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春新:详论深港通利好

2016-12-14    中评社

       日前,中评社记者带着一系列问题,走进位于香港金钟道的中银大厦,专访了中银香港高级经济研究员王春新。

       中评社香港12月12日电(记者 兰忠伟)“沪港通”开通两年之际,“深港通”打破枷锁正式鸣锣“起航”。作为中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又一大重要举措,“深港通”的正式开通,意义非凡。从2014年12月“深港通”被正式纳入《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促进深港合作工作方案》开始,“深港通”筹备工作历时整满两年,“深港通”开通后,对中国资本市场将带来哪些重要作用?对两地投资者又能带来哪些利好?这些热点问题尤为引人关切。

  日前,中评社记者就带着一系列问题,走进位于香港金钟道的中银大厦,专访了中银香港高级经济研究员王春新。他表示,“深港通”的正式开通对中国资本市场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不但可以促进中港两地股票市场一体化的形成,更有利于促进香港金融业的发展。此外,还将促进内地资本市场的发展,提高内地的法制化、市场化、国际化的水平,并且推动人民币国际化。

  王春新指出,沪深港三地市股票市场互联互通,有许多相互学习借鉴之处,无论是在监管、制度、创新等方面,三地市股票市场都可以协调合作,共谋发展,找出一条适应三地股票市场共同发展的“康庄大道”。

  虽然“深港通”开通伊始市场反映并不佳,但是王春新仍然好看“深港通”,他认为,未来“深港通”的发展前景将会大于“沪港通”,且会以“细水长流、循序渐进”的模式缓慢推进。

    专访内容全文如下:

  中评社:深港通日前正式开通,很多专家都将“深港通”开通定义为中国资本市场的进一步对外开放,您怎么看待深港通开通的意义,包括选在这个时间点开通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深港通”筹备历时整满两年,能够带来哪些利好?

  王春新:“深港通”的正式开通,是中国资本市场开放的另外一个步骤,是一个重要里程碑。“沪港通”开通后,又有两地基金的互认,基金的互认其实是两地在基金市场互联互通的重大步骤,在这个阶段“深港通”又正式开通,应该说这是在资本市场方面,特别是在股票市场方面,两地基本上已经打通。

  内地只有沪深两个股市,和港股全面互联互通,是内地资本市场一项大步骤,因此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从时间来看,“深港通”筹备了两年多,到目前为止,“沪港通”总体效果还是不错的,开通第一天资金额度就用满130个亿。这次“深港通”开通,第一天的成交倒没有像很多人想象的那么好。南下的资金额度是八亿五,只占了额度的百分之八点一,北上资金也仅有27.11亿元左右,占总额度的21%左右。

  从“沪港通”和“深港通”对比来看,“沪港通”一开通,三个小时额度就用满了,这是“沪港通”和“深港通”比较大的差别。我想有两个原因:第一,最近内地相关部门对资金外逃加强管理,所以这个情况下面可能会有点影响;第二,“深港通”开通时,刚好遇上意大利公投被否决,所以欧元大跌,市场震荡,投资者选择“冷一手”。

       前两年“沪港通”开通时,刚好是中国在降准降息,推动经济发展的时候,所以那个时候资金流动量比较大,无形中有一个促进作用,这两个是主要的因素。

  还有一个因素,“深港通”所带来的两地市场互联互通,比“沪港通”密切很多,比如说深圳有不少人过去通过多种途径来投资港股,香港其实也有不少人投资深圳股市,只不过是通过其他方法而已。这两个地方毕竟是一河之隔,所以这种联系的密切程度一直(很高),所以说深港通是打通了一个直接的通道,一下子(想)让它有大量的交易,一下子(想)让它膨胀起来,这有点强人所难。

  所以我对“深港通”的判断,和有些专家说的一样,就是细水长流。虽然开局没有那么理想,但是从长远看,应该说“深港通”还是很有意义的,甚至它的意义会超过“沪港通”。

  我认为“深港通”开通有几个意义:

       第一、“深港通”可以促进中港两地股票市场一体化的形成。现在有不少地方,包括《信报》,都喜欢用“共同市场”(这个词)。但我觉得共同市场,在经济上有一个特别的定义,common market,讲的是货物、资金、服务、劳动、劳工的一种自由流动,这个市场才叫做共同市场。我们这里讲的这个市场,仅仅指资金市场里面的股票市场,用一个“共同市场”(来形容),也不是不可以,但可能和现在的common sense有点不太一样。但没关系,总体而言还是会促进中港两地股票市场的一体化,推动股票市场双向合作。

