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嘉:「一国两制」源于民主思想

2016-06-24    全国港澳研究会

       「一国两制」是中国近代历史上,中国共产党人基于中华民族文化发展的历史,出于对人类文明社会发展的思考,为完成国家统一大业而形成的极具前瞻性民主意识的思想。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和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是遵从「一国两制」这一思想基础而形成的,是完全体现民主精神的法律制度落实。「一国两制」是赋有民主思想精髓的理论基础,「基本法」是理论付予实践的社会法律实体产物,两者是一完整的民主社会全部。真正的民主思想和民主制度,是要推动社会经济发展的,是要解决社会不同利益阶层的矛盾的,[一国两制]正是以尊重人民利益的思考,避免了国际间不同意识形态的冲突,以务实和民主态度推动了祖国大陆和香港地区以及澳门地区的发展。事实已经告诉我们,任何时候如果空谈民主,无实质利于整体民众利益的民主要求,只会加深和对立社会各阶层的矛盾,最终只会将社会推向灾难,因为当“民主”变成某些人空洞的政治口号和牟利工具时,其实质就是极端的私利主义和无政府主义。

       香港在1997 年回归祖国后,一部分反对派人士打着“民主”的旗号,似乎在为香港七百万人谋利益,实质是为骗取他们个人的私利。中国人民为建立民主社会的奋斗从来就没有停顿过。但真正能实现和推动社会民主进步的,只有历史那些无私奉献予人民利益的伟大政治家。在任何时期不顾国家和民众利益空喊“民主”要求的人,最终无一不是因一己私利做出损坏国家和民众的事情,甚至成为了历史上的反面人物被历史所淘汰。

       略有理性的人们都会明白,空有民主的调子,无为民服务的实质内容,最终只会祸国殃民。一九一一年的辛亥革命是中国历史上推翻封建帝制,迈向民主社会的历史转折点,但国家和人民并未因此得到繁荣和幸福,相反国家走向四分五裂,战乱不断延祸百姓。因为“民主”两个字做为欺世盗名概念,被一些谋私者玩弄了。袁世凯的百日复辟成为了历史笑柄;北洋政府的五部宪法[三权分立]也无法限制各大军阀为掠夺财富给人民带来的战火之灾。当民主成为空洞的口号时,人民一定是灾难临头的时候。中国的历史如此,西方的现实社会也是如此。中东地区一些石油国家,由于其历史原因,其社会体制大多来源于部落酋长制,在西方所谓民主大国的“民主”侵略下,人民在战火中失去的不仅是国家资源和自我的家园,还有原有的尊严,难民生活是他们在“民主”和战争中得到的唯一结果。在现代社会结构中“民主”是一个美好的思想境界,但必须赋予实质的内容,给予人民真实的精神和物质结果,才是可以追求的方向。

       「一国两制」从根本上讲,它是源于民主思想的,它以一种开放的态度去接纳了不同意识形态和生活方式的群体,共同生活在一个国家的领土上。没因为自我的思想和利益去改变其它群体的思想和生活方式,这是真正「民主」思想体现。「民主」思想的精髓是尊重、容忍、和谐不同思想、不同行为的人群,在一个既有平等的法律框架下共存。民主是凝聚社会不同阶层、不同群体的手段,也是社会发展的目的。香港反对派所行为的「民主」,只是「民主」定义的表面结果,选择性利己使用,并非真正地为民众利益追求「民主」的真谛。所以当他们的某些要求得不到满足的时候,他们就会打着「民主」的旗帜,将他们口中的“民主”凌驾于民众利益之上,不断加码他们的行为,这自然就会演变出各种激烈的行为,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议会暴力、街头暴力、占领公共地区行动,甚至分裂国家、叫嚣独立。这些事例在历史上都曾有过同样的历史样板。在孙中山领导的中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中,1922年广东军阀陈炯明这位中国民主运动早期参与者,因个人利益得不到满足,就曾发动了以广东独立民主自治为口号的兵变,背叛了中山先生的民主革命的运动,置国家和民众的利益于不顾,最终走到了历史和民众的对立面上,被历史所淘汰。历史上的多个反面事例告诉我们,那些不以国家和民众利益为前提目标的人,他们的民主口号只会将“民主”变得极度空洞和极端。今天香港的一些反对中央政府人士,走的也正是这条历史已证明了荒诞的老路,最终必将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损坏全体香港民众的利益。

       「一国两制」基本法是中国政府及执政的中国共产党人,从中国民主社会历程发展中思考出来的政治思想,是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对「民主」论证的理论,对解决历史文化和现代社会问题的应用发展。这一运用和发展是得到国际社会普遍公认的。英国政府做为老牌殖民地统治者,多次在解决香港回归问题上,肯定邓小平先生创造性地提出了「一国两制」思想。这说明「一国两制」思想首先是符合现在国际社会中对「民主」思想的普遍认识;同时又创造性地实现了,在不同意识形态下允许不同群体对国家民主制度存在认识差异,并和平统一国家的先例。这一思想目的是真正从「民主」思想根源出发,保障了中国人民和香港民众的利益及社会发展。

       「民主」不可空谈,「民主」必须为社会各民众创造社会发展的价值,否则空洞的「民主」同样会阻碍社会的发展。「一国两制」基本法的制定是出于保护香港社会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人民的生活方式而制定的,是为了保持香港的社会经济发展和繁荣而创造性发展的国家体制壹部份。中国政府事实上推动了中国社会民生制度的发展和建设。但香港的壹部份人并没有真正为民众利益考虑,他们把「一国两制」做为反中央政府的保护伞,把反「基本法」做为自己生存的筹码,将香港部份民众挟持上反对国家的战车上,这些做法和口号都会像历史上的那些曾经发生的反面事例一样,成为历史上的一缕轻云,无法成为历史发展的主流。「民主」只有真正给人民带来精神和物质上的保障,才能为人民所接纳,这是中国近代史反复证明了的事实。

       刘嘉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中国光大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副总经理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