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友诗:回归后一场挫伤根本的教育革命

2016-06-02    明报

       编按:电影《十年》以想象香港十年,一石击起千重浪。电影以「为时未晚」四字作结,提醒决志,寓意希望。想象十年,如果不想香港继续失去,现在可以做什么去挽救?讨论要如何开展?本系列希望广纳社会各界贤能,从政治经济社会多方切入,执数据与调研观察抽丝剥茧,到底为时已晚抑或未晚,未晚的话又该做什么。

       教育的目的是打基础。为学生打下知识的基础,打下人格的基础。这表示,世界上大部分知识是到目前为止是颠扑不破的,我们必须拥有它们,才能积累其他的知识,才能判断是非对错。这也表示,人生大部分的做人道理已经明白呈现,我们必须谦虚学习这些做人的道理,身体力行,以成为一个有德的人。教育的目的就是这个,尤其是基础教育,要给学生实学、实德。并且不能须臾离开老师。传道、授业、解惑,有一师与徒手把手的精神传递在。与其给学生鱼,不如让他学会钓鱼,学会求知的技巧,这是商业,不是教育,是在教育的良好传统不再受到尊重以后生出来的怪论。

       然而回归后,我们的教改却大胆打破传统,拆解所有教育的柱石,进行一场从课程、到教师、到校政的激进革命。到了今天,学生浮谈无根, 失去规范;教师工作繁重、朝不保夕;非专业的家长、政客大量涌入校园,校园失去平静。香港之衰,首先毁在教育。

       学科综合化

       回归后香港教育改革的弊害,一切要由课程改革说起;而课程改革,又要从初中的学科综合化说起。所谓综合化,是初中各科除了中、英、数作为独立科目保留以外,传统的科目全部综合。中史、世史、地理、社会、公民、经济整并为「综合人文科」,物理、化学、生物整并为「综合自然科」。十五年下来,许多初中都取消了传统的科目而把它们并为几个大综合科。这么一整并,产生两个严重的效果。

       (一)学生的知识变得杂乱浅薄。我们知道,每个传统科目都有它的知识结构。数学的结构是加减乘除、代数、三角、微积分……中国历史的结构是唐、虞、夏、商、周、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然而综合科目的精神是不再以学科带动(teaching by subject),而以主题带动的(teaching by topic)。于是各科固有的结构被打散,比如气候变化、食物安全……每个主题都涉及一点点各科的知识,如蜻蜓点水。流弊所及,是学生对知识的掌握不扎实,香港未来不可能出现真正的学者和人才。同时,学生专注于追求一门学问的过程没有了。过往,专注而艰苦的学习不仅为知识本身,它同时也在培养学生的定力和毅力,并且以历尽艰辛后的内在满足感为奖赏。我们社会稳重的中年菁英,就是这样培养出来的。当专注追求一门学问的过程失去,学生拉杂学习,学生就浮起来了。

       (二)主体性缺位。我们知道,知识不仅有层次结构问题,还有主次内外的问题。教育是国家建制的最重要部分。国家天然的责任,就是建立民族主体性和国家主体性。也就是当国民说到自己国家的地理、历史、文化和发展的时候,需陈述为「我的」。并且由于是「我的」,它就有一个时间的线和整个民族大生命的面,以时间空间十字打开,小我与整个民族结成一体,不能分开。可是由于中史科不独立成科了,中史就不显它的主体特质,而成为一种客观的知识。例如把郑和下西洋作为中西交通史的一环,郑和下西洋与哥伦布、麦哲伦放在一起讲,学生没有了郑和是本国人的意识,也不知道他在哪一个朝代。这个郑和下西洋,只是客观的「中国元素」,不是中国历史科,甚至不是中国历史。这样学生的国家认同就没有了,学生更不可能产生报效国家的高尚情操。

       国文「空洞化」

       回归后课程改革的第二个问题,是中国语文科空洞化了。所谓空洞,有两重作为:

       (一)中国语文科工具化。由于部分教育主管和课程委员的个人偏好或学术专长,他们特别重视中国语文科的工具性质。然而对我中国人而言,中国语文科的使命太重要了,它决不仅是一个讲、读、听、写的工具,它里面承载着千古的文学美感、道德情操和文化精神。尤其是现代教育中国传统学问几乎都被挤掉,只剩中国语文科的时候,它就是现代学子通向传统智慧的唯一通路。可是,过于偏重工具性的认知和操练,强调语法、句式、修辞、文章结构,让学生看到篇章时注意立全部放在工具问题上,考试也只注重考这些。结果《出师表》成了书信体来学、《岳阳楼记》成了游记体来读了,文学美感、道德情操和文化精神完全被抽空了。

