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文革的幽灵在香港上空徘徊

2016-05-27    橙新闻

       文|邱立本

       香港是文革的最新根据地?这是观察香港政局的最新角度,发现文革时期的「造反有理、革命无罪」的理论与实践,正在这个城市蔓延。有些人打着要求民主的旗号,却恣意破坏法治与公共秩序,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拥有崇高的目标,可以打破文明的底线。

       「违法达义」的口号,成为最新的造反理据。他们认为只有通过打烂当前的法律与政治秩序,才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因而在二零一四年的「占领运动」中,他们觉得自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一位大学法律老师可以违反自己在教室内所教导的「法治」概念,号召用违法的方式来实现他的理想。

       「公民抗命」的理念成为最吸引人心的论述。从甘地到曼德拉,都是他们向往的学习对象。但在现实的香港,从占中到旺角的暴乱,暴力成为挥之不去的阴影。那些主张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和理非非)的群体,很快就被毒骂与边缘化。尤其年轻一代,很容易就被污染,认为这样肆无忌惮的表现,才是「有型有款」,才是「真正自由」,他们沉迷在街头的逻辑中,发现只有极端的、暴力的,才会占得上风。

       这其实和文革的逻辑遥相呼应,只要有崇高的理想,不择手段的暴力都是可以容忍,甚至成为引以自豪的方式。在旺角暴乱中,一些年轻人挖掘行人道的砖头,砸向警察,浴血街头,彻夜恶斗,导致送院急救的一百三十人中,有九十人是警察。但一些媒体的报道却将这些街头暴力美化,认为是正义行为。

       其实更普遍的是网络暴力。过去几年间,香港的极端派网站如雨后春笋,但他们不少都耽于网络霸凌,对于不同立场的政治人物与普通人,都加以「围插」,人身攻击,无所不用其极。政治上的分歧沦为污名化的谩骂,也使得网络成为语言暴力的丛林。

       同时,极端引发极端,形成网络暴力的螺旋型上升,反对派内部的权力倾轧,往往比批判特区政府还要厉害。他们内斗激烈,合纵连横,翻云覆雨,可以一夕变色,也使得反对派的江湖,都是在语言暴力与肢体暴力的交缠中发展。

       但更令人感叹的,则是越来越多激进势力「去论述化」,他们认为行动先于论述,才可以避免「离地」。他们是「无知者无畏」,背离了现代政治文明的准则,成为网络暴民。

       这也是文革的特色,将一切的政治分歧无限上纲,将本来是人民内部矛盾上升为敌我矛盾,要将对手斗垮斗臭。

       网络媒体的出现,以及社交媒体的流行,本来是「无权者充权」(Enpowerment of the Powerless),是社会进步的表现,就等于是文革时的大字报,大鸣大放,要实现「大民主」,体现平等主义的精神。但香港今天的网络丛林,霸凌与暴力充斥,一地鸡毛,恍如当年的大字报,最后沦为政治斗争的工具,如血滴子取人性命,让人不寒而栗。

       法国文豪雨果说,在一切的革命原则之上的,是人道的原则。民主、民主,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五十年前的文革幽灵,竟在今日香港的上空徘徊。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