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海鸣:香港回归19 年三得三失须反思

2016-06-29    明报

 

 

       香港回归已经19 年了。想起九七回归前,许多投资者对香港的前景并不看好,其中不少

       人携资离港,在当时成为一种「时髦」。然而,19年过去了,香港并没有像有些预言家描绘的那样成为「人间地狱」, 「东方之珠」依然光彩照人。香港GDP从1997年的1.37万亿港元增长到2015年的2.39 万亿港元,人均产值居全球第七位,财政储备达8461 亿港元,失业率长期维持在3.3%至3.4%低水平,香港连续22年被评为全球最自由经济体。可以说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取得了巨大成功。

       回望来路,怎样使香港在未来的路上走得更好?在看到一国两制的实践取得成功的同时,也应看到19 年来遇到的困难和问题,并剖析其深刻原因。笔者认为,香港回归19 年有「三得三失」,值得总结和反思。

       背靠大树好乘凉三大优势令港受益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曾对香港的区位条件极为羡慕,他概括香港的优势:背靠大树好乘凉。李光耀可谓眼光独到、一语中的。香港回归之后,背靠中国内地,面向世界市场,既保持了市场活力,又有了坚强后盾,创造了三大优势令香港长期受益。

       其一,抗风险能力提升。回归至今,香港经历了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2003年的SARS、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每一次紧要关头,中央政府都及时伸出援手,鼎力相助,成为香港的坚强后盾。以亚洲金融风暴为例,那是一场以金钱、意志和智慧为武器的你死我活的金融大战,前后经历了3次激烈战役,泰国、马来西亚、印尼、韩国、菲律宾先后遭到金融大鳄的洗劫,致使经济倒退了10 年。当这场风暴刮到香港时,时任国务院总理朱熔基斩钉截铁地说: 「中央将不惜一切代价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其情感之真挚、态度之坚决、动作之快捷,至今让人难忘。由于有中央在背后力撑,香港最终击退了金融大鳄的进攻,守住了港人的钱包,保住了金融中心的地位。

       其二,发展空间放大。与内地相比,香港堪称弹丸之地。香港的许多重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不得不填海造地,耗资巨大,历时长久。回归19 年来,随着国力的增强,以及粤港澳经济联系愈来愈紧密,中央通盘谋划粤港澳协同发展,推动三地优势互补,合作共赢。粤港澳大桥建设,让粤港两地更为便利;深港高铁建设,将使中国内地、香港和东南亚连成一线;深圳前海自贸区设立,助力香港建设人民币离岸中心。这些做法无疑放大了香港的发展空间,扩大香港经济的回旋余地,使经济发展的韧性增强,利及长远。

       其三,发展机遇增多。回归以来,中央挺港政策多多,为香港提供了发展机遇。比如,2003年6月,中央政府与特区政府签署了《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主要内容是:两地实现货物贸易零关税,扩大服务贸易市场准入,实行贸易投资便利化。破除了两地经贸往来的制度障碍,加速了资本、货物、人员等要素的流动。2003年至今的10多年间,是中国经济规模快速扩大的时期,香港从CEPA中得到的实惠不少。当下,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建设又是一个巨大机遇。中央政府支持香港主动对接「一带一路」,打造综合服务平台;瞄准金融,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和「一带一路」投资平台建设;聚焦人文交流,促进「一带一路」民心相通;深化与内地的合作,共同开发「一带一路」市场。中央支持的这4个方向,其实就是香港的四大机遇。香港若能抓住机遇,一定能收获红利。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相信今后提供给香港的机遇只多不少。

       回避矛盾埋隐患三大失误令港受困

       近两年来,香港的泛政治化愈来愈严重,社会对立情绪蔓延, 「港独」势力浮起。出现这一些问题的根源在哪里?回顾19 年走过的路,不得不承认香港有三大失

误。

       其一,行政主导不彰。按照《基本法》的规定,在中央政府直辖之下,香港实行以行政长官为核心的行政主导,行政与立法既相互制衡又互相配合,司法独立的政治体制,也可以简明扼要地概括为「以行政长官为核心的行政主导体制」。但是,香港一些人却习惯于将其解读为「三权分立」。在实际运行中,特区政府的施政之策时时受到立法会的掣肘,立法会拉布、流会不断,以致贻误时机,最终施政不力的责任却要由特区政府全部承担。这也就造成了香港的政治怪象:有限政府要承担无限责任,一些议员只坏事不成事,最终使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的议题变成了政党争斗的筹码。

       其二,基本法教育缺失。基本法在香港具有宪制地位,但在香港的中小学教育中,基本法和国情教育被放在了「简单了解一下」的地位。今天的大学生是回归以后成长起来的,从他们的身上可以看到基本法教育缺失带来的严重后果。一些人国家观念淡薄,没有弄清「一国」和「两制」的关系,以为实行了「两制」,就可不要「一个中国」的原则,以为香港和中央是平起平坐的关系,以为香港的民主自由可以不顾及国家的主权、发展和安全利益。一些人缺少对中华民族的认知,所谓「香港民族」的无稽之谈竟然得到了一些青年学生的附和。这些错误的观念,是激进本土派以及「港独」势力极端思想产生的根源。

       其三,23条立法搁置。香港基本法第23条指出: 「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2002年至2004年之间,23条立法问题在香港社会引起了激烈反弹。随后,此事被无限期搁置。一国两制是一个新事物,在一国两制的制度框架下,涉及到国家安全的法律如何制订?香港社会各界应该积极探讨,并与中央沟通,找到一条出路,但不能无限期搁置。总是回避矛盾,只会使问题愈积愈多,化解难度愈来愈大。现今「港独」势力浮出水面,而且肆无忌惮,就是23 条立法搁置的后遗症,值得好好反思!

       今天,在香港回归19年之际,深刻回顾和总结「三得三失」,也就是在不忘初心、保持耐心、坚定信心。

       作者是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香港总会常务副会长、香港侨界社团联会永远名誉会长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