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鼎鸣:中央要员会见「帮港出声」的政治解读

2016-12-07    信报

作者:雷鼎鸣

       上周二与周三(11月29-30日),「帮港出声」的访京团在北京会见了张德江、王光亚与陈佐洱几位与港关系最密切的中央领导人,张晓明也在张德江委员长的会见中列席。我因从来不参加政治团体,所以严格来说并不是「帮港出声」的成员,但却一直是其理念及不少活动的坚定支持者,与其中的部分成员亦有私交,所以「帮港出声」邀我同行,我虽然忙碌,要重新安排大量工作及约会,也欣然同行,得以见证中央对港政策的一些重大转变,我周三晚不睡,周四凌晨3时坐机赶着回港,倒也值得。

       中央已下打击港独决心

       上周的会见,最引起外界注意的是规格极高。张委员长的会见本来是1小时,原本的计划是周融报告「帮港出声」过去的活动,郑赤琰则谈港独和释法等理论问题,我负责谈社会矛盾和青年问题(部分讲稿见本月6日《大公报》),冯家彬则介绍未来的工作计划,我们每人限谈7分钟,加起来是半小时,其他时间便是委员长说话了。

       不料我们每人说完后,委员长都会详细回应,我习惯性地讲过了时3分钟,张对我的回应可能有7分钟左右,而且会面早应结束时他突然宣布还有话说,继续了大半个小时,会面的总时间变为两小时。为什么要提到这些呢?从会面前后工作人员的安排与沟通可见,他们做事一丝不苟,座位排名及时间分配等等明显都经过精确计算,超时自然是委员长有意为之,再加上两天的会见中,领导人多次高度赞扬及肯定「帮港出声」的工作,这次超规格的活动,显然是在发放着多项重要的政治讯息。中央对港政策有不变及大变的部分,港人宜小心研判。

       但凡习惯处于权力高峰的人,说话大多小心,因为若一句说话遭人误解,后果可大可小。领导人究竟要发放什么讯息?我因在现场观察,或许对情况掌握得准确一点,但以下所说,只应理解为我凭笔记和记忆的个人解读,是否百分百符合领导人的原意,我可难以保证。

       最核心的讯息是打击港独与团结大多数港人的辩证关系,亦即它们的矛盾对立统一。几位领导人多次重复发放的有关港独的讯息是明显和强烈的,中央显然对此已开过会,正式定调。各领导人当然都知道港独不可能成功,但却认为港独活动本身便足以替香港带来巨大的损失。张德江用过「祸国殃民」、「居心险恶」、「居心叵测」的字眼;陈佐洱说要把港独分子变为「过街老鼠」,对港独不能抱「东郭先生」的态度。

       我相信中央政府已下了决心,对打击港独绝不会手软,但最好是香港人自己先做,中央也实在不想过于插手香港事务。把港独扼杀于萌芽,使其毫无机会发展,可能已上升为国策;对于认为香港没有港独,只是小学鸡在嬉戏的观点,中央只会嗤之以鼻,不再相信,甚至会认为这是居心叵测。这是合理的态度,与我几年以来的看法不谋而合。倘若港独发展出了势头,中央如何可向国人解说台独、藏独、疆独?用洪荒之力打击港独是必然的,谁低估这个决心或甚至站在港独一边都可能遭殃。

       但共产党中人习惯以辩证法思维看问题(港人若不懂辩证法,对中央的政策分析很易荒腔走板),有了打击一面,却必会有统一战线中的团结一面。几位领导人同时又大派定心丸,强调中央绝不会采纳对香港不利的政策,而且表示信任大多数港人(我估计若非「帮港出声」等团体组织过数以百万计人参与的签名运动,中央出招可能便会更重手)。对反对派发放回乡证,既是张德江贯彻年中到港时对泛民要求的承诺,亦是藉此机会表明反对派并不等同是中央的敌人,一小撮港独分子才是。有人问过港独分子可否也可得到回乡证,但领导人未有回答这问题。

       上述政策大有可供思考之处。团结大多数与打击一小撮是矛盾的对立体,但在一定条件下却可统一起来互相转化。通过打击一小撮共同的敌人,可否把港人再团结在一起?此种方法在一定条件下有时是可行的,例如美国「九一一」以后,人民与政府的共同敌人是拉登与隐藏在美国人民中的恐怖分子,打击恐怖分子便成功地变成了团结美国人的工具。

       至于在港是否要营造条件把打击港独变为团结人民的工具,我们还须拭目以待。从港人利益的角度看,不与港独划清界线者,可能会被视为港独的同路人甚或支持者,与中央的关系易变为敌我矛盾,但若旗帜鲜明地反对港独,则与中央的矛盾便不是敌我的,一切好商量。

       上述政策仍存有一种漏洞。我认识一些在内地的台湾商人,他们告诉我,他们表面上反对台独,但实际上并不一定如此,原因是台独愈猖獗,中央便愈可能推出更优惠的政策统战台湾商人。同理,既然港独可以使到中央视之为主要打击对象,其他人等岂非更可利用中央的统战政策从中图利,他们哪有诱因反对港独!

