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飞:这是第一招还是唯一一招?—浅释签署参选立法会确认声明

2016-07-18    文汇报

       文|邓飞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

       7月14日,选举管理委员会提出新措施:根据《立法会条例》,立法会参选人在提交提名表格时,要签署确认表格载有的声明书,示明参选人会拥护基本法和保证效忠特别行政区,清楚明白基本法第一、第十二条等关乎香港特区是中国不可分离一部分的条文。如果参选人作出虚假声明,须负上刑责。很明显这是特区政府想阻吓公然支持香港「独立」的人参选立法会,但有效与否,并不在于这一纸声明确认书本身,而在于「独派」参选人对这条新措施所作的反应,以及特区政府又如何加以回应。一言以蔽之,这是阻止「独派」参选立法会组合拳的第一招,还是唯一一招?势如棋局,不妨多设想几步:

       一,如果参选者不说支持香港「独立」,只号召「全民公投」,那么选管会当如何判定这是否违反声明中提及的基本法和《立法会条例》相关条文?虽然「公投」结果没有宪制和法律效力,但「公投」行动也不见得是违法行为。另外,就算是「公投」,具体的公投议题可以存在各种选项,从明确提出「公投」决定是否「独立」,到模糊呼吁「公投」决定「重修」基本法,或者所谓「港人自决未来」之类,几乎可以有无数措词可能性,大有声明赶不上变化之虞。

       执法难度不可低估

       二,如果参选者先签确认书,然后在选举期间真有背离声明的言行之嫌疑,那么到时候选管会执法与否,尤其是如果不同政党候选人团队以投诉对手违反声明作为选战手段时,选管会可能面临难以应付的同类投诉,那怎么办?是在投票日之前立马取消该候选人资格呢?还是在投票之后再作执法?前者似乎有违香港法治运作的惯常做法,何况如果有大量选战式投诉出现时,这样做只会带来巨大干扰。后者比较符合常理,但万一被投诉的参选人当选了呢?虽然从针对「虚假声明」执法的角度来说,执法本身没有什么难度,但由此而衍生的政治代价可能难以估量。

       三,如果有参选者拒绝签署确认书,并向法庭提出司法覆核,挑战这份今届选举才出现的声明确认书的合宪性(constitutionality),又当如何?由于这份声明确认书决定了参选人是否有资格成为立法会议员候选人,故此等于说涉及了「被选举权」这个极为重大的公民政治权利,很难想像法庭会不予受理。另外,这份声明确认书从法律性质上说,是用「虚假声明」这种本属刑事罪行条例的罪状,来处理本来应该属于宪制性甚至带国家安全性质的涉嫌分裂行为。短期来说,或可事急从权;深入来讲,要审定参选行为是否构成之前所作法定声明或陈述变成「虚假」,个中法律推理(legal reasoning)恐怕远远超出一般的刑事罪行,而不可避免地带有强烈的释宪(即基本法)性质。释宪本身已经带有很大的争议,而「虚假声明」又是以公诉程序检控,也就是说控方要举证到毫无合理疑点,这个签署声明确认书以阻截「独派」参选的措施,貌似简便,实则非常复杂。

       或需人大释法解决

       四,由于9月投票在即,法庭即使受理了,也不可能赶得上开庭审理,那么选管会是否一如政府部门面对司法覆核时的一般处理程序--暂时中止(suspend)有待法庭司法覆核的原定政策措施呢?换言之,让拒绝签署声明的候选人先参选了再说?

       五,如果不让拒绝签署的参选人先行参选,该类参选人会否以参选今届的机会不可复回(irrecoverable)为理由,向法庭申请先中止选管会的拒绝参选决定呢?

       最后的结论只有一句话:很有可能最终要诉诸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特区政府衮衮诸公,作好心理准备了吗?

       教联会主席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