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前途的正确方向

2016-09-22    商报

       作者:周八骏

       9月14日《明报》评论版刊登了陈景祥的文章《香港的生与死》,称:对于第六届立法会选举,「很多人对本土独立派冒起的忧虑,不在于他们今届得到多少议席,而是未来如果独立分离主义成为主流,香港的命运可能从此改写。」并且,设想了「最恶劣的情况」。文章的标题已然透露,在不少香港居民心中,香港已因为「本土自决」和「港独」而陷于「生」或「死」的抉择关头。

       公务员忧虑香港前途

      因此,就不难理解,在第六届立法会竞选过程中,出现多个史无前例的新现象。其中之一是,一向标榜「政治中立」的公务员,他们的多个团体纷纷公开动员其成员积极投票,而且,大多数有明确或者不难明白的投票倾向。例如,多个纪律部队工会发表声明呼吁同胞投票。政府人员协会、香港公务员总工会及政府纪律部队人员总工会首度联署致函其会员,呼吁他们积极投票给能够「帮助改善香港现在困境、干实事和为公务员发声」的候选人,并不点名批评在第五届立法会中某些议员「拉布」以致《2015消防(修订)条例草案》等多项条例未能通过。尤其,公务员事务局长张云正在投票前夕致函全体公务员,呼吁已登记为选民的公务员亲身以及带同家人投票,并要求各部门首长尽量安排执勤人员往所属票站投票。

       公务员的「政治中立」原则固然不阻碍他们行使投票权利,但是被高调地动员行使投票权,则是香港政治演变的新现象。其背后的动机和实际影响需要深入研究和观察,但有一点是无可置疑的,即:公务员也忧虑香港的前途和命运。

       台湾情况足以警惕

       香港的现行制度,使公务员及其家庭的利益直接同政府财政状况挂钩。尽管特区政府拥有着世界上几乎所有政府所羡慕的巨额财政储备,但是,关于香港终将出现结构性财政赤字的预言已众所周知。尽可能推迟结构性财政赤字发生的时间,尽可能减少结构性财政赤字的规模,尽可能周全地应对结构性财政赤字,固然不是现届政府所能完成的使命,而是需要今后历届政府带领香港社会各界持续地一起努力。但是,香港政治矛盾不断恶化显然是一道越来越难以克服却又必须克服的障碍。如果不能妥善因应结构性财政赤字问题,那么,不仅作为政府雇员的公务员直接遭殃,而且,依赖公共福利的基层市民一样受罪。

       于是,就容易明白,9月3日,香港第六届立法会投票前一天,为何在海峡另一侧的台湾,发生「军(军人)公(公务员)教(公立学校教师)劳(基层市民)」集体大游行。

       台湾深受「台独」之苦。台湾政府的财政状况不断恶化,军人、公务员、公立学校教师的薪酬待遇有不保之虞,基层市民的境遇更不堪。然而,民进党蔡英文政府不仅执政无能,甚至引领台湾朝「台独」目标快步走去。

       由于蔡英文坚决不承认「九二共识」,大陆游客急剧减少,台湾旅游观光产业迅速跌入「寒冬」。9月12日,来自台湾旅馆、旅行、游览车、导游等旅游观光行业的示威者,首次上街游行,向蔡英文当局表达「要生存、有工作,能温饱」的诉求。

       香港与台湾固然有诸多差异,但是,台湾上述情景不能不引起香港警惕。何况,近两年来,香港的「去中国化」和「港独」势力已令内地游客急剧减少,香港的零售业首当其冲,已陷入「寒冬」。

       香港的公务员为避免走上街头,则必须走向投票站,并以其他适当方式推动香港政治良性转变。最为关键的是,必须明确而坚决地反对「本土自决」和「港独」。香港不可能脱离国家。解决香港的所有问题都离不开国家。例如,9月9日,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公布其关于「退休·退忧」的一项民意调查的结果,接受电话访问的约500名平均年龄为40岁的在职人士,对退休的信心指数仅为5.4分,创下新低;多达43%的受访者表示不会在香港退休,而四成人表示会选择台湾和中国内地退休。

       面临「台独」困扰的台湾能吸引部分香港居民作为退休之地,香港社会各界真正需要反思香港出了什么问题。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551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