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海鸣:英脱欧公投对香港的启示

2016-06-30    大公网

       文|屠海鸣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

       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很快就将正式公布。结果如何,牵动全世界关注目光。然而,对于香港市民而言,关注这场所谓的「民意」对决,不仅仅在于股市、汇市、楼市的升跌,更为重要的是,应从中汲取宝贵的经验、获得启示:第一,不论是「留欧」还是「离欧」获胜,这场民意抉择已令英国陷入严重的社会撕裂局面,分化情况难在短期内弥合。香港是否要重蹈覆辙?第二,随之而起的泛政治化恶果,不会因公投的结束而结束,相反却会在未来长时间里带来负面影响,恶果将不断浮现。香港是否能够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第三,严重的政治争斗令其他重大民生议题被搁置,普通老百姓成最大受害者。香港市民又是否能看清经济民生的发展和改善才是最核心的问题?前车之鉴,当此难得机会,看英国现状,思香港未来!

  社会严重撕裂难弥合

  笔者近期在英国近距离观察这场脱欧公投。脱欧公投,表面上似乎是全英4650万登记选民两种完全不同意见观点的对垒,但实际上,它是不同党派及政客之间的力量较量。在政客的煽动与夸大影响之下,整个英国面临一个极其严峻的局面,即不仅是对如「留欧」还是「离欧」这单一议题的分化,还反映背后不同地域、阶层、意识形态的严重撕裂。例如,从职业与年龄来说,支持留欧的是商界、专业及高学历人士,以及部分受到欧盟补贴的农民;从地理分布而言,英格兰本土支持脱欧,而北爱尔兰、苏格兰及威尔士则更倾向留欧;从意识形态层面,保守主义者及民族主义者支持脱欧。当不同地域、不同文化教育背景的居民,因一个公投议题而出现巨大的分化,这种分化又是不可调和的,那么对整个社会的团结都是一个极其大的危机。可以说,经此一役,不论结果是英国留在或脱离欧盟,英国将进入内部激烈对抗、政治缝隙越来越大、国力与国际影响力迅速下降的时期,实是英国的悲剧。

  从英国今天这一现状,可以看到香港的影子。过去数年来,反对派不断挑起各种政治争端,要么是政制发展上对普选方案看法的对立,要么是国家认同和管治权认识上对立,近年来更是严重到在国家安全和利益上挑拨社会公众对立。纵使香港没有「公投」制度,但当这种社会分化不断迭加,必然会造成社会不同群体的撕裂,其结果也会如同此次英国公投一样。然而,香港情况或许较英国更为严峻,因为反对派所挑起的是「主权」的原则性问题,而这方面是不存在任何可妥协之处,最终的对立或无法获得化解,必将演变成严重的长期性的内部激烈对抗。

  泛政治化恶果影响深

  如果仅仅是一次性的民意分裂,还能弥补,但众所周知的是,这次公投对英国造成的冲击绝非「一次性」,当中所出现的泛政治化问题,必将产生极为深远的负面影响,恶果也将逐渐浮现。例如,因公投的问题,英国出现新的极端思维与暴力行动。支持留欧的工党女议员考克斯,遭一名极端的脱欧者近距离开枪致死。这是近三十多年来英国首现的针对议员的暴力行动,可见泛政治化已到了何等程度。又比如,支持脱欧的英国独立党,推出一张宣传海报,是一条长长的难民人龙,并用大字写上「临界点」,批评欧盟的移民政策失效,必须透过脱离欧盟,夺回英国边境控制权。这是危险的极端民粹思维,遭到英国舆论的猛烈批评。司法大臣高文浩亦形容,自己看到这张海报时感到不寒而栗。

  笔者近期在伦敦经过两个星期的观察,发现公投分歧已经演化成整个社会的分化,未来又会否有更严重的事件发生?

  当一个社会处于一个凡事都政治化,凡事都与政治立场挂?,则这个社会是不可能有健康的发展空间。当前香港所遇情况,与英国何其相似。反对派抱?「斗争」思维,千方百计将所有议题都朝泛政治化方向引领,立法会有无日无休的拉布,普通的政府政策成了对抗的焦点,就连「本土」议题,也上升到政治争斗的高度。更有甚者,借近期的一宗港人在内地违法个案,无限上纲,攻击中央及特区政府破坏「一国两制」、指摘「言论自由」已亡等等。这些做法,反对派政客固然可以捞到政治利益,但代价却是香港成为一个「天天斗、月月斗、年年斗」的全方位政治化的城市。这是香港市民所愿意见到的结果吗?如果不是,香港应当如何避免?香港又会否出现类似于考克斯被杀的严重事件?

  经济民生才是最关键

  英国因公投的争论而需要付出巨大的经济代价。如果公投结果是脱欧,则一如众多评论所言,英国将失去大量的合作机会,金融将面临巨大的风险;而就算结果是留欧,此次社会严重分化,同样需要付出巨大的成本。不少英国有识之士在与笔者交谈时纷纷指出,当前世界经济乏力,英国若想保持竞争力,就必须推出更多的发展、改革方案与建议。而眼前的社会焦点显然已严重偏离,因分化而出现的滞后效应,也无法令英国在短期内重新回到经济民生的轨道上来。

  同样,香港社会面临类似的问题。对普选的争拗,牵引社会大量的精力;「占中」期间的严重内耗,让香港失去宝贵的集中精力谋发展的时机;如今又临立法会选举,内斗外争已成为新常态,社会根本无法回到思考发展上来。而摆在眼前严重的问题是,香港经济面临停滞甚至是倒退的风险,整体竞争力被周边城市不断赶超。长此以往,香港失去的不只是GDP,还将是一去不复返的优势地位。归根到底,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才是最为关键的,每日炒作政治议题、煽动不同立场市民的对立、煽动凡事对抗,香港还能有前途可言?

  英国脱欧公投给了香港宝贵经验教训,所谓「前车可鉴」,是要重蹈覆辙,还是及时改弦更张,扭转泛政治化趋势,放下对立与抗争,回到团结谋发展的健康轨道来,决定权和发言权都掌握在全体市民手中。

  (本文作者系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香港总会常务副会长、上海市政协常委)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