    目前沪深港三地股票市场互联互通后,有利于全球投资者的资金和内地投资者资金共同参与,两地也可共同监管这样一个市场。这样一个市场的总量到今年九月底,这三地总的市值达到10.6万亿美元,应该是全球第二,美国大概是26.5万亿美元,美国还是比较大,是我们的2.5倍。

       另外,香港股市里,中资企业比较多,有951家上市中资企业(包括红筹股、H股、民营企业),占香港股市总市值的62%,成交额更高达73%。事实上,香港市场从总体来讲,就是一个中国概念股,港股本身就是一个中国企业占主导地位的股市,只不过由于历史的原因,以及香港国际化的市场,早期的中国企业上市都在这里进行。

       所以三地市股票市场打通以后,不管是说中国的资金走出去也好,或者是说让中国内地的资金买自己的股票也好,等于说把原来沪深港三个不同的市场,还是以中国企业为主体的市场结构打通,所以这个意义更多体现在我们金融市场的管道通了,这样以后就可以有很多好处。

       第二、三地股票市场互联互通后,有利于促进香港金融业的发展。香港金融业将来要发展,有三个方面非常重要:股票市场、财富管理、人民币的离岸中心,这三个方面做好以后,香港就有机会成为一个世界级的金融中心。要做到这一点,香港就需要吸收亚太地区乃至全球的资金,来香港进行运作,特别是中国内地的资金来配置它的资源。

       目前全球经济重心东移,估计未来亚洲地区新增加财富会占全球的三分之二,其中重点是指中国大陆。那么怎么来管理好这些新增加的财富?这个问题很重要,香港就面对着一个好的机遇。也就是说,内地的资金可以通过“深港通”,进到香港市场,来配置全球的资源。香港的市场是全球化的,香港的股票市场除了中国的企业以外,还有香港本地的企业,以及来自全球的上市公司。有可能将来香港会变成内地资金配置全球资源的一个首要的市场,若是如此,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将提高不少。

       此外,可以提升港股市场的深度和广度。比如刺激成交,现在“深港通”成交量不大,但估计到明年开春以后会慢慢增加,特别是内地有一些退休基金,进入股市之后,都会投资香港比较好的企业,比如稳定成长的蓝筹股。因为有内地的投资者参与,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的跨国公司会来香港上市。事实上,有些国内的大型企业有些已经在外国上市了,那么该类企业可以在香港做第二上市、第二挂牌,比如阿里巴巴。

       还有一方面,投资结构将变的多元化。香港的银行、劵商会加快发展。市场估计明年通过“深港通”流入到香港的内地资金,将会达到1600亿元——3000亿元,可能会有更多的内地投资者选择南下,那么香港本地券商客户的资源会越来越多。最近有很多人开始咨询“深港通”开通之后,如何买卖香港股票。

       基金和银行可以扩展客户资源,开发投资产品。所以金融业会招聘很多新手,我们估计招聘的比重可能会提高5%——10%,会给香港金融业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

       三、促进内地资本市场的发展,提高内地的法制化、市场化、国际化的水平。从投资者结构来讲,现在内地的投资者结构都是以个人为主,散户为主,一旦“深港通”开通之后,很多北上的资金,以及机构投资者,他们会加强对A股的研究和分析,有可能会提升A股的质量和投资的价值。按照国际的这套规范来进行评价,可能会倒迫国内现有的股票市场制度的改革,比如注册制、停牌、信息披露等方面,都会有所提高。

       现在内地的股票市场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对小投资者保护不够,背后其实是法制的问题。香港是普通法的地区,对小投资者保护比较好,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大股东如果损害小股东利益,会受到谴责和制裁;另一个方面,当上市公司出问题时,是法律说了算,或者说是司法部门说了算,有一套机制在这里。

       从全球来看,有人研究,实行普通法的国家和地区,可能会更有利于资本市场的发展。全球十大金融市场,其中有七大都是普通法地区,包括纽约、伦敦、香港、新加坡等。因此,“深港通”开通后,可能会倒迫国内的市场做一定的改革,这是一个好处。

       第四、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深港通通了之后,内地有更多渠道,让人民币投资香港市场,把人民币换成港币就能投资港股,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将来香港的人民币离岸市场可能会得到更快的发展,比如人民币的融资活动,多元化人民币金融产品,人民币资产管理等。

       中评社:香港的股市无论是在监管还是在财产保障体系方面都要优于内地股市,通过“深港通”以及“沪港通”,三地市股票市场能够相互学习到什么?

