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灼淦:香港是「非典型」资本主义

2016-06-20    明报

 

       资本主义经济学家通常将生产要素或资源分为三大类:土地(房地产)、人(劳动力)、资本(钱)。在资本主义利伯维尔场制度下,价格(price)反映卖家的供应(supply)及买家的需求(demand)。如果买家有需求,但是短期间没有卖家供应,在利伯维尔场中,价格应该上涨。但是,如果长期买家的需求仍然没有卖家供应,原因可能有很多,大多是关于市场自由程度上的问题,例如价格没有(或不能)上涨或上涨不足、例如市场信息不能自由流通、例如有垄断情况、例如只有一个(或很少)买家或只有一个(或很少)卖家等等。这些情况,总称为「不完美的市场」或「市场的失败」(marketfailure)。

        资本主义国家通常面对的问题是去处理「市场的失败」,政府的责任包括采取行动打击或减少令市场失败的行为,同时亦需要监督市场的公平性。因为他们相信,解除或减少「市场的失败」,会令市场运作更加畅顺,会提升资本主义倡议的效率,令价格将正确的信息传播,人们自动追求利益的无形之手,会有效地分配资源,加速发展,令国家整体更繁荣。

        香港监管市场力度低

         解决(或处理)「市场的失败」的另一个意义是「维护市场秩序」。有分析认为,香港的市场秩序比欧美传统资本主义的弱,因为欧美典型资本市场监管要求高,不会批准类似雷曼兄弟「迷你债券」(LehmanBrothersminibonds)及其他产品(包括服务)在当地公开发售,而香港(以及新加坡)却见到雷曼兄弟「迷你债券」及其他「结构性产品」公开发售。结果是,当雷曼兄弟在2008年宣布清盘,这间在美国声称拥有约5万亿港元资产之财务机构,忽然间被数千人向香港政府投诉被10多间在香港营运的银行及金融机构「误导」而购买了雷曼兄弟「迷你债券」及其他财务产品,总损失约300亿港元。

        全球数十个资本主义体制中,据悉只有香港及新加坡有雷曼兄弟「迷你债劵」,而新加坡的有关总损失大约是香港的十分之一。香港是雷曼兄弟「迷你债券」的重灾区。

        为什么雷曼兄弟「迷你债券」可以在香港而不在欧美典型资本市场公开发售?香港亦有类似欧美典型资本市场的监管机构,其中不同之处,除了人及制度,就是监管精神不同。香港的主导思想似乎认为,它的工作不是防止「不适当」的产品在市场公开发售,而是监管产品是否有「误导」,所以香港(某程度上类似新加坡)主要采用「信息披露为基础」(disclosure-based)为主导思想,优点(亦是缺点)是将产品信息披露的责任「推卸」给产品的销售商(缺点是监管缺乏责任感),监管机构大致上毋须对产品作出任何价值判断,毋须审查产品是否适合公开发售,因此减低监管机构的工作量及相关费用。但是,这种以「信息披露为基础」主导思想有两个大缺点。第一,它的多种假设不稳妥。它假设人民对产品(包括资本市场复杂的产品)有全面的了解(吸鸦片的人了解鸦片吗?)。它假设普通市民对某些从来未接触过的产品有能力作理性的决定。它亦假设数据披露是没有目的之程序(向吸鸦片的人披露鸦片详细化学成分没有目的吗?)。第二,它漠视长远的资本市场正常秩序,在没有审查产品「适合性」的情况下,监管机构可能让「不适合」的产品(例如雷曼兄弟「迷你债券」及其他资本市场「鸦片」)公开发售,影响资本市场的长期稳定性。

        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有共同点

        典型欧美资本主义国家维护市场秩序(或保障人民利益)的态度与香港有别。我们看到某些在香港公开发售的产品(包括某些经常大事宣传的药物或美容服务)在典型欧美资本主义国家是不能公开发售的。可以说,资本主义是一个含义广泛的概念,好似一种颜色,有深色,亦有浅色。每个国家的资本主义色彩,各有深浅。同样地,其他概念,例如社会主义,也有深有浅,甚至可以包含有资本主义的色彩。

        技术上,经济学家采用多种数字去量化不同国家之间的经济状况,分析相同及分别,这种叫「跨国经济分析」(cross-countryanalysis)或「横线分析」(horizontalanalysis)。当然,经济状况会因时间及政策等关系而产生改变,经济学者亦会采用数字,去量化在不同时间,同一个国家经济状况的变化,这种叫「时间序列分析」(timeseriesanalysis)或「直线分析」(verticalanalysis)。(作者按:葡萄酒专家品尝不同酒庄在同一年份的葡萄酒称为「横线尝酒」(horizontalwinetasting);品尝某酒庄在不同年份但相同的葡萄酒称为「直线尝酒」(verticalwinetasting))

        低税不是资本主义的特征

        人们看到香港低税及容许市场垄断等行为,很容易误解香港的情况代表典型资本主义,以及误解典型资本主义国家所信奉的是低税及容许市场垄断等行为。以我观察,香港的情况并不代表典型资本主义,低税只是香港的特征,低税不是香港与典型资本主义国家的共同特征。=

        其实,典型资本主义国家不单止税率高,而且税项种类多,包括财富税、物业税、资产升值税、遗产税等。这类税项通常由交税人直接交给政府,所以称为「直接税」(directtax)。其他税项如销售税、关税等,这类税项通常由其他人间接交给政府,所以称为「间接税」(indirecttax)。

        典型资本主义国家亦有严格的规定控制垄断及其他破坏利伯维尔场的行为。我在下一篇文章会详细讨论低税与香港最深层次矛盾的关系。

        (作者按:文章纯属个人意见)

        (如何解决香港最深层次问题.五之二)

        作者是英格兰和威尔士最高法院律师、香港高等法院律师、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