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鼎鸣:「泛民」配票失败的根本原因

2016-09-06    大公报

作者:雷鼎鸣

   今届立法会选举,有一个概念变得很显眼,这便是「配票」或「策略性投票」。

   在香港,我似乎是讨论「策略性投票」的老祖宗。早在199454日,我便在《信报》发表了一篇长文《「五四」七十五年祭谈民主与科学》(见拙著《用经济学做眼睛》),当中便介绍了经济学中一个重要理论,「吉尔伯特─撒德韦特定理」(Gibbard-Satterthwaite定理,可简称为GS定理),其核心正是策略性投票。二十多年来,我写过有关GS定理的文章不下十多次,近年的部分收集在《民主与民生的经济解读》一书中。既然如此,我自信很有资格谈谈「策略性投票」的问题。

   随时可把民意扭曲

   GS定理曾被芝加哥大学前校长孙能善评为20世纪社会科学领域最重要的成果之一。此定理简单但证明十分艰深。两位经济学家用高深的数学工具证明了一个有深远意义的结果:任何选举制度,无论如何设计,只要有两个以上的选择,便必有空间被策略性投票所操控(manipulable),最后所得结果,不一定能准确反映真正的「民意」。由是之故,虽然各方各派都喜欢自称自己代表「民意」,但其实「民意」并不一定可知。

   这定理在理念上及操作上都有重大的意义,先说理念问题。

   所谓「策略性投票」,是指为求胜利,投票人不一定诚实地按照自己真正的偏好去投票。例如今次选举,便有大量票流到处于可胜可负的边缘人身上,致使寂寂无闻的人也可成为票王,但一些资深政客却随时败走麦城。民主制度有其重要的优点,便是权力的转移会和平一点,但假若选民有诱因策略性地投票,而不是按照自己的本心去投,那么便绝不能肯定胜出者都能代表真正的民意。

   我对策略性投票并不抱有赞成或反对的态度,因为我只客观地把民主投票看成是一种有优点有缺点的机制。其最大缺点便是,并无办法可保证民意得以彰显,选举结果很多时是策略或运气所决定。但既然选民有诱因进行策略性投票,我们只应把它看成是一种客观现象,我对此不会作道德判断。

   但对于把民主制度神化了的「泛民」而言,他们却绝不应鼓励策略性投票。这不是此种投票方法一定有什么不对,而是「泛民」若一旦如此做,便等于自相矛盾,口不对心。他们一方面把民主选举的价值无限扩大,事事以民意代表自居,但却支持一种随时可把民意扭曲掉的手段。他们并非真正相信民主,而只是把民主选举当作是一种获取权力的工具,当中若有阻止他们成功的任何障碍,他们就不择手段清除这些障碍,不会犹豫,其自构的道德高地并无基础。

   在操作方面,策略性投票往往只会带来混乱,不一定有成效。改变或引导选民的投票意向是高难度之事,有时会成功,有时会失败。以今次超级区议会的投票为例,因为当中显然有人号召把票配给本来位于边缘位置的邝俊宇,但这样一来,他得到超过49万票,从策略的角度看来,是浪费了不少票,致使涂谨申差点因失了票而输掉。若无几天前的有人退选及有人大力鼓动策略性投票,结果很可能也与今次相若。

   再以何秀兰为例,2004年她已经因有人胡乱告急而流失选票,失去了议席,今次又不断有人要她弃选。这些动作若无发生过,究竟是陈淑庄胜,还是王维基赢,或是何秀兰当选,难说得很。在新界西,若无「泛民」的劝退,李卓人又不见得一定输给何君尧。

   在新东,部分梁国雄的票配给了陈志全,自己差点便输给方国珊,没有输相当程度靠运气。由此可见,虽然选民及候选人都想利用策略性投票,但运作极易出错,不一定有利。

   反观建制派,我们并无见到其大锣大鼓配票,但从结果所见,他们确是浪费了不少选票,当中以九西最为明显。蒋丽芸与梁美芬二人加起来有102016票,比起游蕙祯、黄碧云与刘小丽三人加起来的84863票还要高出一大截,但建制在九西的6席中只能得到2个席位,他们似乎未有作配票,或配票不善。在策略性投票中,谁当上票王票后,往往代表策略失败,需要检讨为何浪费了这么多选票。

   今次一些没有议政经验的人进入议会,但立法会非建制与建制的互相制衡格局并无大变,主要的变化是颇多资深「泛民」下了台,换了一批无经验的反对派。其原因恐怕是某些「泛民」选民并不满意「泛民」议员在立法会的表现,他们不会投建制,选票苦无出路,唯有投给一些新面孔。但这样对「泛民」或非建制来说,可能得不偿失。反对派中的议员,若论学养能力,无人及得上黄毓民,我虽不认同其理念或手法,但却相信反对派因他被一些能力颇成疑问的人取代而失去不少「战斗力」。

   退选策略钱从何来?

   选举前几天有几人退选,这虽很可能是他们策略的一部分,但看来收效甚微,甚至得不偿失。退选的人根本拿不到多少票,其他人也就无从得益。反而较有实力若退选对选情有影响的候选人,似乎不甚情愿退出。

   由此可见,所谓「碎片化」及退选策略,很可能只是白忙一次。若说此种做法有什么作用,可能便是在选举论坛中让一些「二打六」也有不少发言时间,但这是有巨大金钱代价的。竞选活动往往要花上数以百万计的费用,跑去玩一回便提早退出,若非没有自知之明便是有无限的资金可花费,他们钱从何而来,使人奇怪。

   这次选举另有一有趣现象,三十五名地区直选成功的人当中,十一人是女性。九龙东当选的五人是全男班,九龙西的六人则是全女班,莫非男与女难以混在一起?

   「碎片化」的现象也有建制值得学习的地方。不少团队一人带着几人,在「比例代表制」中领头人其实要消耗掉不少选票才能让团队中的第二人当选,这不一定有利。若调节得宜,把团队拆散可能更易分配选票,但这当然难度也很高,选票未必会配搭准确。香港科技大学经济学系教授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