       王春新:对内地而言,主要是市场监管,如何将股票市场纳入法制化、规范化的轨道,这非常重要。内地股市在去年经历了大起大落时期,这种情况希望尽量不要再出现,这对于股民而言,伤害比较大。

       香港的金融市场,特别是股票市场在监管方面的确存在优势,香港股票市场有几点比较好:第一是监管制度符合国际规范,是原则为本的管理,原则为本的管理方式是定了一个管制的基本原则,其它的则由市场去调节,因此,两地股市如何做到既要严格监管,但是又保持市场的灵活性,这个平衡要拿捏的很好,香港的原则为本制度比较符合英国的管理传统,伦敦股票市场也类似于该种模式。

       第二个好处,就是香港股票市场的高度开放,能够广泛接触国内外的投资者。香港是自由港,金融市场高度开放,这一点是很多地方所没有的。

       第三个好处,就是国际性的人才较多。国际性人才在伦敦的金融城评比中占了很大的比重,香港不仅有金融运作人才,还有配套人才,比如律师、精算师、金融分析师、信息科技人才等等。这些组成了香港金融的优势和管理体系。近几年,香港不少产业效益纷纷下滑,但是金融业发展却较为蓬勃,金融业的就业人数始终还在增加,目前香港金融业就业人数超过23万人,占GDP比重16%以上,这个比例是美国的两倍,在全球排名中,也是最靠前的经济体之一。

        因此,香港的这一套监管体系,对于国内股市的借鉴,是有好处的。而监管的背后,最大的优势就是香港的法治,就是普通法的优势。

        对香港而言,内地的创新创业值得香港学习。“深港通”中,有很多属于创新企业,该类企业保持了很好的活力。现在深圳的PE非常高,当然有炒作的成分,但是也有高成长的成分。美国股市过去那么多年,为什么纳斯达克上升很快,就是因为创新经济起来以后,这个版块增长的很快。香港的创业板,其实根本没有多少创新企业,因为香港在这一块没有发展起来,内地创业企业又不选择来香港上市。

       深圳现在是以中小企业创业板为主,活力非常强,而且有不少的企业,都是高成长。比如华为、腾讯,但是实际上,深圳还有很多高科技创新企业发展的非常快、非常好。与此同时,中国目前的互联网应用,是全世界最好的,香港在这一块也有一些缺失,需要向内地学习。香港的创业板,能否更新,发展成为英国的AN板,这些都可以考虑。

       此外,像阿里巴巴这样的企业在香港不能上市,是否能够另外开一个板,这些都可以研究。高科技企业和一般的企业有所不同,传统经济企业是投资者说得算,但是高科技企业并非如此,高科技人员在企业中有很大的话语权,这种情况是合理的。因此同股不同权(记者注:同股不同权:少数管理人员,仅掌控少数股权,但拥有企业的管理权、话语权)在香港是否能够开设另外一个板块,风险自担即可。

       中评社:“沪港通”和“深港通”开通后,两地股市是否可以相互监管?

       王春新:实际上双方是在协调的状态,因为香港以普通法为基础,有自己的一套调查机制等等,处理一个问题可能需要较长的一段时间,但是做事比较规范;内地则需要高效,一旦出现问题就需要迅速处理,但可能规范性还存在一定不足。因此这些差别都需要三地管理机构相互磨合,商量出一些有利于三地股票市场发展的方式和手段。

       中评社:您说到的监管,是对上市公司评估一系列的监管,以及股票运作中的一系列监管,因此可以认为,香港若要像内地去年这样股市大升暴跌的情况可能会比较少?

       王春新:一定程度上可以这样认为,香港过去的股市也出现过很多大幅度的波动,但是危机过后,透过一系列的监管,马上就会稳定下来,因此香港不仅可以保持市场的稳定,而且还会不断地在反思和检讨,所以香港在过去几十年,都是在金融风暴中加强监管,包括银行也是一样。

       比如,1987年股灾之后,香港将四个交易所并成一个;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以后,金融市场就增加了很多监管机制,比如抛空、市场炒作都有所限制;还比如说,在“雷曼事件”之后,加强了对投资者的教育,这些都是在金融风暴中,不断地加强监管体系。

       中评社:但是会不会随着监管的不断加强,导致香港金融机制僵化,创新不足? 

  王春新:香港监管比英国,甚至比美国都要宽松一些。美国许多地方都是以规则为本的管理模式,而香港以原则为本的管理模式是有很大的弹性空间,当然,如果说是想“洗钱”,那这是全世界所不允许的。 

  中评社:“深港通”开通后,境外资金可以进一步藉由香港流入内地市场,这将带来哪些利害?是否可以认为,内地股市在未来一段时间,将全面基于市场的运作,而政府的一些调控政策起到了成效会很有限? 

