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春新:贸易保护主义升温及对香港的影响

2016-10-21    中银香港研究

       作者:王春新博士  中银香港有限公司高级经济研究员

       金融海啸以来,全球经济回升乏力,相当程度上是世界贸易放缓的直接结果。其背后则是气焰日盛的贸易保护主义,恶化了国际贸易环境,导致世界贸易活动停滞不前。根据WTO发布的全球贸易增长报告,2008-2015年国际贸易平均增长率仅为3.1%,低于此八年间全球GDP平均升幅,与危机前十年国际贸易平均增长6.7%、比GDP增速高出约三个百分点相比,对全球经济的拉动效应明显减弱。迅速升温与扩散的贸易保护主义,是世界经济每况愈下的主要根源之一。

       一、贸易保护三大特点

       新时期贸易保护主义是全球金融危机的产物,也是欧美各国在政治和民意压力下,试图进行全球经济再平衡及保护本国就业的结果,且有不断恶化之虞。具体而言:

       一是贸易保护主义呈现变本加厉之势。贸易保护主义和经济危机总是相伴相生、互为因果。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后,随着全球宏观经济环境迅速恶化,世界范围内的贸易保护主义压力也不断加大。据有关资料,从2008年10月到2015年底,全球总共实施了逾五千项贸易保护措施,其中,除了关税壁垒、禁令和配额等传统贸易保护手段被重新采用外,出口鼓励政策、紧急贸易救助、政府采购优先权、政府补贴及本地化要求等新保护手段,也是花样百出,令人眼花撩乱。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尽管金融危机的影响渐退,各国关注重点已从应对危机转向世界经济长期治理,国际贸易对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性进一步凸现。然而,贸易保护主义不仅没有收敛,反而有变本加厉之势。英国经济政策研究中心最新发布的《全球贸易预警》报告显示,去年全球采取的贸易保护措施数量比2014年激增了50%,全年推出的贸易限制措施数量是自由贸易措施的三倍。换句话说,全球促进贸易的政策力度,永远赶不上名目繁多的排他性贸易限制。

       二是部份G20成员国充当了贸易保护主义的急先锋。欧委会在今年6月发布的《2016年贸易与投资壁垒报告》指出,近期环球贸易保护主义正在抬头,一些属于G20成员的发达国家尤其严重。据统计,从2008年到今年5月份,G20成员共采取了1583项贸易限制措施,到目前为止只取消了约四分之一,仍有1196项在执行当中。WTO、经合组织和联合国贸发会议今年6月共同发布的《G20贸易投资措施报告》也显示,从去年10月到今年5月中旬,G20成员平均每月新采取的贸易限制措施多达21项,这是2008年金融海啸以来推出速度最快的。G20成员占全球经济总量的85%和全球贸易总量的80%,在国际经济和贸易中具有絶对优势,带头推行贸易保护主义带来的影响非同小可。

       在G20成员中,一向倡导自由贸易的美国,却是实施贸易保护主义的主要国家,自2008年以来对其他国家或地区采取了600多项贸易保护措施,占G20成员贸易限制措施的四成左右。仅去年就采取了90项,位列全球之首;平均每四天就推出一项,出台密度一时无两;今年以来也推出多项贸易保护措施,名义上对外国企业实行不公平贸易调查,实际上是贸易保护主义行为,企图限制外国货进口。其所采取的手段,除了反倾销、反补贴和保障措施外,还包括产品安全、技术壁垒、绿色壁垒、知识产权保护、劳工标准等隐性方式,令人应接不暇。

       三是中国是贸易保护主义的主要受害者。WTO和欧委会最近发表的报告,均提到贸易保护主义有不断加码之势,全球有三分之一的贸易救济措施直接针对中国。国家商务部也表示,中国一直是贸易救济调查的主要目标国,自1995年WTO成立以来,共有48个成员国对中国发起各类贸易救济调查案件共1149起,占全球同类案件总数的32%,中国已连续21年成为全球遭遇反倾销调查最多的国家,连续十年成为全球遭遇反补贴调查最多的国家,涉案损失每年高达数百亿美元。这一说法正好印证了WTO和欧委会报告作出的结论,说明中国入世后主要依靠不断扩大开放、加强国际合作和提升国际竞争力,一步步发展成为全球第一贸易大国,而不是通过贸易保护主义扩大世界市场份额的。