       此点的确可虑,但却不难化解。整个政策的难题是如何把港独当作打击的标靶,但其他的人却不遭损失。中央除了直接惩处港独分子外,也应观测港独发展的程度,若港独发展蓬勃,那么便可能显示出港人没有积极反港独,中央可收回一些优惠政策;反之,若港独失败,中央则可加倍奖励港人。政策与诱因要合理挂钩。

       香港只能是经济城市

       按照以上的分析,谁可当上明年的特首?各领导人对此都守口如瓶,只字没谈特首人选。这是正确的取向,若中央一早钦点,反而把麻烦扯到自己身上,并无好处。不过,中央却又确有开出了条件,谁人在港独问题上和稀泥,便等于在重要的治港问题上与中央意见有差距,他她不可能成为特首。但这只是必要条件,并非当特首的充分条件。我相信若有特首竞选人不鲜明地反港独,那么他她顶多是陪跑者而已,不会当选。当然,若今次选举并非只通过1200人的选委会,答案可能不一样。

       为什么对「帮港之声」有如此隆重的礼遇,致使张德江多见了1个小时,陈佐洱举行一个90分钟的座谈后还再宴请,王光亚则通过周融发放回乡证的消息?我也在琢磨此事,但估计中央是看中「帮港出声」的群众性。

       在中央眼中,「帮港出声」曾立了大功,两年多前它得到多个团体的支持,找来近200万人的签名,反对派虽不断抹黑它,例如自己派人去胡乱签名,便说它的工作人员监管不力,但殊不知在中央眼中,这更可能是「帮港出声」工作有成效的佐证。派人胡搞几十个签名,在百多二百万个签名中根本起不了作用,若非它的工作有威胁力,何须花费资源抹黑它?我两年多前到过不少街站,都见到各方人等排着长龙等签名,中央对此大事当然亦早已派人监察,周融报告统计数字时,中央要员似乎比他更熟悉。

       但为什么找「帮港出声」首先代传回乡证的公布呢?我见到这份公布其实早已准备好,只是找人读出而已,在场的记者也许都会注意到周融拿着一张印有讲稿的纸。公布派发回乡证予反对派,是一可得分的举措,在特首竞选快将出现时,若由现任特首公布,可替其加分,对其他候选人不公。由一个与政府及政党不相干的人去公布,有助中央建立她对各候选人中立的形象。我一早已注意到今次中央似刻意保持中立,没有公开表明支持谁反对谁出来竞选,但倒是没有预料到在公布回乡证问题上也如此小心。

       我11月11日在本报刊登的〈人大释法后十个问题〉一文中,曾推断释法显示中央并不完全相信香港的司法界,甚至政府和立法会有足够决心或能耐杜绝港独在港的活动。此种判断今次在长时间的交流中得到多些支持。中央要员对香港当局打击港独不力确有不满情绪,但此种不满,不一定针对个人,而是针对整个体制。

       彭定康来港反港独,中央如何看待?是把他看成是「黄鼠狼拜年」!

       有一点委员长是反覆论述的,便是香港只能是一经济城市,香港的地位决定于她的经济。换言之,若香港经济退步,她在中央眼中的地位也会削弱。委员长认为香港经济从全球角度看,还算不错,财政有盈余,但他警告,香港的竞争力无论相对上或绝对上都在下降。房屋太贵,人均居住面积及不上内地的一半,房价贵便留不住人才。委员长认为这些问题并非无解,但在执行上有问题,关键是泛政治化,政治对立,多个项目都被拖拖拉拉延误。

       委员长有勉励港人认识国家的重要性,在外国战乱地区撤侨是国家保护人民的一个例子,原来张德江是年前在利比亚撤侨3万多人的总指挥,近年多次撤侨,其效率都胜于欧美。

       委员长是位说话有感染力的人,对香港熟悉,从他可准确回应我们的发言时便可见一斑,说建制派喜欢向他谎报军情,显然是反对派想当然的猜测。不过,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委员长对港人智商的说法显然是错误的。他年中访港时已说过港人特别聪明,智商高达130。香港因为是城市,港人智商高于含有农村人口的国家的平均IQ,并不奇怪,但张所引用的130,却是高估太多了。港人IQ平均只是稍高于107,比起上文说的130,相差太远了。我在知识分子圈中见惯了IQ超过150,比我聪明的人,并不觉得平均107的港人特别聪明!

       雷鼎鸣_香港科技大学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