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法帮不了「港独」

2016-04-20    大公报

       「港独」不可能,本是个常识,现在却成为需要争论的话题,这是很可悲的一件事。中央政府绝对不会允许香港独立,于是有人幻想国际社会来支持。但是,从国际法的角度看,香港根本没有独立的条件和理据。

       首先,香港在国际法上是中国的一部分。《中英联合声明》规定英国「交还」香港给中国,这份在联合国备案的声明是庄严和有效力的条约,并在1997年7月1日被履行。自此,香港在国际法上已经毫不含糊地属于中国。根据文本和立法原意,无论联合声明还是基本法所指的五十年不变,都仅指关于「两制」的安排,而不涉及香港属于中国的「一国」的国际法状态。有人企图误导公众,说什么2047可以讨论「一国」的问题,这是完全错误的,个中理由极为浅显,也已经被多方面澄清。所以在国际法意义上,香港已经被永远地「交还」中国。

       「香港人」不是一个「民族」

       战后国际社会和国际法固然一方面支持殖民地解放和民族自决,但另一方面也承认国家稳定和完整的合理性和重要性。所以为了取得平衡,国际法所说的「自决」不是毫无原则的,不可能随便哪个地区的人说要脱离母国就可以得到国际法的支持。根据权威法学家Crawford 在《The Creation of Statesin International Law》一书中的讨论和总结,通过分裂而成立的新国家能够获得国际承认的无非几类:解体为民族国家(苏联和南斯拉夫)、去殖民化(保护国、殖民地、托管地等)和从母国脱离(东帝汶,不成功的苏格兰和魁北克)等几大类。只要研究这些例子就可以发现,这些新成立的国家,都有自己和母国截然不同的民族、文化和历史。

       而香港的情况显然完全无法和这些先例相提并论。

       以苏格兰为例。苏格兰人属于凯尔特人,与英格兰的日耳曼人是完全不同的民族。罗马帝国第一次在不列颠岛建立政权的时候,就没能征服苏格兰地区。之后,苏格兰和英格兰一直是不同的国家,直到1707年才通过「联合王国」的方式成为大不列颠的一部分。在此之后,苏格兰仍然保持独特的民族文化和语言,并且一直继续完整地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地区管治,拥有自己的政府和议会。如果没有这样的基础,英国也不可能答应苏格兰进行公投。

       对比苏格兰的例子,香港可谓毫无独立的理据。

       第一,历史。香港从宋朝开始到被割让之前,不但一直处于中国中央政府的管辖之下,也一直处于省级地方政府有效统治之下,甚至从来没有被划分为一个单独的政区。在割让之前,香港不是什么「华夏边缘」,而是华夏的一部分。19世纪,清政府相继割让和租借了香港岛、九龙和新界,才令香港逐次地脱离省一级地方的管辖。所以香港成为一个单独的政区不过短短百余年左右的历史,而且这完全是因为遭到侵略后不得已的结果。

       第二,香港人不是一个民族,其主体属于汉族。即便在割让香港和租借新界之后,直到1951年港英设立边界禁区之前,香港和大陆的人员交流是完全自由的, 「香港人」和中国人并无区别。即便是设立边界之后,还有大量内地的人通过各种方式移居香港,以致现在香港人口的主体是1945年后不断从内地迁移到香港的汉人及其后裔。比较公认的「香港人」的意识是在70年代才开始产生,距回归不过20年左右,不到一代人时间。尽管香港通用粤语和写繁体字,但粤语也是珠三角的通用语言,繁体和简体不过是最近才发展出来的汉字的两种相近的书写形式。没有任何严肃的民族学研究会认为「香港人」是一个独特的民族。

       第三,原住民。其实「真正的香港人」是香港在被割让之前的原居民。香港的原居民有两类:第一是香港岛附近的渔民,通常被认为是蛋家人。有研究指出,蛋家人是百越人的后裔,但经过长时间的演进,早已没有区别于汉人的特征,现在他们全部被视为汉人。第二是新界的原居民,他们更加无疑地属于汉人。所以香港的原住民并不是特别的民族。现在渔民和新界原居民在功能组别中被归入渔农界,故渔农界可以被视为原住民的代表。讽刺的是,渔农界是最爱国爱港的界别之一,都说自己是中国人;而现在口口声声说「香港民族」的绝大部分都不是「正宗的香港人」,而是后来才移居香港的内地移民及其后裔,有的还是在回归前后在内地出生之后才到香港。他们有什么资格「鸠占雀巢」地自称代表香港人?

       「归英论」没有国际法基础

       第四,其他理由。在母国不同意的情况下,除了上述几点之外,国际法所支持的独立需要拥有更为充足的理由。以科索沃为例,国际社会主流最终支持科索沃独立,不单是因为科索沃人(阿尔巴尼亚族)和塞尔维亚人属于不同民族,更在于塞尔维亚曾经对科索沃人进行大屠杀,产生人道主义灾难。而这种情况在香港根本没有出现。除了一些可能希望「吃人血馒头」的人之外,我想也没有人希望香港会出现那样的灾难。

       有人深知香港在国际法无法拥有独立的理据,于是提出所谓「归英论」。该论调认为,中国做出了违反联合声明的行为,因而可以「废除」联合声明,把香港「归还」英国,然后再以「去殖化」为理由谋求独立。

       这种想法在政治上毫无可能性。英国在现实上没有「收回」香港的意欲和可能,而且也没有国际法的基础。首先,中国有否违反联合声明没有公认的标准。英国说违反,中国说没违反,没有机构可以进行强制仲裁。退一步说,即便能够放上国际仲裁,真的判决中国违反了联合声明的某个规定,也不可能废除条约,更不可能因此判香港交还英国。因为这类涉及领土变迁的条约在国际法上属于处分性条约,本意是永久性的,不可能因为这种「违约」而令领土变迁作废。除非中英另订新约,否则即便英国单方面宣布联合声明作废(这本身在政治上已经毫无可能),领土变迁的后果也不可能变更,香港的国际法地位也不会因此而改变。

       「港独」在国际法上的不可能,决定了「港独」在国际社会上不可能得到任何支持。有人因为西方国家普遍支持香港的民主(比如曾表态希望政改能通过),就幻想西方国家会同样支持「港独」。但所谓盗亦有道,即便如一些人认为的那样,一些西方国家对中国充满敌意,它们也不可能抛开国际关系的准则,去支持毫无理据的「港独」。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