       针对中国产品发起贸易救济调查,立案数量最多的恰恰是最大的发达国家美国和次大发展中国家印度。数据显示,美国在世贸组织针对中国共发起了13次贸易执法行动,比如今年6月下旬,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就先后发布公告,认定从中国进口的耐腐蚀板和冷轧板对美国国内产业构成实质性损害,并据此对中国有关产品征收反倾销和反补贴税;今年7月中旬,美国商务部也对原产于中国的不锈纲板带材作出补贴调查,认定中国企业反补贴税率为57.3-193.9%。印度今年以来针对中国钢铁产品发起五起贸易救济调查,已成为对中国钢铁产品发起贸易救济调查最多的国家。

       二、对港贸易影响深远

       香港作为开放和多功能的自由港,对外贸易一直是其最大支柱和重要命脉。全球贸易保护主义不断升温导致国际贸易大幅度下滑,首先直接影响本港贸易的整体表现。根据WTO的资料,过去五十年全球贸易共出现四次大调整,即1975年、1982-1983年、2001年和2009年,背后均对应着经济危机的冲击。2012年以来全球贸易增速连续四年低于GDP增速,在过去半个世纪是絶无仅有的,说明这一变化不仅是周期性的,更是结构性的,因为欧美推行贸易保护主义的背后,是发达国家试图通过再工业化来实现全球经济再平衡,原有以中国作为全球制造基地的价值链体系和分工模式正在发生变化,这也是全球贸易保护主义首要针对中国的原由所在。

       正因如此,贸易保护主义冒起对香港的影响,主要是结构性的。金融海啸发生后的八年间,香港贸易增长可谓每况愈下,以贸易货量计算,除了2010年增速反弹至5.6%外,大多数年份都在4%以下,另有两个年份更是陷入衰退,结果是八年间平均增速只有0.6%,比全球平均的3.1%低出2.5个百分点。近年来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变本加厉,香港对外贸易进一步恶化,去年进出口贸易货量收缩2.5%,而全球贸易量仍上升2.8%,两者差距扩大到5.3个百分点。今年1-7月香港贸易货量再减少2.1%,与WTO预期今年全球有1.7%的轻微增长,仍相差近4个百分点。其中,港内贸易货量收缩2.5%,拉低本港贸易货物增幅1.25个百分点;换言之,今年以来本港贸易货量下滑约有六成与港内贸易收缩有关;如果进一步放大到包括中国内地、日本、其他三小龙和东盟在内的整个亚洲地区,则香港贸易货量下滑有72%与本港对亚洲贸易下跌有关。可见,以中国内地为主要对象并波及亚洲的贸易保护主义,削弱了本港转口贸易和离岸贸易功能,使香港这一亚太区贸易中心蒙上阴影。

       其次,贸易保护主义盛行还影响到香港的服务输出,因为占本港服务输出总量约一半的转手贸易活动和其他相关的贸易服务以及运输服务等两大项目,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到贸易下滑的影响。转手贸易活动和其他相关的贸易服务输出主要是离岸贸易,本世纪以来迅速崛起,2000-2007年年均增长13.8%,经手的商品数量超过转口贸易;但金融海啸后增速大幅回落,2009-2014年平均每年仅上升1.9%;去年还收缩1.8%,今年上半年再减少0.9%。运输服务输出也面对同样走势,年均增速从2000-2007年的11.2%降至2009-2014年的0.7%,去年只有0.2%的轻微增长,今年上半年更减少1.2%。正因如此,香港整体服务输出在经历本世纪头八年的高速成长和金融危机后的大幅放缓后,去年开始出现负增长,今年上半年更大幅收缩4.8%,正好对应贸易保护主义的冒起和扩散,虽然这一由盛及衰的大调整并不能全部记在贸易保护主义帐上。