       (二)把千古总结出来最具道德意涵、人文典范的范文从必读必考的地位拉下来。港英时期,高中一、二年级中国语文科有二十六篇范文,高中三、四年级的中国语文科有「中国文化教材」,这些在当时是人人必读必考的,因此不论文科、理科生,人人都能背诵几篇古文,说说当代新儒家。回归以后,教育局改为把必考范文改为建议范文,可教可不教。年轻教师对于文言文大多避之则吉,多选择不教。2009 年新高中全面推行以后, 「中国文化教材」也随之取消。香港年轻一代的中文修养,迅速滑落。

       所谓「明亡于八股,清亡于考据」,本国文不以情意、思想来读而以工具来读,学生不但讨厌本国文,而且必然麻木不仁。又谓「欲亡其国,先亡其史。欲亡其心,先亡其诗。」当学生不能在先哲的人生情志里获得滋养浸润,不能在先贤的道德情操里获得砥砺,他的心灵干枯,人格单薄,怎能不乱,又怎能有国族意识呢?

       提倡批判与创作

       在传统学科、中国历史、中国语文这些具有教化作用的学科都遭到破坏以后,教育局又以新为奇,提倡批判精神和鼓励学生创作,产生三重流弊,把失去安顿的学生扬得更高更无根本。

       ( 一) 所谓批判思考(criticalthinking),就是不要接受死知识,要善于多元思考。它的流弊在于,学生没有学问根基,也没有足够的人生经验,叫他批评,常常只能妄下结论,或套用一些他在传媒、政客那里最常听到的答案。最常被批评的就是父母、大人、政府和祖国,学生提早涉入政治,罔下断语。这不但使得当代政治被年轻人左右得动荡不安,并且使得擅于操作传播体系的外力非常容易借此干涉一国的内政、颠覆一个国家。

       (二)而更严重的是,批判思考实为一种方法论(methodology),这种方法论逐渐模塑孩子的性格,让他们失去谦虚学习的态度,过早的关闭了学习的大门,遇到任何问题和知识,都摆着高高在上的姿态,彷佛万物在我脚下,藐视经验、藐视权威。并且由于这种方法论推崇的是理性,因此钱穆先生所说的那种看中国的历史应该带着的温情和敬意,在理性推到极致时,是不可能存在的。不仅中国历史,当前社会的问题、政府的施政,不也要一点温情、包容和耐心来看待吗?可是我们的孩子在这种方法论培育下,变得苛薄、急躁而少温情了。

       (三)教育当局又提倡创作。文学创作本来没有不好,可是香港当代文学的作家,不少是一些稀奇古怪的人物,他们的作品常带灰色、黄色,这不但十分吸引孩子,也以指导学生创作的名义进入校园,使得本来保护最力、最为干净的校园内污染了。校园不正是要给予学生正大光明的价值观而让学生终生足以对抗任性与无明的吗?如今由于批判、创作而校园自由化,外人轻易进入校园取代教师的工作,这不教教师和家长畏惧吗?

       解构教师的安定体系

       古今中外,教育家皆深知要安定教师,因为社会的隆污、下一代的质素都操在教师手上。所以除了薪金、福利的安定,政府还保障教师职业的安定和鼓励社会尊敬老师,甚至需要给教师宽裕与闲暇,好让教师手把手地慢火炖出教化的成果。这是一个让教师安身立命的体系。但是回归以后的财政官员和教育技术官僚,以财政为考虑而欠政治考虑,甚至担心教师偷懒,鲁莽地毁坏了教师的安定体系。(一)回归以后,教育局开始打破教师的铁饭碗,大量聘用临时教师和教学助理代替正规教师;又进行教改,增加教师非常多的非教学工作,包括考语文评核试、应付层出不穷的校内校外评审;教学工作又每周高达27 至30 堂课, 远高于新加坡、台湾、内地的每周15 至18 堂,搞得教师疲于奔命、情绪低落。雪上加霜的是,回归头十年由于公共财政问题,教育局大肆缩班杀校,裁撤教师。有的教师为保饭碗,得想方设法拉拢学生和家长,以免学生减少、学校关门,教师因此尊严荡然无存。如今政府财政充裕,却拒绝实行「小班教学」来缓解教师的压力和恢复教师的尊严,教师的安定体系遂败坏而无法修补。

       (二)教师承传青黄不接。2002年开始,由于政府财政紧绌,推出「肥鸡餐」鼓励公务员和公职人员提早退休,教师也在鼓励提早退休的范围。因为教育局折腾过甚,不少资深中学教师在其后的几年选择吃「肥鸡餐」离开学校,换上去的几乎全部是经验不足的年轻教师。「肥鸡餐」造成的严重后果,是教师之间的代际承传断裂,学校和学科缺乏资深的教师把关,在教学态度上缺乏资深教师的典范。这在人文教化上是一件极严重的事情。有的新教师不仅经验不足,连思想品格都还不成熟,故而对学生的学习和人格养成造成直接的不良影响。

