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赤琰:依教育法规阻「港独」渗透中小学

2016-08-16    大公报

 

作者:郑赤琰

       观察「港独」势力的一举一动,由「占中」开始,已看到他们公开要和「泛民」政党划清界限,不接受他们指挥,认为他们接受「一国两制」与香港本土意识相悖,他们要的是香港自行独立建国。接着他们抵制所有认同中国的公开活动,像维园点蜡烛的活动也不参与,在校园另起炉灶。接着还要参加区议会与立法会选举,目的是打进议会改变议会性质。最近更传出他们还进一步由大学校园渗透到中学,有报道说已有十四间中学有他们的「细胞」组织,向中学生传播「港独」意识。

       排除非法定教育干扰

       如果说选管会权责所在必须在议会选举把关,取消「港独」主张者的参选资格,教育局更有权责防范「港独」组织采用任何方式向中小学渗透,传播「港独」种子。既然所有学校都有明文条例规定一定要注册才能成立,而且政府也列明要所有家长遵守条例接受政府的九年强迫教育。因此中小学教育的法律监管,要更严紧,一点也松散不得。否则便要误人子弟,荼毒青少年(尤其是思想中毒更可怕)。

       长期以来,全世界所通行的教育法则都规定,中小学的基础教育不由学校自由发挥,由师资资格,到学校设备包括消防,建筑安全,走火通道,卫生设备,课余活动空间,运动场所与器材等,一概都定明有标准,更不用说课程设计,考试制度,师生纪律守则等。每个事关青少年成长的中小学,以及幼儿园的教育,全都由政府负责,责任之重大,是所有政府权责工作中的重中之重。

       因此为了要确保所有青少年的教育成长受到充分保障,不受旁门左道的干扰。政府一定要睁大两只眼睛,做好协调指挥,全年三百六十五天,全方位、全天候向所有家长与学生负责,保证在学校的青少年不受任何来自非认可的教育团体用任何方法去干扰学校的法定教育,否则政府便失职。每一位家长都有权要求教育局保证他们的子女不受到非法定教育的干扰,像黑社会渗透、政治组织渗透(包括恐怖主义组织、国家分离主义的渗透)和商业组织渗透(如促销香烟与黄色刊物等)。

       总之,社会发展愈来愈多元化,法定教育也都要面对愈来愈复杂的环境条件,政府教育机关非要做好其分内应做的工作不可,否则怎向每一位家长负责?人家的子女在法定条例下必须交到学校受法定的教育,连不送学龄子女入学也属非法,在这样的情况下,家长别无选择,政府的法定教育责任也就责无旁贷了!

       要严禁「港独」组织渗透中小学,去扩张「港独」政治细胞组织,最基本的理由:第一,任何学生有组织的活动,不管是课余或是课外,都必须符合法定的教育活动规范。「港独」以分裂国家主权为目的,一旦形成组织,而且到中小学去诱导学生参与他们的组织,这绝非香港正规而法定的教育活动,必须绝对禁止。

       第二,「港独」没有宪法容许的空间,任何分裂国家主权的组织与其相关活动都是极之危险的行为。连「港独」的活跃分子也已承认只有「革命」才是最后的选择,「革命」意味战争,战争便是暴力,便是流血。试想连血腥暴力的影片也劝止家长不要让孩子看,学校更是严禁,「港独」既然是那么危险的行动,怎能不在校园加以禁绝。

       学校管理层职责所在

       第三,中小学生是未成年的孩子,为什么学校的正式教育要以法律界定去推行,而不放任让社会各行其是呢?根本原因就是法定的教育课程才是对孩子成长有利、对家长有益、对社会健康的,非法定的教育推介一概不考虑,更不能由校外组织向个别学校或师生私相授受,那是不法之举。「港独」到学校去传播分裂国家主权之举止,非禁不可。

       严守现有法定的教育范畴。要向学校与学生传授任何知识而且被纳入正式法定课程,必须循法定的正轨依课程审定的程序去做,完成每一个必须的环节。除了由教育专业人士参与审定,同时也要经学校的家长、学生、教师与行政人员参与拟定。绝不能由外来任何一个社会组织自把自为偷步进入校园直接与学生打交道,老师也不能以自己政治主张作内应。这种破坏教育的行为是绝不能容忍的,若发现学生已有人在学校被「港独」组织吸收,校长与教师首先有责任加以阻止。任何非正规的外来势力干预正规教育的事,不必请示,学校管理层应有权责加以阻止。

       教育局面对这一波的政治突击,应立刻打醒精神,配合全港学校好好维护我们的教育制度和法规,好好保护我们的学子不受政治荼毒。

       原香港中文大学政治及行政系主任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