       再次,贸易及物流行业对香港GDP增长的贡献度也出现了从高到低的盛衰变动。据政府统计,这一行业创造的附加值占GDP比重从2000年的23.6%,逐步提升至2005年最高峰时的28.5%;在2001-2007年间,贸易及物流对香港GDP增长的贡献率高达三分之一。然而,随着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和贸易保护主义的冒起,香港转口贸易和离岸贸易功能受到削弱,贸易及物流行业占GDP比重逐年下滑,到2014年降至本世纪初的水平,2009-2014年对GDP增长的贡献率大降近半至17.3%。2015年以来虽缺乏相关统计,但由于贸易保护主义升温及扩散的影响,本港贸易持续陷入负增长,贸易及物流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应变为负值,GDP占比再降至九十年代的水平。

       最后,贸易保护主义对香港贸易及物流乃至整体经济产生的消极影响,最终必然反映到劳动就业上。在最高峰的2007年,贸易及物流行业提供了83.62万个就业岗位,占香港全部就业人数比重超过24%;但到2014年,这一行业的就业人数减至76.5万人,比2007年减少超过七万人,占香港全部就业人数比重也降至20.4%。去年以来暂时没有相同口径数字,但据政府发布的就业及空缺按季统计报告,仅进出口贸易行业的就业人数,今年六月就比2014年12月减少1.23万人,跌幅大于2009-2014年的平均水平,说明由贸易保护主义引发的外部需求不足对香港劳动就业的影响有增无减。

       三、发展前瞻及因应之道

       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面对愈演愈烈的贸易保护主义使世界陷入半个世纪以来最长的贸易持续疲弱期,G20各成员注意到贸易保护歪招不仅难破各国产业发展瓶颈,而且将阻碍经济复甦,进一步加深危机,因而在多次峰会上承诺加强国际合作,共同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在今年7月初举行的G20贸易部长会议上,中方倡议G20把不采取新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的承诺延长至2018年,得到与会各方的积极响应,各方还就加强多边贸易体制达成重要共识,说明各主要经济体在推动全球贸易增长、并以此促进全球经济复甦问题上有着坚定的共同立场。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9月杭州峰会在贸易领域再摘取三项成果,当中最重要的首推《G20全球贸易增长战略》, G20成员承诺在今年底前全部核准《贸易便利化协定》,这对加强多边贸易体制意义非凡,因为目前虽有近90个WTO成员核准了该协定,但仍未达到正式生效门槛,G20成员的承诺可望发挥定海神针的功效。根据国际组织专家的估算,该协定倘若全面付诸实行,全球贸易额每年将增加1万亿美元,并将新增2100万个就业岗位,而其中的1800万个是在发展中国家。

       但也要看到,尽管G20贸易投资工作组为世人描绘出消除各种贸易保护措施有望促进全球GDP每年增加4320亿美元及提供900万个就业机会的诱人前景,但要完全消除各国业已出台的诸多贸易保护措施絶非易事,要全面落实全球贸易增长战略更需要长期努力。这是因为:

       一方面,在欧美各国,政治右转似已成为一股强大风潮,贸易保护主义也早已上升为一个重要的政治议题,除了推动再工业化及寻找全球经济再平衡需要各国推行难度极高的结构性改革之外,还与全球化下各国民众对于工作稳定性的担忧、收入长期停滞和贫富差距拉大的不满有关,从而政府将持续面对保护本地就业和收入的压力。经济全球化和自由贸易还常常被当作是这些核心问题的根源,因而不容易令反对者相信贸易自由化可以让各国及不同阶层分享发展成果。

       另一方面,各国实施的大多是在多边贸易体制内采用的贸易保护措施,表面上并不违反WTO规则,这既与WTO自身的制度性缺陷密不可分,也与各国基于新贸易理论制定战略性贸易政策、力保本国高端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国际竞争力有关连。在此景况下,受害方即使诉诸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也会是长久争拗,可能无补于事。

       面对全球到处飘荡着贸易保护主义幽灵的大环境,香港需要审时度势,努力寻找解困之道。其中一条出路,是以金融创新、股权投资和专业服务等优势,全力配合国家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积极拓展这一拥有45亿人口的新兴市场,使之成为未来香港贸易发展的新动力。另一条出路是更积极参加方兴未艾的区域经济合作,通过签订更多的区域自由贸易协定,广泛分享区内自由化带来的好处。此外,香港还应加快推动再工业化,善用先进科技和鼓励创新,发展高增值制造业及推动相关产品出口,真正实现产业多元化,进一步提升本地经济的竞争力。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