  王春新:内地市场化改革还是一个大方向,市场化、规范化还是股票市场发展的一个目标。市场化、规范化是否可以通过国际化来促进,这是现在“深港通”开放的一个重要原因,通过互联互通引进境外的一套规则,进而引进境外投资者来提升内地股市的质量,应该是有这个目标的,因此我认为市场化的改革是不会变的,但是股市以及金融市场的发展,很重要的不在于放开,重要的在于监管,而且是合理监管,以法治为基础的监管,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随着境外资金的流入,会存在一些碰撞和磨合,但是一开始的时候资金量不会很大,而且这个系统是封闭在运作,因此不必太过担心。 

  关于规范化的过程,不可能一步到位,还是需要不断的磨合、碰撞、协调,最后才能达成一个比较好的结果,这可能需要比较长的时间。 

       中评社:“深港通”正式开通后,两地的投资者在选购股票上有哪些规律? 

  王春新:北上的资金还是以消费股,特别是家电股为主,例如格力电气、美的等等。香港投资者有一个特点,“不熟不做”;南下的资金主要是以高科技股为主,例如比亚迪、金风科技。因此实际上还是没有完全按照预定目标走,香港股市缺少高科技股,但股民通过“深港通”买的股票还是以传统产业股为主,因为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磨合以及熟悉。而香港也需要更多的分析师,分析A股中关于高科技股的走势。 

  中评社:刚刚也谈到了三地市在股票市场许多方面的不同,那么内地股市与香港股市的相通相连,有哪些问题值得注意,特别是两地投资者在投资的过程中,应该注意些什么? 

  王春新:当更多资金流入港股,港股内地化的倾向就会更加明显,港股市场的炒作,或是市场买卖的内地化倾向会加强。内地股民喜欢“炒卖一通”,对于节奏缓慢的市场,内地股民并不感兴趣,因此炒作可能会比较厉害。 

  炒作有一个原因是,中国内地以及香港并没有对股票资产的增值征税,股票买卖的手续费也很低,因此深港通开通后,香港股市炒作可能会增多,但是要改变整个香港的股市结构还不容易,香港还是以机构投资为主,而且海外投资者占相当大的比重;另外,香港大型股特别多,比如汇丰、腾讯,这些股市值几千亿,没有多一点资本轻易撬不动的。 

  因此,两地投资者要注意市场的波动,尤其要防范炒作风险,留意一下过度炒作的行为。 

       第二,两地市场的监管要如何协调,这也是两地相关机构所以注意的。内地股市是规则为本的管理模式,香港股市是原则为本的管理模式,这之中如何有效监管,又保持市场的灵活性,需要一个平衡、一个协调。哪一种方式更有利于两地市场,特别是内地金融市场的发展,就应该要有效的借鉴,这也是金融开放的目的。 

  中评社:“沪港通”开通两年之后,“深港通”也开始进入轨道,您认为“深港通”与“沪港通”相比,存在哪些不同? 

  王春新:可选购的股票交易数量不同。深股通股票共有881只,包含主板267只、中小板411只、创业板203只,其中A+H股有17只,“深港通”可交易的两地上市的股共有1297只,与“沪港通”的825只相比远超不少; 

  从时间上看,二者开放的背景也不同。“沪港通”开放时,内地正处于降准降息时期,资金的供应特别多,因此“沪港通”开通当日迅速满额,北上资金达130亿,而“深港通”开通当日,北上资金只有27.11亿。 

  第三,“沪港通”和“深港通”的股市结构不一样。深港通的企业结构,以创新产业为主,这与香港股市的结构性互补更强。香港股市主要以传统企业为主,深圳则以新经济企业为主。在此之中可以有所互补,意义就不一样。 

  上海股市则还是以旧经济为主,上海股市中,并没有太多高科技、中小企股,主要是以传统产业为主,“沪港通”和香港股市的互补性反而没有“深港通”那么强。 

第四,“深港通”的投资者,对深港两地股票市场认识更深,甚至不少人,在过去20年,都已经广泛参与了两地资本市场的运作,参与了两地股市的投资,但是“沪港通”会稍微疏远一些,毕竟上海离香港的距离比较远,因此香港的投资者对于沪股的认知必定没有深股多,从长远来看,“深港通”的发展前景将大于“沪港通”。 

  “深港通”发展将会是细水长流、循序渐进的模式。“细水长流”是指资金,“循序渐进”则指监管和协调。 

  中评社:“深港通”是“沪港通”之后,中国资本市场的进一步对外开放,那么您认为,中国内地资本市场未来想要进一步打开,还有哪些手段? 

