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海鸣:梁游变本加厉窜台宣“独”玩火自焚

2016-10-25    大公网

        在立法会宣誓就职仪式上违法辱华的梁颂恒、游蕙祯前天竟然又到台湾“播独”,与“台独”分子一唱一和,大谈所谓“本土自决”。梁颂恒演讲时声称,自己宣誓时披的“香港不是中国”标语纯属“事实”,更口出恶言:“干你(北京)屁事”、“中国过去对香港事务说三道四时,也没看到港府讲了什么,香港政府还是要有准则比较好。”梁、游还说,未来寻求“港人自决”的立场不变。

  事实再一次证明,梁、游是彻头彻尾的“港独”分子,一如既往地违抗基本法,死心塌地要以“港独”绑架港人冲向悬崖。不过,我们强大的国家法律、历史的发展轨迹、民众的统一意愿,绝不会遂梁、游所愿,其勾结“台独”、分裂国家、辱国辱民的图谋和行为是玩火自焚。

  遏制“港独”的防线牢不可破

  梁、游之所以肆无忌惮,“港独”势力之所以无法无天,一小部分政客为何唯恐香港不乱,一个重要原因是23条立法问题至今悬而未决。在他们看来,没有法律约束“港独”。岂不知,遏制“港独”的法律防线牢不可破。

  首先,中央保留了部分行政权、立法权和司法权。基本法在赋予香港特区“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自治管理权的同时,也为中央人民政府保留了必要的监控权。先看行政权,行政长官由中央任命(第45条第1款)、对中央负责(第43条第2款)且执行中央的指令(第48条第8款)。再看立法权,全国人大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分别享有对基本法的修改权(第159条第1款)和解释权(第158条第1款),全国人大常委会享有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的备案权和发回权(第17条第3款和第4款,这事实上是赋予国家权力机关和立法机关一种广义上的违宪审查权),以及全国性法律在香港特区实施的决定权(第18条第3款和第4款)。最后看司法权,基本法赋予香港特区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授权终审法院解释本法条款,但同时也规定(第158条第3款),当有需要就关于中央管理的事务或中央和香港关系的条款进行解释时,终审法院应该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对有关条款作出解释。

  其次,特区有防止“港独”走向激化的法律条例。“港独”分子经常把“言论自由”当成“防护衣”,但世界上任何国家和地区对“言论自由”都划出了两条界线。一是不得触犯公共利益,二是不得触犯私人利益。“公共利益”包括国家安全、国内秩序、善良风俗和司法权威等;“私人利益”包括个人的名誉权、隐私权、财产权以及受到公平审判的权利。具体到香港,现行《刑事罪行条例》第9条和第10条规定:引起憎恨或藐视香港政府,或激起对其离叛,或煽惑他人使用暴力即属煽动意图,任何人作出或企图作出具煽动意图的行为,或发表煽动文字,刊印、发布、分发或展示煽动刊物或载入煽动刊物即属犯罪。

  以上两方面筑起了遏制“港独”的“防火墙”。在今年三月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乔晓阳就曾提醒:“不要以为宪法不适用于香港!”他表态的法律依据就源于“全国性法律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的决定权”。不妨再详细解读一下:基本法第18条第2款规定:“全国性法律除列于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但请注意第3款:“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在征询其所属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委员会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意见后,可对列于本法附件三的法律作出增减。”这为全国性法律在香港的实施留出了空间。再注意第4款:“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宣布战争状态或因香港特别行政区内发生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国家统一或安全的动乱而决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进入紧急状态,中央人民政府可发布命令将有关全国性法律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

  “港独”“台独”逆天行事最终破产

  无论“港独”势力与“台独”势力怎样亢奋,他们的图谋都会最终破产。因为,他们看不清天下大势,无视历史规律、人心所向和文化根基。

  无视历史规律。中国数千年的历史揭示一个重要规律:凡国力强盛之时,必国家一统;凡国力衰弱之时,必四分五裂。当下的中国处于强盛状态、还是衰弱状态?举世公认,最近30多年是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最强盛的时期,且仍继续呈现出上升势头。在这种状态下,维护国家统一,中央政府和13亿同胞有足够自信和实力。

  无视人心所向。香港对内地的经济依存度是多少?台湾对大陆的经济依存度又是多少?不妨查一下官方公布的资料。在两岸三地经济联系日益紧密的前提下,在香港、台湾经济总量与大陆差距愈来愈大的情况下,谁更需要谁?不言自明。今年“十一”黄金周,由于内地客减少,已让香港的旅游、零售、运输等行业苦不堪言。蔡英文政府上台后无视“九二共识”,导致大陆赴台游客鋭减,引发了台湾数万人的大游行。两岸三地融合发展,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人心所向。“港独”分子无视人心所向,抛出所谓“中港区隔”,是要窒息香港,岂有不败之理!

  无视文化根基。港人属粤人之一部分,香港虽是中西文化的交汇点,但中华文化是主体,并没有因为英国人百余年的管治而改变。台湾人的主体是闽南人,文化的主体同样是中华文化,并没有因为日本50年殖民统治而改变,也没有因为有人鼓譟“台独”而改变。两岸三地文化的根在中国、在内地,“港独”和“台独”势力不顾这一事实,一意孤行,既是良心泯灭,又属“脑子进水”。

  绝不容忍极少数“港独”绑架港人

  “港独”分子无存在之理由,更无“成事”之可能,但这不等于他们不会乱港祸港。“防独”的当务之急,就是阻止梁、游进入立法会。时至今日,本港广大市民应该看清楚以下两个问题。

  梁、游入会没有法理依据。梁颂恒口出狂言:“干你(北京)屁事”。这是对宪法和基本法无知的表现。维护宪法和基本法的权威,是中央政府职责所在,不是可有可无。梁、游宣誓时拒不承认基本法,监誓人给了一次重新宣誓的机会,仍不改前非,已经依法自动丧失议员资格。今次窜到台湾后,又公开重申不会改变立场,帮助他们与基本法要对抗到底。依据基本法选出来的议员,一而再、再而三地对抗基本法,如果还要放其入会,其法理依据何在?

  梁、游入会丧失民意基础。梁、游唯一的“筹码”是选票,宣称自己是多少万张选票选出来的,任何人无权剥夺其议员资格。如果他们不公开“播独”、不违宪违法,这个理由是成立的。但他们涉嫌欺骗选民。他们选举前签署了确认书,公开承诺拥护基本法;选举中只讲“本土”、未提“港独”;宣誓时却拒绝誓言,公开“播独”。既然欺骗选民,无论其选票多少万张,可以将其数位乘以零,结果等于零。不仅如此,游蕙祯公然辱骂全体华人,至今拒不道歉。议员是公职人员,试问:香港的公职人员可以公开辱骂内地、香港、澳门、台湾,以及全世界的华人吗?即使香港的华人可以容忍,香港之外的全球华人也不能容忍。如果让这样的丑类进入立法会,不仅违背了香港民众的民意,也违背了全世界华人的民意。

  梁游窜到台湾“播独”,死心塌地,肆无忌惮,变本加厉。我们决不能容忍极少数“港独”分子挑战法治、绑架港人、践踏民意,冲向万劫不复的悬崖。

  作者为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香港总会常务副会长、上海市政协常委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