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香港之少年

2016-06-03    信报财经新闻

 

       过往一两年,香港经历不少风雨都涉及年轻人,社会上或有错觉以为年轻人就等同激进和暴乱。事实当非如此,香港跟其他地方一样,既有怨天尤人,甚至把愤恨化为暴力冲击建制的年轻人,但亦有更多年轻人孜孜不倦,积极为社会和自己打拚。

       「废青」论者以为围政总、困校委,以至旺角掟砖的就是年轻人的全部,却忽略了青葱翠绿的一大片。日前在一个「香港大学生新媒体实习计划」的启动礼上,请来新浪国际总经理苏珍妮与同学分享经验。她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年纪轻轻便只身到北京加入新媒体行业发展,磨剑十年,攀上跨国公司高位。

       类似的例子可不少,报载就有两名八十后的小子IVE毕业后,在电子游戏业出人头地,其中一人竟来自36小时航程外的智利。放眼其他领域,成功例子更多,高调出现大众面前的如体育界的曹星如、演艺界的邓紫棋等,名字在区内响当当。大学和中学的科研团队的成果屡次取得国际认同,亦不乏年轻人的身影。

       不少论者认为青年问题不外两个因素,一是买楼难,一是欠缺向上流动的机会。其实,香港买楼安居从来没有容易过,半世纪前如此,当下亦如此。如果有四成人口能入住资助房屋,另居于自置物业的家庭5年前已超过120万个,则因住屋难而要诉诸暴力的理论似乎欠缺说服力。至于社会机会是多了还是少了,难有确凿的数据,但传统行业如小买卖经营之类式微之后,创新行业涌现填补了空缺,却是不争的事实。与其说机会不足,不如说转型不足还来得更贴地。

       现今年轻一代的问题不在于经济实利,更多在于精神面貌。一个多世纪前,教育家梁启超在〈少年中国说〉一文中畅述对年轻人的期望,朝气蓬勃,气势昂扬∶「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则国强。」影响无数追求进步的年轻知识分子竞相以「少年中国之少年」自称。

       今天,不再经历战乱的流离,年轻人可立足于父辈祖辈累积的丰富物质和经验之上,寻找和实现理想。若社会的氛围只是追逐个人和眼前的利益,便少了一份对社会的承担。消极者如果囿于自我,陷于个人意志不得发挥的困局,便只会焦虑、空虚和灰暗,或更会反责上一代压迫其向上流动空间,矛盾自然一触即发。

       香港开埠百多年,依然年青跳脱。当中大部分年轻人没被「废青」、「上车难」、「没机会向上流」等负面标签影响和局限,不惧怕新的环境和改变,反而更加奋力拚搏,视「一国两制」为优势和机遇,立足香港、放眼全球,因此成就众多如曹星如、邓紫棋等的骄人故事。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憧憬,百年前的慷慨激昂、众志成城言犹在耳,香港正在呼唤这一代的香港少年。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