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国两史

2016-08-26    杨志刚

       新闻是历史的初稿。香港人自小所读的历史初稿,和13亿人民所读的截然不同;潜而默化下所形成的人生观、国家观、民族观亦自然不同。香港在回归前回归后,与内地人民一直读着两套迥然不同的历史。历史的初稿如是,历史的定稿亦然。在「一国两史」下叫香港年轻人认识国家,从何认识?鉴古知今,以何为鉴?

       一国两史三罕见

       香港的一国两制,未有先例。香港中史教育的「一国两史」,同样世间罕有。除了「一个国家两套历史」为世罕有之外,香港中史教育课程中多达三分之二的内容是古代史,其所占比例之重,世间罕有。余下三分之一的近现代史,包含由清朝到2000 年。3 年中史课程的最后部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内政与外交」。这是认识国家的重要课程,但一个相当普遍的现象,就是老师只教到战后或1949年「新中国」成立便停止,不教国家的内政与外交。我们历史教育对国家现代史的轻视,世间罕见。

       此外,世界各地的历史教育,包括中国内地,一般就只有一科历史。国家历史是历史科的一部分。国家历史可以与世界史或地区史交织学习、融会贯通;亦可以让国家史自成篇章,成为世界史教材一部分。香港却是将中史和世界史独立分科。此亦世间罕见。

       在「一国两史三罕见」之下,香港学生对自己国家历史的认识愈来愈浅。清朝学人龚自珍曾说: 「欲要亡其国,必先灭其史。」这说法夸张了,因为历史的轨迹证明了通常是「国亡」则「史灭」。国民党败走台湾后,国民军在抗日时期悲壮的历史在国内便被淡化处理。此乃一例。但是「灭其史」虽不至亡国,仍然危害深远。香港是一例。

       由缺乏认识到缺乏认同

       殖民地年代香港的中史教育,暴露了英国人双重性格的伪善。英国一方面要在殖民地搜尽刮绝,同时诚心维持西方的文明形态。他们在本国注重历史,在管治香港殖民地时也注重历史,但注重得狡狯。殖民地时代的香港,中史独立成科,但课程设计目的不是要培养学生鉴古识今、看透大局、认识国家,而是要学生从三皇五帝开始,生吞硬记每个朝代、不同年号。读中史成为死记旧事,扼杀学生对中史的兴趣和对国家的认识。殖民地时代历史教育的重古轻今,延续至今。

       香港回归后,中史教育理应改善,让香港学生将来当家作主参与管治香港时,亦了解自己的国家。2001年中学课程改革,以往课程里中史并非必修,但独立成科。课程改革后,每间学校可以按学生所需,以3个不同方法教授中史:其一是继续将中史独立成科;其二是将中史与世界历史合并,成为「历史科」;其三是将中史的内容,分散纳入综合人文科。学生必须从这3科中选一,故此在一定程度上会接触到中史。中史从此便由「独立成科」,变为「非独立成科但必修」。

       5000年中国历史浩荡长河,殖民地时代把每一个朝代死记硬背式的教育是因政治动机而预设的失败。回归后教育局优化中史课程,实属应该。但改革后中史科依然失败,报读人数持续下跌。2000年中学会考有约4万学生报考中史,上月初发榜的中学文凭试报考中史的学校考生只得6356人,选修比率只有11%。

       虽然中学文凭试与中学会考因选科数目不同,难以直接比较,但修读中史人数持续下跌,已是不争的事实。在国内,高中历史是必修科,修读的比率为百分之百。香港的中史教育的萎缩,导致年轻人对国家民族缺乏认识。由缺乏认识进而到缺乏认同。今天观察支持港独的年龄层,会发现他们大部分是属于「中史萎缩代」。       

       历史是我们的集体回忆

       历史是我们的集体回忆。不知历史,就是集体失忆。个人患了失忆症,会忘记了家、忘记了家人;集体患了失忆症,便忘记了国家、忘记了民族。称呼人家是「蝗虫」时,忘记了自己是「蝗虫」的后代;称呼人家为「强国人」时,忘记了祖父母辈做「弱国人」时的悲惨;厌恶共产党的贪腐时,忘记了香港更贪腐的1970年代,大批警员冲击廉署总部,以兵变逼政府特赦贪官。香港人并非天生文明,人民步向文明,自有其过程;社会进步,有其步伐。我们有时走在文明前头、有时堕后。历史的眼光让我们把来龙去脉看个明白。有了明白,瞻前时不会盲从、顾后时会学懂宽容。

       历史教育应全球化

       在全球化的今天,香港作为国际都会,我们历史教育更应全球化,把香港史、中国史和世界史三者连结一起并行学习, 纵横比较,融会贯通。例如当英国人以《大宪章》约制国王权力时、美国颁布宪法以三权分立制衡行政机关权力时,中国则透过谏官、言官来制约皇帝的权力。明朝的言官就是不怕骂皇帝,骂得偏激,才显出自己存在的价值。历史佐证了言论自由确实是贯穿中西古今的普世价值。

       以纵横比较方式去探索鸦片战争前中外经济,学生会惊叹当时中国经济已是全球第一,出口远超进口。今天美国以大量印钞的「量宽」方法来解决与中国的贸易负差,当年英国没有这个金融工具,于是用鸦片为量宽以应付贸易负差。这样古今中外的探索,才能让历史趣味盎然,啓发学生思考。

       国家民族苦难怎可不尝试去体悟?

       我们的香港,就是鸦片战争的产物。国家民族过去150多年经历了长期的苦难、无穷的屈辱。八国联军攻陷北京、火烧圆明园、抗日战争、南京大屠杀、国共内战、大饥荒、十年文革、六四、改革开放,这段历史,作为中国人怎可不尝试去体悟?今天人民刚刚踏上小康之路,自由民主人权法治还需要努力,从当年被日本的蹂躏,到今天对日本的超越,靠的是数亿人民放弃了青春,因为他们的青春是在艰苦和牺牲中奔过。他们的牺牲让今天的青年享受到青春的幸福。今天青年的幸福是可以天真无邪无畏无惧大叫大嚷「香港独立」,因为他们没有历史的承传。这能怪谁?作者是教育工作者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551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