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鸿:选特首重在其治港班子与政纲

2016-12-14    大公网

       梁振英不参选下届特首,使竞争变得激烈却又失去了聚焦。无论怎样看梁振英,他已是香港政治的核心,反对政府的要反对梁振英,支持政府的要支持梁振英。但突然间梁振英这个政治标志消失。反对与支持的便需要重新找出对象和方向,这便是一个全新的局面,需要全新认识、定位和布局。

       中央政府或许另有人选补上,可是不容易找到一个比梁振英忠诚,各方面也可接纳的人选。当然梁的民意低,却是为政者的正常表现。他任内触动各方利益,也与美国在背后支持的反对势力抗衡。反梁的目的是集中火力打击个人,从而动摇整个建制。故此梁所承受的是所有反建制的批评,和香港积累下来的反共情绪、社会矛盾。他一退选,这些批评便落空,更因为过于集中个人,短期之间没法转移。用夸大情绪化方法动员起来的反梁声势,也便一下失落,无以着力。相信不少也便意兴阑珊,退出政治。特别是当中央全力打击“港独”,“港独”全无出路,反对势力既不能借反梁振英来号召支持者,也没法借“港独”提供给支持者(无论是个人或组织)任何政治和金钱好处。

       今后关键是中央政府会支持什么人来角逐特首。曾荫权、唐英年已是前车可鉴,相信不会重蹈覆辙。但环顾香港政坛,实在难有哪位有足够的才德当此重任,或可胜于梁振英。相信只有高永文医生才是德才兼顾、任劳任怨,却不失道德原则,也没与社会脱节、与基层群众脱节。相比于梁振英,或曾钰成、曾俊华、叶刘淑仪等政治人物,高永文缺乏政治野心,也见不到他作任何企划、布局,他似乎只是做他应做之事。这种人物在香港政坛里是异数。故此,不受注意,不受推崇,也没有什么炒作吹捧。

       或许他也不会出选特首,可是他却可作为一种标志,让我们考虑下届特首的人选。一是特首不需全知全能、不要故作精明。重要的是以人格示范,道德号召,懂得知人善任。不需强求功绩,而是说实话做实事。当然对中央而言,首先是在国家安全问题上忠诚可靠。二是特区政府的问责官员班子不能懒散,各自为政,全无团队精神,与特首及三司不合作,相互之间也不协调配合。

        选特首不是选人治,而是选治港班子,选怎样的治港政纲。强人政治往往难以为继,且由于强人,更易犯上诸多错误。香港现时所需的不是人治,不是强人,而是能笼络各方,协调各处,按部就班地把香港二三十年积累下来的问题解决。为特首者不重强硬,重于广纳各方意见,游说各方来把事情办好。政策局局长可以强硬,但不是独断强硬,而是专业知识强,能震慑和领导有关政府部门的公务员认真工作。这几年个别政策局长办事不足,主因是本人专业能力不强,在专业里缺乏地位,不受行业尊重。

       于是下届特首的人选考虑,不能再就人治,而是把特首及其可能用人的能力结合起来,这里面还有重要的政纲。

       香港珠海书院一带一路研究中心主任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