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赤琰:依据基本法维护国家主权

2016-08-26    商报

       正如「占中」与「真普联」运动,到底特首选举提名权在《基本法》第45条下应如何理解,即使港人有争议,一旦人大常委对这条作出释法后(指831释法),便是最后的定案,不是你和我或其他任何机构有权同不同意的,可是偏偏有人却发动政治抗议,立法会甚至拉倒政府的方案,因为这方案依据「831释法」的规定,而提名权全归第45条指定的「提名委员会」,「占中」与「真普联」却反告人大常委错误理解第45条。这做法可说是无法无天,因为全世界的宪制都会有一个全权解释宪法的权力机构,例如在美国是宪法委员会有最终的释宪权,在中国则是人大常委有最终释宪权。否则任由国人你一句我一句大家自以为是,宪法便不会有权威可言,有人有最后的释宪权才能有宪法终极的权威。

       不容挑战宪法权威

       可是经「占中」与「真普联」这么一闹,本来《基本法》第45条是没问题的,现在却因为政府政改提案在立法会被拉倒,反而给人的印象是特区立法会才有最大的释宪权。

       现在,有人发动「港独」运动有样学样,以为只要他们当选立法会议员,便可在立法会提呈「港独方案」。虽然特区政府与中央官员早已指出:《基本法》第一条,第十二条,第一百五十九条,都已明文规定香港是中国领土主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特区政府根本无权自行立法否定中国对港拥有绝对不可分割的主权,但是这批「港独」分子根本就认为自己有权解释宪法,于是一窝蜂「盯」住《基本法》,直指《基本法》没有一条写明不可独立建国,没一个条文写着「不准独立」,这便是有权独立的「铁证」云云。

       观察自黄之锋等一众青年学生开始发动学运反对「国民教育」以来,历经「占中」,或现在的「港独」运动,都有一个共同目标,即彻底与中国切割,不做中国国民,否定中央的宪制权力,要香港独立建国。因为他们反「国民教育」,结果「国民教育」无限期拖延下去,因为他们反对「提名委员会」是唯一的提名机构,特首普选也告遥遥无期(他们甚至威胁说谁要敢再提政改方案,谁当上特首便无好日子过),因为现在他们强行要推动「港独」,不但要选立法会议员,还要发动中学组成「港独」细胞组织,组织「港独」社运,「港独」街头斗争等等。这一波「港独」运动会否又让他们像「反国民教育」或「反政改方案」那样,为所欲为,政府束手无策呢?

       由这几个月「港独」被全方位推动的情况来看,他们要参选立法会,但禁得了7名「港独」分子的参选权,却禁不了更多的「港独」组织(起码已有30多个「港独」组织分布全港五大选区,他们的宣传单张换汤不换药,不明言「港独」,却把梁天琦及其他被取消选举资格的「港独」分子摆在宣传单张上,他们的街头工作人员则口口声声说其他候选人的政治理念和梁天琦一模一样),参选立法会也不过只是其中一个运动,更多更狠更辣的政治运动会接踵而来,其实目前的一波早就在他们摇「米字旗」、「打水货客」、「赶蝗虫」、「仇视内地客」等等行动展现出来,现在参选还没闹完,早已开始打进中学生的脑袋,相对他们摆出「理直气壮」的姿态,坚持「港独」教育有理,而教育局能否把关?律政司能否为「港独」实牙实齿订下刑事罪行?中学生能否在校园「讨论」「港独」?教员有无权阻止「港独」讨论,有无知识指导「港独」的是是非非?

       指出港独的刑事责任

       所有这些纷纷攘攘,在在都说明了不是《基本法》没断定不可「港独」,也不是法律或校规容许「港独」入校园,问题的症结在于有人有法不依,有人有法不管,或管得太松散,什么事便小事变大,难怪有资深法律界人士要呼吁律政司早日说清楚「港独」的刑事责任何在?袁国强听到未?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