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海鸣:港独理由站不住脚只会乱港祸港

2016-08-16    明报

 

作者:屠海鸣

       本届立法会选举投票在即,选民最终把票投给谁,实际上就是选择了什么样的未来。面对来势汹汹的港独势力,一个问题不容回避:港独对于香港到底是福是祸?回答这个问题,必须分析一下港独的理由是否站得住脚;如果站不住脚,必然是祸不是福。

       4个港独理由完全站不住脚

       从香港大学学生会《学苑》宣扬港独理念至今,港独人士抛出了不少言论。梳理这些言论,主要有以下4个港独的理由。笔者认为,这些理由完全都站不住脚。

       一、「港人生活空间受到挤压,社会福利受到侵占」。港独的最初出现,玩的就是「借壳上市」的手法。借「本土」之壳,行港独之实。混淆了「本土」与「港独」的界限,扭曲了本土的内涵,赢得了一些本土人士的支持。一些港独人士认为,内地实行港澳自由行之后,内地水客大量增加,特别是在上水、元朗一带,水客云集,影响了当地居民的正常生活。另外,一些内地人利用两地的政策差异,赴港产子、赴港就医、赴港读书,严重侵占了港人福利。从「光复屯门」、「光复上水」行动中都可以看出这一特点。有人在游行队伍中趁机打出「中国人滚回去」、「我系香港人,唔系中国人」等标语,就是借「本土」说港独。

       这是典型的将民生问题高度政治化。一国两制是新生事物,在「一国」之下,「两制」如何相处?原本就处于探索阶段,发生摩擦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有人利用两地差异牟取私利,香港和内地完全可以通过建立沟通协调机制修正政策、加强管制,化解难题。以此作为港独的理由,显然有违常理。

       二、「回归以来香港贫富差距拉大,底层市民生活艰难」。香港现在的贫富差距确实很大,由此而导致房价畸高、年轻人就业创业机会减少、底层社会人士向上流动困难等等问题。普通民众对富豪阶层「羡慕嫉妒仇恨」,认为特区政府在缩小贫富差距上努力不够,且有庇护富豪阶层之嫌。在本港,底层社会与上层社会的矛盾尖锐,民怨较大。

       对此,应该以客观的态度从两个角度观察。一是历史的角度。九七回归前夕,许多投资人并不看好香港前途,认为中共「赤化」,必然要把私人资本赶尽杀绝,于是纷纷撤资。但有一批商人看好回归后的香港,坚定地留了下来,并将其业务延伸到内地,这些年来,赚得盆满钵满,身价翻了许多倍。应该说,这主要得益于他们独具慧眼,盯住九七回归时资本外流的空档期,抓住了难得的市场机遇,而非中央和特区政府的有意扶持。二是现实的角度。缩小贫富差距、改善底层社会生活状况,特区政府一直在努力。董建华时期就提出了拓展用地、兴建公屋的计划,但受阻未果。梁振英任期内又出台了扶贫安老、兴建公屋、拓展新区等多项计划。这些项目已经有了一定成效,但仍未满足市民的需求。究其原因,一些项目在立法会经常被泛民议员拉布,施政艰难,进展不顺。在香港特区的政治架构中,行政、立法、司法相互制衡,缩小贫富差距,需要各方推动,并非特区政府一方努力就能达到。只要各方给力,就能破解此难题。以此作为港独的理由,也是缺乏说服力。

       三、「香港人有别于内地人,香港民族有权独立」。港独势力宣扬「香港民族」、「城邦自治」、「前途自决」,因为「香港人有别于内地人」、「香港民族有权独立」。

       「香港人」是一个民族吗?这个说法会让人笑掉大牙!什么是「民族」?「民族」是经长期历史发展而形成的稳定共同体,在文化、语言、历史或宗教与其他人群在客观上有所区分的一群人。香港从中国广东的一个小渔村发展而来,虽有英国人百余年的统治历史,但并不能改变「属于中国」这一事实。香港虽然是中西文化的交汇点,但文化的根在内地,主体是中华文化;香港人使用的语言是中国的粤语,与广东人并无二致;香港人有信教自由,并不是信奉单一宗教的地区。所谓「香港民族」根本就不能成立。

       至于「香港人有别于内地人」,这是事实。由于经历了英国人百余年的统治,香港人的价值观、思维方式、生活习惯等方面确实与内地人不同,正是基于这一点,实行一国两制就是确保香港的「3个不变」:社会经济制度不变、生活方式不变、法律体系不变。这是对香港本土利益的最大关照。但以「香港人有别于内地人」为理由,抛出「香港民族」的概念,继而作为港独理论的基础和支撑,这是明显的数典忘宗、蓄意搞事。

       四、「民主受打压,自由受限制」。许多香港人脑子里有一个概念:香港回归后,除了国防和外交由中央政府掌管之外,其他都由香港说了算,「井水不犯河水」。正是从这个概念出发,在一些人看来,国防和外交都由中央管了,中央还管那么多干什么?再管别的事情就属于「越界」。

       其实,这个概念是粗线条的,不全面、不准确。国防和外交是最能体现主权的两项权力,当然最重要。所以,大家口头上习惯于这么表达。但除此之外,中央还有许多权力并未授予香港,有的权力在《基本法》有明确规定,比如,特区行政长官的任免权在中央;有的权力基本法没有明确规定,需要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做出解释,或做出新的规定,比如,关于香港行政长官普选的人大8.31决定。不能简单地理解为除了国防和外交,中央什么都不能管了。

       「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原则是透过基本法来体现的。如果罔顾基本法,把中央依法行使的权力视为「打压民主,限制自由」,那就是曲解了基本法。由此而得出「一国两制已死,港独才是出路」的结论,是超越了政治和法律底线。况且,港独还有复杂的国际背景,涉及颠覆国家体制、危及国家安全、破坏国家稳定,早已越过了「井水不犯河水」的界限。

       法理基础全无

       港独的上述理由不仅苍白无力,而且法理基础全无。港独与一国两制水火不容,一些港独人士还试图通过此次选举,钻进立法会,在现有政治架构内「播独」、「搞独」,以达到推翻现有政治构架的目的,这是何等险恶!如果让港独人士成为立法会议员,他们将利用议员的合法身分搞死立法会,使得特区行政、立法、司法三足鼎立中的一足坍塌,其结果必然加剧香港的社会撕裂、经济滑落、民生凋敝,有百害而无一益,只会乱港祸港。面对这种可以预见的未来,选民把票投给谁?此乃大是大非,而非小节、非小题、非小事,应明辨是非,做出抉择。

       作者是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香港总会常务副会长、香港侨界社团联会永远名誉会长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