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赤琰:港人必须恶补宪法教养

2016-10-21    信报

        郑赤琰中文大学前政治系主任、华人学术网络成员

        港独的企图借着几个借口,不断炒作起来,首先引起全城关注和议论的港独事件发生在香港大学的学生刊物《学苑》中,该刊发表前后两篇文章,因为其讨论港独而引起舆论反弹,指它在校园散播港独思想,意图借助思想推动港独运动,因为港大学生组织近年参与校内外群众运动很是活跃,尤其是占中(「雨伞革命」)更成为代言人,因此引起关注。

       不过,该刊作出的辩驳以「思想自由」与「学术自由」为名,任何讨论都无禁区;声援《学苑》的政界学界也有人说「学术自由」是公民的基本人权,没有干预的空间。经过正反双方热议一轮后,《学苑》自恃道理在学生一边,不但不终止讨论港独,更有港大学生与校友参与组织政团,而且公开提倡港独的主张。

       一切从《学苑》说起

       《学苑》的港独事件由港大蔓延到9家大专院校,接着还有学生团体公然要向中学传播港独,中学也确有港独组织;暑假过后,今年开学期间也有青年学生到各学校门外向学生派发港独的宣传单张。

       以上是学生团体涉及港独的情况,他们这样做,是对是错,社会议论纷纷,莫衷一是。

       校园如此,政界也出现不下二三十个政团公开推出港独的政治主张,其中脱颖而出的有青年新政、本土民主前线(本民前)、热血公民和香港民族党,他们有些成员曾参与今年初的旺角暴动,造成百多人受伤,其中超过八成是警员。

       单是本民前便有黄台仰与梁天琦正是担保在外,梁天琦还在保释期间参与立法会新界东补选,并获得6万多票落选;接着还参加今届立法会选举,选举管理委员会却取消他的参选资格,理由是他的港独宣传过不了选管会发出的认同书;青年新政则还能继续派出成员参选,竞选期间在宣传单张印上梁天琦的照片,表明与梁天琦同属一路,竞选结果是梁颂恒和游蕙祯两人当选。其他自认港独的政团也有热血公民的成员当选。

       如果以立法会宣誓就识而拒绝按誓词宣读的4人来计(不计黄定光),最少有游、梁两人是打正旗号坚持港独,用抗拒誓词来表达他们忠于港独,排斥効忠特区政府和遵守《基本法》。选管会曾于选举前排除港独参选人的做法未能阻止港独进入立法会,但如果选管会更有效把关,全面跟进港独的参选过程,便能发现当中有候选人仍是主张港独,可及时取消他们的资格,若能做到这点,当不会让他们进入立法会酿成更大的风波。选管会如此畏首畏尾,究其原因,大概是害怕打击港独而遭人指摘为打击人权。

       想不到的是,港独由校园闹到政坛,进而闹到政府三大权力机关,引致立法、行政与司法为了港独候任议员是否有权再作宣誓的争议闹上法庭。新任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征询法律意见后,裁定先前拒绝原定誓词宣誓的议员可在周三(19日)议会上重新宣誓,但律政司代表行政机关向法庭申请禁制令,希望赶在宣誓前否定立法会主席的裁决。

       虽然法庭拒绝律政司的禁制令申请,却接纳律政司对立法会主席的裁决提出司法复核,聆讯日期定在11月初。与此同时,立法会所有建制派议员都赶在梁颂恒、游蕙祯和刘小丽上台宣誓前,集体离开议事堂,促使立法会不够合法开会人数而流会,成功阻止3人完成宣誓程序。

       港独发展到这一地步,争议由先前学园的「学术自由」延伸到政坛的选举人权,现在竟进而衍生为行政、立法与司法三权之争,彷佛三权都为港独的问题而权责不清。

       港独问题由校园闹到政坛,进而冲击政府,这不是港独的问题是非难辨,而是认不清分裂国家主权是国家生死存亡的关键,国际法与国际组织也在主权完整问题上,认为是人权保护所需,不容轻易破坏,尽管自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全球各地均有独立建国冒出来,但除了由外强抢夺得来的殖民地有违民族自决的原则而由联合国判定让其建国之外,其他所有联合国成员即使出现分离运动,却一律不当殖民地建国处理,而是让主权国自行裁决,联合国不干预,国际法也没法可给予支持。

       立会主席错走一步

       这里且援引著名国际法学者JamesCrawford在其著作TheCreationofStatesinInternationalLaw指出,以自决方式要求独立建国的,自1945年以来,在联合国成员国之中没有成功的案例;国际组织像联合国都把自决问题交由各国自行以宪法方式处理(该书415页)。

       Crawford总结的国际经验也说明香港主权回归中国后,也自行制定宪法管治香港,是符合国际认可的,因此港独在学界、政界和政府引起的争议,大可不必要,于事无补,还会坏事有余。本来早在学界闹港独时,已该采用法律条文加以处理,便不会后来闹到纠缠不清。

        同样,政界在闹着要港独时,早应依法处理,尽管选管会曾经介入,但做一半不做一半,令主张港独的候选人成功当选,这不是无法处理,而是执法未有彻底,最后弄得立法、司法与行政三权开始纠缠不清,法庭若判政府的司法复核败诉,港独成功宣誓当上立法会议员,会不会为更多港独大开方便之门?会不会搞乱立法会?搞乱政府有效管治?会不会逼中央出手拨乱反正?政府司法复核败诉后会否要求人大释法?

        所有这些已发生而不应发生的事,本该于第一时间解决,例如「学术自由」在《基本法》便不可能用来挑战国家主权,即使在美英也没可能。

       又例如选举人权在《基本法》也有条文写明,不可能用来否定国家主权;至于立法会主席梁君彦的裁决却把保留议员的宣誓权利凌驾于国家主权之上,更是昧于《基本法》的表现。

       梁游两人自辩说其主张港独是得到选民授权之说,更是目无《基本法》,眼中只有选民,选民权利超越国家主权,是哪一家学说?行政权交由司法权去作司法复核还算客气了,特首这行政首长本身就是代表中央来管治特区的。

       《基本法》也有多项条文说明行政与立法关系,除了行政主导立法的原则外,更握有解散立法会的权力,眼见港独失控,不直接交由人大释法阻止,转而交给司法复核,是深信香港有足够法治能力,不存在干预立法权的问题。

       凡此种种,把港独问题愈闹愈胡涂,皆因港人上下还没养成遵守宪法的习惯,连最终权利如何界定的国家大法也可不理,这正是香港当下最严重的问题,看来后港英管治的香港非要全民恶补宪法教养不可!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