。「占中三丑」借「公民抗命」为名,其实那是作乱,不是「公民抗命」。结果是错误的概念导致错误的行动,最终误导「占中」。当时,全港支持「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的签名运动,有一百八十三万人签名反对「占中」,所谓的「真普选」与「占中」的声势,立刻被正义力量打下去。最后「占中」拖了七十九天,受害的巴士业与的士业申请法庭禁制令,从不法之徒的手上抢回了道路使用权。够讽刺的是,法律学教授想出来的占领道路的点子,竟然被法庭判为非法。这正是戴为其信徒挖了一个大大的政治陷阱。可叹的是,一众「泛民」的大佬,包括李柱铭、梁家杰、何俊仁等也去「占中」,结果都掉进了戴挖下的坑里。

       「占中」期间参与的青年学子,在「学联」等的名义下,相信戴的「公民抗命」,执迷不误,最后更以「政治诉求」失败的激进情绪,由推动政制改革转化为「政制革命」,在大专院校酝酿「港独」,进而参与区议会与立法会选举,企图破坏「一国两制」。在「港独」参选的过程中,戴耀廷再度向「泛民」下指导棋,想出了「雷动计划」,藉以协调「泛民」与「港独」,避免在选区内自相残杀。「泛民」不察,以为戴可驾驭「港独」的青年势力,结果「泛民」却发现戴的「雷动计划」拖累了选情。

       据「泛民」估计,丢掉了好几席机会。更糟的是青年学子并不给「泛民」面子,视其为异路人,而自己还被戴的计划染上了「港独」颜色,反悔不及。民主党忙不迭要和「港独」撇清界限,公民党则好似「哑巴吃黄连」,既不敢公开与「港独」党派区隔,又不敢公开接受他们。其尴尬之情是「猪八戒照镜,里外不是人」。这应该是戴设下的第二个陷阱。

       试图操控三百选委

       经过前两次挖陷阱后,戴耀廷今次又在为下届特首选举挖陷阱,等着「泛民」选委掉下去。日前戴又公开进行政治动员,呼吁三百多名属于「泛民」的选委,采用一个共同的政治诉求,要求特首候选人答应当选后撤销政府提出的司法覆核,让被控违反宣誓法规定的四名议员可免被剥夺资格。如果候选人答应,则这三百多名选委便「全票以赴」,推其当特首。

       戴的点子出炉后,「泛民」又再度议论纷纷,不置可否,不管支持与否,都已进退维谷。拒绝戴的提议,便会被一众「港独」青年视为政治叛徒;接受提议,又会被广大市民视为支持「港独」。更糟的是,戴的提议已将「泛民」选委置于没有第三个选择的境地。一旦被染上「港独」色彩,今后便会被选民当成「港独」,也把「泛民」的「民主色彩」染上「港独色彩」。末代港督彭定康给「泛民」教的路是:「港独」有害「民主运动」,万万使不得。因为民主选举的香港不会选出破坏「一国两制」的「港独」政府。但若对「港独」不买帐,会被大专院校的学生组织丑化,面对这批年轻的政治活力旺盛的学运分子,交恶起来后患无穷,想到这一层,「泛民」又提不起勇气声讨戴耀廷。缺乏政治智慧,无法摆脱戴的纠缠之余,一众「泛民」成员只好唯唯诺诺,不情愿却又不自觉地再度掉入戴为他们挖的第三个政治陷阱。

       其实,只要眼睛不被蒙蔽,不要被自己的「感情」误事,便可一目了然看清戴的政治算计。戴不但没有智慧,反而是充满政治偏见,一无是处。也正是因为他的政治败相一眼便能看穿,因此才触发「大联盟」发动全港签名运动,反对「占中」。

       「大联盟」看到的是民情希望社会安定繁荣,戴不但看不到,反而一厢情愿,主观以为自己的提议可以反转民情,这是专断、独裁,完全不是民主。「泛民」自恃民主,却又不能辨别戴不民主的真面目,这真是民主的大讽刺!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