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民:「一国」之下「两制」的相处之道

2016-08-03    大公报

       既然「一国」是永远的,是谁也无法改变的历史、现实和未来,「两制」就是最佳的选择,而且最好是长远的安排,我坚信「两制」必将跨越二○四七年。既然,「一国」是永恒的,「两制」又是长远的,我们就应该认真寻找「一国」之下「两制」长远融洽相处之道,最大限度地取其利,避其短,实现互利双赢。我认为,要实现这个目标,需要解决以下三个问题。

       一、香港如何正确看待自己的祖国

       要处理好「两制」之间的关系,香港首先要对自己的祖国有正确、全面、客观的认识。我们不仅要认识祖国的过去,也要认识祖国的现在,既要接受过去的祖国、历史上的中国,也要接受现在的祖国。第二,我们不仅要接受苦难、贫穷、落后的中国,更应该接受繁荣、富强、进步的中国。第三,祖国虽然还有不少不足的地方,还有不少缺点,但也要看到并承认国家一直在进步。第四,要客观、科学认识国家的政治体制。

       今天的世界很不平静、不太平。有一个根本的原因,就是有一些国家自认为自己的制度最好,从而不断向其他国家推销,你不接受,就强迫你接受。结果是什么?不仅是所谓的「好制度」没有建立,反而使这些国家失去了秩序,失去了基本人权,发生人道灾难,大量平民丧生。今天中东很多国家所正在经历的,历史上我们都似曾相识。想当年,中国也有大量大量的难民。难道我们今天来之不易的和平环境、繁荣的局面能随便不要了吗?如果香港是一本厚厚的书,祖国可以说是一本更厚重的书。我们要全面深入认识今日之中国,理解国家面临的各种挑战和困难,要主动地为国家的发展做贡献,在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事业当中做一个参与者,而不是一个旁观者。当然你也可以不参与,但不管你参与不参与,中华民族都要振兴,都要发展,但香港可能会失去很多机会。我们必须认识到,香港不能没有祖国,离开了祖国,我们没有办法生存。总之,从中国和世界历史长河来看,香港的根、香港的本、香港的源,香港的过去和未来都在中国,这是绝对跑不掉的。

       二、香港是中国改革开放最大的受益者

       我们要客观认识、评价英国的殖民统治。有人觉得英国一百五十多年的统治从头到尾都非常美好,每一天都非常美好。客观地说,香港真正的发展是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末开始的,在此以前,香港不敢说自己有法治,那时候香港也曾经腐败横行,特别是英国殖民统治者对我们中国人,没有什么公平正义,没有什么法治。必须承认,香港经济的腾飞和国家的改革开放几乎同步。我观察,香港实际上是中国改革开放最大的受益者。

       由于特殊的地理和历史地位,香港一直扮演着中国内地跟世界各方面的「联系人」的角色。「联系人」一定是双向的,如果一方不开放,你没办法担当联系人的角色。港人靠自己的勤奋和努力,靠「超级联系人」的地位,取得了令人羡慕、令人骄傲的成绩。香港是国家重要的资产,没有香港,中国的现代化可能要摸索更长的时间。香港为国家的改革开放,特别是市场经济建设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这是中国其他任何一个地方都没办法取代的。俄罗斯的市场经济改革为什么失败?因为俄罗斯没有一个具有像香港一样地位、功能和角色的地方,没有市场经济的经验。

       三、「两制」要融洽相处

       首先,要坚守法治的原则,合情合理地处理两地关系。英语有一句格言:「Good fences make goodneighbors.」意思是,有好的篱笆,才会有好的邻居。香港同广东省,同内地其他地方相处也好,要做good neighbors,有good fences。中国也有一个类似说法:「亲兄弟,明算帐。」在两地关系上,可以解释为,我们要严格按照法律来处理问题。同时,在合法的情况下,还要合情合理,要考虑到两地是一家人,是骨肉同胞。

       第二,共同维护宪法的尊严。宪法既是国家的根本大法,也是事关中央与特区关系的最高法律依据。特别行政区实行的制度由全国人大以法律规定,这就是「一国两制」与宪法的渊源。香港作为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要尊重国家宪法规定的制度,要尊重我们的祖国。这是基本的相处之道,我不改变你的资本主义制度,但是你也不要改变我的社会主义制度。香港实行什么样的体制、实行什么样的法律,国家给予高度尊重,但也希望香港尊重国家的宪法和宪法制度。

       第三,国家要严格地依据宪法和基本法行使主权

       ,担负起对香港的宪制责任。不应该把中央依据基本法行使职权、履行职责的行为视为是对特区的「干预」。我经常听到有香港朋友讲,为什么不喜欢西环,因为西环老「干预」香港。如果基本法规定的高度自治的事项,西环去干预、北京去干预,那可以说是违反了基本法。但是基本法本来规定了就是中央的职责,就是中央该做的事情,那不是「干预」,是在履行宪制职责,履行法定的职能。中央行使自己的职权,是合法合宪的行为,既是权力,也是责任。

       第四,确保特别行政区依照基本法充分行使高度

       自治权。特区政府的高度自治权都是写入基本法的,包括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以及基本法第五章、第六章规定的那些高度自治的事项。兑现这些权力,也是落实「两制」的需要,中央给予认可和尊重。当然,特区拥有这些自治权的同时,意味着也要独立地承担责任。比如,最近关于今年立法会选举的问题,我们要尊重、支持特别行政区严格依据基本法和本地的法律处理选举当中出现的问题,特别是「港独」人士参选的问题。特区政府和选举管理委员会发表声明、作出决定,要求参选人在声明中拥护基本法、效忠特别行政区,要对此进行确认。

       我觉得这是合法、合情、合理的。因为,「港独」意味着要把香港从国家分离出去,要建立一个独立的「国家」,要废除基本法,要成立一套新的政府架构、政权机关,也就是他们不承认香港的立法机关、不承认香港的行政长官、行政机关、司法机关,「港独」要推翻整个特别行政区政府,那我们还允许他参选立法会?这逻辑上通吗?我们必须要明确,任何法律之外的行为都是非法的,这是法治的基本原则。

       香港一直以法治健全为骄傲,我们非常支持特区坚守法治的底线,依法处理关于「港独」人士的参选问题。因为参加选举是一种政治行为,不是开一般的研讨会。「港独」分子参选,本质上是要把「港独」理念注入到香港特区依据基本法确立的政治过程当中。所以我们非常理解、也非常支持特区政府能够面对、解决「港独」问题,这是香港长治久安所必需的。

       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

       摘自最新一期《紫荆》杂志,文章有删节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