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国恩:「释法破坏法治」乃误导港人的谬论

2016-11-08    文汇报

       黄国恩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 香港执业律师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

       人大常委会全票通过基本法第104条的解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兼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在记者会时斥责,香港「有些貌似法律权威人士」捏造法理,歪曲基本法,散播和制造舆论陷阱,令公众误以为人大释法便是干预香港司法独立。的确,本港有人经常以香港法律界代言人自居。公民党立法会议员杨岳桥就提出所谓「批评」,指人大常委会在「法院处理案件期间粗暴释法,牺牲了香港的法治精神和司法独立」;同党的法律界立法会议员郭荣铿更认为人大今次透过释法,「掩饰政治目的,是历来最差的释法。」人大依法释法,何来破坏法治?身为律师及法律界代表,杨岳桥、郭荣铿根本提不出具说服力的理据,曲解法律,误导市民,在公民党眼中,法律只为政治服务,甚至再具体地说,是为公民党服务。对他们有利的便是法治,否则就是恶法,就是破坏法治,随意搬龙门,歪理当真理,是典型的政客本色。

       公民党信口开河是破坏法治元凶
 
       就拿引起释法的誓言风波,公民党不单没有和辱国「港独」言行划清界线,反而护送「青政双邪」硬闯立法会,以行动支持「港独」分子违规违法,违背律师维护法治、维护公义的初心。公民党身为「法律精英」信口开河,反对人大释法,才是破坏法治的元凶。
    
       基本法第1条明文规定,香港是中国不可分离部分。鼓吹「港独」,等同分裂国家,违反基本法第1条的规定。另外,根据基本法第158条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拥有对基本法的解释权。这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固有的权力。在基本法下,人大释法是香港特区宪制和法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刘港榕一案(FACV Nos 10 and 11 of 1999)中 ,终审法院已确认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有主动释法的权力,而且其权力是「一般性和不受限制的」,人大常委会可解释基本法任何条款。另外,在吴恭劭案(FACC 4/1999)中,终审法院也引证了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后,香港已进入崭新的宪制秩序,香港任何政治行为都必须符合基本法。

       按基本法第12条规定,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地方行政区域,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大家在看「一国两制」时,不能只看「两制」,而忽视「一国」。1997年以后,香港特区由中央人民政府直接领导及管辖,在宪制上是上级与下级的行政关系,这是法律规定的事实。
  
       基本法是「授权法」。回归以后,为贯切落实「一国两制」,中央根据基本法授予特区政府处理香港事务的权力。基本法也规定了特区政府的权限,香港在「一国两制」下的高度自治,绝非完全自治。根据基本法第19条及第158条,香港享有独立的司法权及终审权,但对国防、外交等国家行为以及中央管理的事务或中央与特区关系均无管辖权。本港法院在审理案件时,若涉及以上列举事务的条款,并需要进行解释时,则不属于本地司法机关可以处理范围,需要提请人大释法。    

       释法厘清法律 平息争执内耗      

        宣誓事件涉及基本法第104条,有关高级官员、法官、立法会议员人士的效忠问题,当然涉及中央与特区关系,而且事件与「港独」有关,牵涉到国家主权完整及国家安全的问题,已非香港内部事务,或香港可自行处理的问题,完全符合人大释法的条件。中央依法绝对有权力,亦有宪制上的责任维护国家利益,人大释法定出具体原则及指引解决问题,避免将来遇有同类事情时,再发生不必要的争拗与混乱,防止香港空转内耗,符合国家利益,符合香港利益,也符合法治精神。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