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小庄:「综合施策」的内涵与要求

2016-11-29    大公报

       文|宋小庄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法学博士、文学博士

       二十一日,国家主席习近平接见了行政长官梁振英。据新华社报道,习主席希望梁特首带领管治团队继续综合施策,广泛凝聚社会共识,着力推动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其中「施策」一词引起香港媒体的注意。

       「施策」一词未见于古籍,如果说太阳之下无新事,则可参见孔子的「有教无类」,「因材施教」的教育思想中。在马列主义的术语和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用语,亦未见,但类似的表述有「对具体情况作具体分析」。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幅员辽阔,各地社会经济发展不均衡,就是在一个地区,城乡之间、不同社群之间的发展也不平衡。现在是既要把握总体和全局,又要了解具体和局部的时候,「施策」的重要性终于提到议事日程上。

       政治意涵与历史经验

       随着内地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施策」一词近年出现在国家领导人和官方文件用语。习近平、李克强、王毅等在内政外交上都曾使用「施策」。在房地产政策中,现在强调的是「因城施策」,因应各不同城市的调查研究,寻求对策,而不再「一刀切」了。

       在对外投资上,现在讲求「精准施策」,掌握所在国政治、法律、经济等环境,优化企业出口。在扶贫工作上,也不再简单化了,要「因贫困类型施策」,讲究可持续性。在国家安全上,不停留单一指标,要求在政治、军事、经济和研发上「综合施策」。在经济转型发展上,提倡「分类施策」,推动系统的转型驱动。

       「施策」的内容,并非一般的管理学。由于「施策」应对的对象,超越了管理学的范围,故未见于近代管理学的论著中。「施策」应当属于治国理政和政略学的范畴,包括对策、资政、咨政的内容。换一个角度言,应当属于智慧学的范畴。传统大学只能传授知识、学问,未必可以讲授智慧;社会大学只能产生人生经验、方法,也未必可以产生智慧。有些商人是很有智慧的,但智慧却并不是商人可以用钱买下来的。有些谋臣是很有智慧的,但智慧并不一定可以转化为政治实践。中国古代兵家常言「运用之妙,在乎一心」。也就是说,「施策」要求以高端智慧施政、决策,用心管治。

       中国古代虽无「施策」之名,但有丰富的「施策」成败的实录,堪称世界之最。唐.赵蕤《长短经》卷八记载一个故事,曹魏嘉平年间,吴国孙权去世。魏征南大将军王昶、征东大将军胡遵、镇南大将军毋丘俭等上书攻吴,上以征吴方略不同,请尚书傅嘏议对。傅嘏认为,孙权虽死,但国事交给诸葛恪,内乱未显,如恪尚有作为,未必可克。而攻吴方略各有不同,都是常用之计,不如大军屯田,等待时机,伺机而动。但嘏的意见没有采纳,魏攻吴而败。不到十年,曹魏被司马氏所取代。到了西晋,羊祜上《平吴表》,晋武帝决心伐吴,才统一全国。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曹魏三位大将军的谋略并非有问题,但却一厢情愿,未从对方应对能力衡量。傅嘏从大系统分析,从管治的根本判断,觉得还需要积极等待,继续摸清敌情,再展开全面进攻。但正确的意见并没有成为曹魏的「施策」。这次「施策」失败是否造成三国归晋的结果,有待史家评说。

       正确施策的四个方面

       在「一国两制」下,中央和特区政府是否也要讲究「施策」,恐有不同意见。秘鲁之会,国家领导人第一次对「一国两制」下的香港特区提出如此要求,应当重视。

       香港特区管治存在对抗性和非对抗性的成分,具有内患和外侵的因素,关乎「一国两制」的成败和国家统一、「中国梦」的时限等问题,情况极其复杂。要对香港特区正确「施策」,离不开以下四个方面:

       一是全面、深入掌握实情,正确判断,纠正误区。香港是国际资讯中心,社会各种情况都找得到,但有时资讯太多,真假虚实;有时资讯太少,拼图不全;有时流于表面,有待深究。对不同情况,都有正确判断的必要。例如:对「港独」问题,到底只是一种幻觉,成不了气候,还是潜在危机,可能星火燎原,这都需要根据香港情况,结合内地政局和世界发展趋势,作出正确判断。

       二是知己知彼,了解家底。香港社会正能量和负能量并存,但双方力量、水准、应变策略、动员能力、执行能力、议题掌握、平台选择,虽有迹可循,但也因事而异。在政治、经济、社会、民生不同方面,正邪的纠结和纠缠,也有本身的特点。例如:「港独」活动,在选举中、在议会中、在社会活动中、在教育上、在舆论上,都有不同的反映。既然香港特区没有「港独」活动的空间,为何在实际上又存在那么多的空间,到底如何应对呢?需要检讨。

       三是标本兼治,区别对待。中医治病,望闻问切,掌握病体的阴阳寒热虚实,然后对症下药。下药有治标的;有先治标、后治本的;有先治本的,后治标的;有标本兼治的;如标本兼治,还讲究不同比例。各种不同治法,都有不同的理由。如果用药,还有君臣佐使的配伍。同类药,还可以有不同的选择。例如:「港独」活动,有妨害选举活动的,有破坏宣誓庄严的,有危害国家安全的、有破坏社会秩序的、有妨害教育的、有妨害社会公德的,在法制完备的香港法治社会,如何适用,如何启动,也是香港「施策」的重要环节。

       四是综合施策,统筹兼顾。以「港独」为例而言,「港独」不治,就破坏了法治。破坏了法治,就破坏政治,破坏社会和谐,妨害经济发展,影响民生改善。但治理「港独」,务必综合「施策」,可以治罪就治罪,但治罪要有针对性。除治罪外,还要分析犯罪的源头,作不同的处理:来自教育误区的,要从教育纠偏;来自生活逼迫的,要从民生入手;来自媒体蛊惑的,要从治理媒体着眼。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