       教育民主化

       回归后教育局的第五个冒进改革,是把专业的教育民主化。包括两个严重问题:

       (一)建立学生评核教师的制度。古语有云: 「有来学,无往教。」就是要维护师尊道重。当教师的升等、任免、生计受制于学生对他的评核的影响, 「教」与「学」的关系就破坏了。学生不肯谦虚受教,教师不敢严格要求,整个知识承传、道德承传于是断炼。

       (二)让大众一起来参与教育决策。回归后,教育局成立许多咨询委员会,实行协商民主,每一科、每一目都有民间组成的咨询委员会来与教育局共同决策。教育局又要求学校,成立由校董、校长、教师、家长、校外人士组成的法团校董会,来与闻校政,实行大众民主。教育本来是一个专业,教什么、怎么教,应该由教育家和教师来定,千古以来也有它的标准和典范。可是一但民间和家长来参与决策,并且其后的实施是激进的教师和家长最热中于参与、意见也最多,指手画脚,一下子就把教育的专业标准都破坏了,学校和教师反过来要谄媚群众、谄媚学生了。

       尊重传统回复教育的根本

       上述的五点旨在说明,九七回归以后,香港的教育遭到翻天覆地的结构性拆解,这样的破坏,既伤害了香港下一代的学术水平,大大削弱香港的竞争力;同时有的年轻人由于不学无术、高高在上、妄下判断,形成了一种难教难管、反叛建制、道德虚无、抱怨颓废的性格。我们所谓的「代际差异」,恰恰也正是三十岁以上受回归前传统式教育和三十岁以下受回归后受冒进式教育的差异。

       香港还有两个政治遗产,一个是恐共反共,一个是崇西去中。这两个政治遗产在回归后很快地结成一个。教育政策,尤其是中国历史科和中国语文科,由于包含的是整个文化意识与国族意识,所以在恐共、反共、去中的情结下受伤最深。可是我们要知道,有一种知识,它的重点不是在展示一个事实,而在栽培一种涵养、一种品德。所有的文科:文学、历史、音乐、艺术,几乎都是这样的特性。我们不学,不会影响我们的生存,却会造成人格的重大偏失。曹植诗: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有这样一种情操的人,人格是丰满的,人生是幸福的。教育的目的,重在传道,传人生之道,这些传道的工作集中在语文科、文学科、历史科。回归后的香港,部分教育主管和教师因为反共和去中的情结深深伤害了这几个科目,连带褫夺了孩子人格养成的机会。

       而今要振衰起弊,唯有放下空想和冒进,回归传统、回归经典。教育应该是保守的。我们本身乃是现代启蒙思想的产物,本身就处在意义解构、道德崩坏的时代,我们是没有能力想出更好的教育方法的。我们应该放下现代人的骄傲,好好求教于老祖宗,回归传统式教育,所读所学亦回归经典。由是,就应该取消教育民主化;保护教师的安定体系,为教师拆墙松绑;废弃综合科目的教育实验,恢复传统分科。

       当然,国族教育是需要的,但毋须设国民教育科,只需恢复中国历史科与中国语文科的精神。在中史科,是充分发挥它建立民族主体性和国家主体性的作用,让中国史地作为一个独立的科目,在初中三年必修。在中国语文科,是发挥国学建立文化意识和修身育德的作用,使幼稚园、小学多读童蒙典籍,使中学、大学生多修习四书、五经和六艺,让孩子做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国人。

       可是,鲁莽的政策实施多年,教育官员极其刚顽,要教育返本谈何容易。然而,社会的危机感已经出现。许多家长、教师、成年人对于当前青年、少年和小孩的顽劣深有体会,相当警觉忧心,有人甚至计划移民躲避。许多企业家、高管对于年轻雇员的学问空疏和品格缺失也摇头叹息,有的老板正在做撤资的打算。应用科技研究院的主管就曾经说,未来香港难有高科技产业,因为下一代的物理底子不行。

       我们必须重视他们的声音,善用他们的声音,使危机感形成共识,支持特区政府在教育上拨乱反正。同时,主管教育多年的官员应该是有悔的。您们的冒进政策和意识形态不仅伤害了国家,也伤害了香港,毁了下一代。在我看来,尽快放下傲慢,改弦易辙,乃是在过往教育政策已证明百孔千疮以后,最后一点对教育应有的担当。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