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渊沧:选举结果与议会势力消长

2016-09-13    大公报

       本届立法会选举提名期间,选举主任取消数名打着「港独」旗号候选人的资格。不过,竞选期间,依然有人或明或暗地自称主张「港独」,被取消资格的梁天琦也公开支持另一位被视为「港独」但在提名前取向仍未清晰的候选人。

       反「港独」不是只为了本届立法会选举,反「港独」是长期性的。因此,当选的候任议员是不是可以上任,上任的宣誓是不是可以标新立异、改变原本宣誓的目的,宣誓后四年任期是否会公开提出「港独」主张,这些都是值得警惕的事。「港独」分子过得了提名那一关,不表示今后就可以为所欲为。这是本届立法会选举之后最重要的,需要跟进的重大事项。

       「雷动」之后反对派裂痕更深

       立法会选举的结果,多名被不少人视为「港独」的参选者榜上有名,也因此,不少人担心今后四年,立法会将变成「港独」的舞台,所以反「港独」的执法不是只为了立法会选举,而是要贯彻始终,政府的立场要非常坚定。

       本届立法会选举结束后,不论建制派和反对派政党,都各自庆功,其中反对派自称胜利的声音较大。实际上,本届立法会选举,建制派与反对派在直选的得票比例与上一届分别不大,不过今年反对派多了一个席位,在比例代表制下,建制派与反对派得到的席位多多少少是要靠点运气,有赖配票的方法,而配票是个难度很高的行为。

       一个最明显的例子,是九龙西。去年九龙西只有5个席位,建制派有2张名单,全部当选。今年,九龙西有6个席位,但是建制派依然只派出2张名单参选,两张名单成为该区得票率的最高与第二高。从配票的角度来看,是浪费选票,如果能够成功配票,建制派可以轻易取得九龙西3个席位。当然,配票工作是困难的,投票前谁知道自己能得到多少票?

       本届立法会选举,是历来投票时间拖得最久的一次,理由是许多选民就是为了配票,要策略性地投票,希望在晚上才投票,希望可以在晚上时段通过票站调查来估计谁已经肯定入选,谁已经肯定落选,然后集中选票来支持可能当选也可能落选的边缘候选人,希望推边缘候选人进立法会。这个方法成功吗?不论建制派、反对派,在某些选区成功,某些选区失败。

       这一次选举,反对派内出现了一个集体公开配票的行动,成功与否,见仁见智,合法与否,也见仁见智。不过,很肯定的是,反对派之间是更加撕裂,牙齿印更深。这是自然的结果,谁会喜欢有人公开叫选民——同一阵营的选民,不要投票给自己?

       因配票问题而导致反对派的撕裂是肯定的。不过,设计配票的一群人的计算倒是很准确,为了防止在配票过程中被放弃的政团在今后报复,就干脆在配票的过程中将这些政党赶尽杀绝,一个不留,或者沦为一人政党,发挥不出力量。民协、新民主同盟被灭了党,本届立法会连个议员也没有,将来也很可能从此消失。这两个政党在选举后都出现区议员退党的事,这些区议员都是全职议员,靠议员的薪金过日子,政党的大旗倒了,大船沉了,只好跳船,寻找另一艘大船,这是很现实的事。工党、社民连、人民力量、街工在配票之后就成了一人政党,一人政党的力量有限。

       建制派政党扩大阶层代表性

       当然,配票的确不容易。反对派在功能组别区议员第二选区,即所谓的超级区议员组别的配票肯定是错误的,导致涂谨申差一点就落败。如果涂谨申真的落败,配票者必成为反对派最大的公敌,为千夫所指。新界西朱凯廸成为票王,也因为他成为票王,工党的李卓人落选,建制派的席位比反对派多1席。当然,建制派也一样会浪费选票,除新界西外,其余4个选区,票王票后都是建制派。

       本届立法会选举另一个很明显的特点,是工党与工联会候选人落选的比率增加了。工党派出4名候选人,只有1人当选,工联会派出8名候选人,5人当选,其中两人是循功能组别当选。换言之,不论是建制派或是反对派,立法会内工人的声音减弱了,这也可以说:香港选民更关心政治议题,而不太关心工人福利。这是香港走向中产化的结果,选民为政治立场投票而不考虑工人利益。

       这一次选举,最大胜利者是民建联,派出的团队百分百当选。不过,百分百当选的原因,是派出的名单少了,目的是稳打稳胜,最终果然大获全胜。

       建制派中的自由党,在此次选举中的直选名单全军覆没,以商界利益为背景的自由党,很明显地被新民党取代了。新民党也是由商界、专业界组成的,还有民建联也逐步地走向专业者,蒋丽芸更是一位很有钱的人,而与自由党竞争商界选票的经民联中的梁美芬,不是商人,而是专业人士。可见,建制派中的商界、专业界、基层界的界线已开始模糊。这也是本届立法会选举所显现的重要特点。资深评论员,博士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