  王春新:手段很多。比如“债券通”(记者注:两地债券市场可相互买卖),内地的债券市场实际要比股票市场更大,而且更加规范。债券包括国债、企业债券、金融机构债券、以及地方债券。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虽然都属于资本市场,但实质上却存在很大区别。股票市场是投资者的合作,比如共同投资一个企业,这是股权关系,但是债券市场是债权关系,比如我借给你钱,你必须还,这个制度自古以来就存在。然而,股票市场近几十年才逐渐发展而来,因此性质完全不同。 

  股票市场的股权关系,必须有一个非常好的规划去运作,但与债券市场不同,过去几千年我们都有借债的历史,因此中国债券市场发展是很不错的,国内发行的债券量很大,但是香港的债券量却并不大。若“债券通”开通之后,等于打通了国际资金进入到国内的一个渠道,这也弥补了香港债券市场很大的一点不足。 

香港未来应该要发展成为亚洲的债券市场,这一点很重要,这也是香港作为一个世界级金融中心的一个重点,是不可或缺的。除此之外,还可以让国内机构在香港多发行债券,比如中央政府每年都有圶香港发行国债,能否每年多发行一些国债,让香港投资者也可以购买,这对香港债券市场发展是有好处的。比如发行人民币债券、港币债券等等,这就等于给了香港市场一个长期稳定的发展机会。 

  另外,还有一个途径,就是内地的债券,特别是内地的国债,发行之后可以来香港做第二买卖。(记者注:第二买卖:国内发行债券,被个人或机构买走,但是允许到香港进行二次买卖。)这就不是“债券通”,是内地的债券直接到香港挂牌,做第二上市。我们可以看看,美国的债券,有70%可以在伦敦进行买卖,所以伦敦的债券规模非常大,主要就是美国债券在伦敦交易。美国的债券市场是股票市场的两倍,因此我们可以参照英国伦敦和美国债券市场的这一种模式,让内地的国债,包括香港的国债,可以在两地市场进行买卖。 

  中评社:您所说的“债券通”的模式,会不会存在这样一个问题。目前国内发行国债利率普遍以中长期(3年)为主,利率普遍在4%以下,但是我发现,目前香港部分银行的人民币存款利率在4%以上,并且都是中短期的,那么会不会造成一个问题,因为利率高低的,导致投资者不愿意买国债? 

  王春新:如果是这样,那么国债肯定需要提高利率,这就是市场经济。银行存款短期存在波动,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投资结构,有些人喜欢稳定而长期的投资,比如10年20年,因为想要有稳定的回报,特别是养老金这一类的。香港人民币存款利率的提升,主要是因为近期人民币资金收紧,因此要吸收存款。 
 

中评社:除此之外,还有哪些手段? 

  王春新:还有“期货通”,内地和香港都有指数期货,但是“期货通”则需要一步一步来,因为风险比较大,而且投资者要是不认识,也会出现一定问题。 

  此外还有“商品通”,商品期货等等,包括大宗商品的买卖,现在这一块也是很不足的。 

  随着中国越来越开放后,这些“通”的量可能放大,也会更自由一点,如果市场走的更快,通过“一带一路”让人民币走出去,这也会是一个非常大的开放。但总的而言,风险控制还是很重要的,因为现在国际市场的金融资本是很强大的,无时无刻都有可能发生金融危机,中国在金融开放的时候要一步一个脚印慢慢走,这样既保持开放,又有效地防范金融风险。 

  总体而言,我还是看好香港的金融市场,亚洲金融市场有五大高手,东京西孟南新北沪中香港。东京是日本东京,西孟是印度孟买,南新是新加坡,北沪是指上海,中间是香港。这就类似于金庸笔下“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特别是中国经济的崛起,亚洲在2030年,亚洲半球(记者注:亚洲的经济总量咱全球比重的一半)是可以出现的,特别是现在“一带一路”往前推,可以加强亚洲的经济合作,所以预计亚洲半球会出现,届时金融结构也会不一样。 

  金融海啸以前是欧美半球(记者注:欧洲和美洲的经济总量咱全球比重的一半),到2030年,亚洲可能会出现一到两个的世界级金融中心,而亚洲的五大高手,究竟谁能够担任这个角色,尤为引人关切,中国的上海和香港,是很有机会的,中国范围内的两大金融中心,要争取成为世界级的金融中心。 

中评社:会不会在一定程度上,沪港两地的金融中心地位存在一定竞争关系。 

  王春新:会有的,但是有竞争也有合作,更有分工。上海的定位是美国的纽约,香港的定位是亚洲的伦敦。上海的金融总量将来可能会大大超过香港,但是香港的金融开放度,以及灵活性、监管制度,上海很长一段时间是难以追赶的。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