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灼淦:资本主义与最深层次问题

2016-06-12    明报

       作者:林灼淦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英格兰和威尔士最高法院律师、香港高等法院律师  

       据称,香港现在面临最棘手的、「最深层次」的问题就是「香港原有资本主义与人们对福利社会的追求之间的矛盾」(见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王振民教授在2015年12月号《紫荆》杂志发表之〈什么是香港的深层次问题〉)。我在此系列共5篇文章,尝试探讨资本主义及福利社会的意义及关系,然后提出解决所谓矛盾的方法。

       1资本主义的本质

       资本主义的鼻祖应该是亚当. 斯密(AdamSmith)。简单说,资本主义的主题是利润动机、自由价格机制和私有财产权利。

       在香港,资本主义信念中的利润动机已经成为俗称的「有何好处?」( 「有何着数?」)。当每一个人为了追求利润或好处,有如蜜蜂找花蜜,他的动机,像一只「无形的手」,指挥着他的行动,推动经济发展。因为任何追求利润,会令可以制造利润相关对象(包括服务)的需求增加,短期内,该对象的供应有限,在利伯维尔场中,假设价格可以自由升跌(又称自由价格或市场机制),当需求高于供应,在其他的情况没有改变下,该物件的价格便会上升。上升价格会吸引追求利润的人,增加供应该对象,直至供应可以满足所有需求。例如当农民看见另一条村的农民种植不同产品而可以卖出比自己产品更好价钱,他自然被吸引去种植同样产品,希望收益比现在的高。同一原则,如果某些事情没有人办或者没有人说,最大的原因是对于办事或说话的人「没有好处」(成年人知道没有好处,大多不会说出皇帝的新衣是怎样)。

       在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中,价格的主要作用是传递市场信息,令追求利润者有依据去跟随信息分配资源,分工合作令资源更有效地被运用。高效率分配资源是资本主义追求的主要目标。高效率的国家,必然比低效率的国家生产高及更富有。正如一个效率高、生产量高的农民,农业收成及财富收入必然高于效率低、生产量低的农民。

       2市场评论存在利益冲突

       但是,价格及市场可以被人操控。愈成熟及愈富有的人,可以用最高薪聘请最顶尖的脑袋,采用难以被外人察觉的方法,在现在制度中拿到其他人拿不到(及看不到)的好处。2015年全美国最畅销之一本书叫《快闪男子:华尔街的反抗》(Flash Boys: A WallStreet Revolt) 。作者迈克尔. 刘易斯(MichaelLewis)描述在美国纽约市中心金融市场华尔街干买卖的人,设计一些高科技系统,以闪电的速度摄取资料,以闪电的速度做买卖。

       在其他地方,不需要用高科技也可以在市场拿到其他人拿不到的好处,有机会操控价格,因为某些大众参与的市场(例如股票市场、地产市场)与群众互动关系高,当某些人首先入市,然后高调「唱好」某些货品或某企业,如果群众相信,争相入市,需求便会增加,短期内,供应不足,该货品或企业的价格便会上升。这种价格上升,是否与该货品或企业的质素有关,对短炒买卖图利的人来说,已经没有关系了。所以,市场评论员(「财经演员」?)的经济状况,通常会比天气预告员好,因为当群众相信天气预告今晚下雨,就算所有人带雨具,不会增加(或减少)下雨的机会,亦不会增加(或减少)天气预告员的收入。

       资本主义分配资源的主要发动机是市场。信奉资本主义的,基本上信奉市场经济,认为市场分配资源最有效。社会主义分配资源的主要发动机是政府。信奉社会主义的,基本上信奉政府计划经济,信奉有计划就更容易达到目标,认为市场虽然可能有效率地分配资源,但是公平分配资源亦重要,甚至可能更重要。社会主义认为某些市场有缺陷,尤其是公众产品,例如国防、道路、学校等等,政府是分配资源的最佳发动机。

       简单来说,资本主义强调市场主导,强调效率概念。「市场经济学家」与「资本主义经济学家」几乎是同义词。社会主义强调政府主导,强调平等慨念。有人认为,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之间,各有各优点及缺点,哈佛大学著名社会学家丹尼尔.贝尔(DanielBell)说: 「在经济上我是社会主义派,在政治上我是自由派(作者按:在美国政治派系, 「自由派」属偏左派系),在文化上我是保守派。」("a socialist in economics, a liberal in politics and a conservative in culture.")

        3香港不是典型资本主义

       资本主义之原始重要著作首推200多年前亚当.斯密之《国家财富》(The Wealth of Nations)。他书中名句之一是: 「我们希望得到晚餐,不是出自屠户、酿酒商、制造晚餐的面包师的恩惠,而是来自他们考虑到自己的利益。」近代美国资本主义芝加哥经济学派领袖之一的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Friedman,香港翻译为佛利民)名句之一是: 「世界上没有免费午餐的。」资本主义的极右派思想家,例如美国的诺齐克(Robert Nozick),主张政府除了负责法律及社会秩序外,什么也不应干;政府在社会的角色,应该是「最小的」。资本主义比较温和的思想家,例如美国的约翰.罗尔斯(John Rawls)认为政府在社会的角色,应该是提供社会公义(见他在上世纪最重要西方哲学书之一《正义论》(A Theory of Justice))。

       本质上,香港是一个资本主义社会,因为这里强调自我利益、利润动机及私有财产权利。但是,香港不是一个典型的资本主义社会,因为在多个范畴上,尤其是在利伯维尔场价格机制上,香港有很多行为,例如垄断、内幕交易、造市(市场操纵)、正式及非正式价格协议等,这些行为破坏利伯维尔场,扭曲了资本主义,价格不能反映真正市场的供应及需求,而香港政府对破坏利伯维尔场的行为没有明确领导,而且对处理这些破坏市场行为的手法,似乎远远落后其他典型资本主义社会。

       (作者按:文章纯属个人意见)(如何解决香港最深层次问题.五之一)(kamlamhk@hotmail.com)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