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小庄 :“一国两制”智慧的制度设计

2016-06-29    橙新闻

 

       在香港即将回归祖国19周年之际,有朋友问道:2047年香港是否仍实行「一国两制」,或是「一国一制」?笔者回答说,应当还实行「一国两制」。他大为惊讶,觉得笔者是批评香港基本法的实施出了很多问题的少数香港人,为何有这种想法?笔者回答说,孤立地从香港看问题, 「一国两制」的价值在淡化,但从国家的高度看问题, 「一国两制」还有不少价值。

        资本主义制度脆弱性暴露

        「一国两制」设计的智慧在于:香港做得好,可以成为内地的借鉴;香港做得不好,也可以成为鉴戒。内地很多经贸制度、社会发展制度是借鉴香港的,不必笔者在此饶舌。香港做得不太好的地方,也可以成为内地的反面教材。也就是说,不管香港做得好不好,对内地都有正面的作用,这就是「一国两制」在香港不论输赢都是赢的智慧。从这方面说「一国两制」的人不多,在此举三例说明。

        第一, 「一国两制」对居民的权利和义务作了不同的处理,香港还有不必缴税,不必服兵役等优待。「一国」之内有不同的安排,往往引发巨大的社会矛盾。好像美国南北矛盾和黑人的平权运动,使美国在一战之前长期实行「孤立主义」,未能融入世界。但中国却在有这种差别设计下,推行改革开放。近几年笔者在内地教书,接触过不少青年学生,他们不在意有这种差别,没有抱怨,还相信可以超越香港,把这种差别的存在作为未来发展的动力。有这种思想认识的青年是国家未来的希望。反观身在福中而不知的不少香港青年,却成为愤怒青年。

     第二, 「一国两制」需要推进香港的政制发展,在违法「占中」发生以前,内地过半数的青年学生,还听信反对派的宣传伎俩,以为中央有难言之隐,拖慢香港的政制发展。但违法「占中」运动发生后,内地青年学生慢慢改变了想法,觉得中央的举措是合理的,违法「占中」是胡作非为,对「占中」的同情从超过五成减少到不足一成。对立法会少数激进反对派议员的「拉布」,他们也从不大理解,到断定是无理取闹。

        第三,对内地自由行给香港带来的问题,内地青年学生都明白是「过犹不及」「物极必反」的道理,但不明白的是为何香港政府不能提出预警,把危机变成商机,不作为的结果是商机变成了危机。有了香港的鉴戒,他们对内地政府处理市政各种难题的举措就寄以较大的认同和同情。反观香港,自由行游客给香港带来的不便,却演化成为激进的所谓「本土优先」运动。

        上述几种情况说明, 「一国两制」不但没有使香港成为颠覆内地社会主义制度的基地,反而使内地认识到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国家和地区的脆弱和潜在问题。自开放自由行以来,内地有相当一部分人到过香港,但越多的人来到香港,向往香港的人就越少。尽管他们来港是走马观花,未必真正了解香港,但不论他们是否认识香港,对自己国家的认识都是提高了,对内地改革开放的信心和未来前途的希望是增强了。有人想香港乱,并通过搞乱香港来影响内地,结果是适得其反。这也是「一国两制」设计的奥妙所在。

        近年来,由于香港发生违法「占中」、政改被否决、旺角暴乱、「港独」运动、激进势力崛起等事件,加上香港社会不景气,经济发展趋缓,香港占国家GDP的比重已经达到历史的最低点,可能每况愈下。有人推断,这样下去,不到2047年,香港恐怕是微不足道了,也就没有延续「一国两制」的必要了。对此,笔者并不认同,理由如下:

        香港前途寄望于国家发展

        其一,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是经济史上的常态。但这种现象会有拐点,如果香港能与内地的经济作深度的融合,把握「一带一路」的机遇,这个拐点就能早些到来。香港回归以来产生的管治问题,主要是缺乏政治人才。其原因,主要是港英当局对邓小平提出的爱国爱港的港人提前参与的倡议没有理睬,回归后对香港基本法的执行又出了偏差的缘故,政治人才的涌现也要有一定的周期。目前香港特区各方面的法律还相当完备,只要中央愿意监督、特区政府严格执法,香港的法治秩序是可以在较短期间内恢复并改进的。

        其二, 「一国两制」的实践使大部分香港人认识到,香港的前途寄望于内地发展,两岸四地都有共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意愿。共圆中国梦的内涵是丰富的,简单说来,就是中国恢复并超越自己在世界历史上曾经达到的社会公平、物资丰富、人民幸福、文化辉煌的地位。与台湾和澳门一样,香港可以发挥各自的重要角色。「一国两制」使内地加深了对相关资本主义制度、体制和法律的认识,香港在争取国家话语权方面,在对西方资本主义制度和法律的理解方面,有值得发挥的空间。

        其三,目前香港问题主要衍生于中美大国博弈,英国「脱欧」也源自美欧博弈,其导火线就是美国间接制造的中东、北非难民危机。英国脱欧面临两难困境,英国脱欧的「潘多拉盒子」打开了。英国脱欧,版图将缩小;英国留欧,内乱将不断。脱与不脱,英国都会沦为二、三流国家。当然美国自己也在反思,如特朗普当选总统,美国可能不再做世界警察了,中美博弈可能缓解,对中美都有利。但如美国不改弦更张,中国只好应对,国家有必要扩大抗衡美国霸权的统一战线,有与之相适应的外交政策,香港是一个很好的平台。

        作者是资深评论员,法学博士。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