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渊沧:高铁拨款反对派的“玩火”与“放水”

2016-03-15    大公报

       高铁超支拨款终于于立法会通过了。通过的那一天,有记者问反对派议员是不是有意“放水”,以“错失”的行为让财委会代主席陈鉴林轻易地表决、通过了拨款?当然,所有的反对派议员都不会承认“放水”。“放水”或不“放水”,就只能让香港的市民自己判断。

       为什么会有记者提出反对派议员是不是有意“放水”?很明显的,该记者肯定是站在反对派议员的角度来衡量高铁超支拨款中,反对派议员应该如何做才能得到最有利于自己的效果?

       传统反对派选票必流失

       高铁的工程款,基本上已经很接近用完了。如果立法会继续“拉布”,拖延拨款,高铁工程的确会面对停工的现实,建了大部分的高铁工程一旦停工,后果是难以想象。而且,停工不代表政府从此不必为高铁拨款,停工涉及的善后也是一连串的工程,这些工程都需要钱,而且钱也不少。如果高铁超支拨款通不过,善后工程的拨款是不是该支持?或一并“拉布”、拖延?停工后的高铁工程工地是一个很危险的地方,随时会出现意外、出现人命伤亡。到时候,“拉布”、拖延高铁超支拨款的议员是不可能逃脱责任,选票也一定会流失。特别是标榜温和反对派的政党,选票一定会大量流失,因为支持温和反对派的选民会觉得这些议员,和激进捆绑、玩得太过火了。毕竟,香港支持温和反对派的选民,依然比支持激进反对派的选民多。

       不久前新界东补选后,代表激进反对派的梁天琦耀武扬威地说三分天下,但是,实际上新界东补选结果,梁天琦只得到66524张选票,与代表传统反对派的杨岳桥所得到的160880张比较,还差得太远,连一半也没有。而且,也不排除今年立法会选举时,部分支持激进反对派的选票,会再度流向传统反对派。因为2012年立法会选举时,代表社民连与人民力量两个激进反对派的总得票为86337,高于梁天琦的得票,另一名也打?本土派旗帜的范国威也取得28621张选票,可见,不少于2012年投票给激进反对派的选票,在今年的新东补选时转投给温和反对派的杨岳桥。显然,香港人基本上依然是理智的。更何况,投票给激进反对派的选民,也只能说他们认为激进反对派更能代表他们的利益。比方说,社民连的梁国雄的选票基础,基本上仍然是香港最基层的一群,是住在公屋的一群,社民连可以说是香港最“左”的政党。

       “占中”、旺角暴乱,再加上新东补选打?本土旗帜的梁天琦得票15%,使到不少人以为香港激进的人、倾向走向暴力的人高达15%。一个选区有15%,全香港就有100万以上的人有暴力倾向?这是错误的分析。

       激进行动显示出来的恶果已逐渐出现,如反内地游客的行动导致内地旅客真的减少了,大幅度的减少,旅客少,零售生意受损。零售业雇员收入减少,失去工作,还会支持这些反内地游客的政客吗?于是,打?本土旗帜的政客已经不敢再如此张扬地搞反内地旅客的游行。他们知道,再搞这一类的游行,只会流失选票,只会使自己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自讨苦吃。香港的政客都是现实的,大量所谓激进的行动,实际上只是在电视台记者在场时才会出现,才会表演。电视台记者走了,表演也就停了。只是这些“暴力政治骚”的镜头,使到思想仍不成熟、入世未深的年轻人信以为真,争相模仿。

       无需高估激进力量

       传媒夸张了激进力量,主张激进行动的人也高估了支持暴力、激进行动的支持力量。不久前香港大学学生会发起的罢课行动,无疾而终,根本就搞不起来——香港大学内真正激进分子、真正罢课的学生少之又少,可能就只有学生会内那几名所谓罢课委员会成员罢了。还有,学生罢课,若没有老师支持,只会是自己吃亏,背上旷课的纪录,荒废学业。那么,前阵子香港大学学生会搞的罢课行动,有多少老师参与?没有,一名老师也没有。香港大学不乏知名的属于反对派阵营的讲师、教授,为什么他们不挺身参与罢课、支持学生?情况是很明显的,这群老师计算过得失、计算过罢课的代价,知道罢课的行为很可能会使到自己失去饭碗。到底,饭碗重要还是他们心中的所谓真理重要?这是一个现实的世界,香港大学里有?一群为五斗米而折腰的反对派,连饭碗都怕打破的人,能有多激进?不知天高地厚的大学生、年轻人大声高喊勇武,要建军、要以武力搞香港独立运动,实际上,这只是一群“为赋新词强说愁”不知愁滋味的少年、是一群把自己关闭在狭小空间的年轻人,自己幻想出来的境界。

       旺角暴乱被捕的人中,有多名是无业人士,这又说明了另一个事实。这群无业者面对自己工作上的失意,把失意转化为愤怒,把愤怒变成反社会行为,全世界的示威、暴动中都有这样的人参与。因此,问题的焦点是需增加工作机会,及如何使这群人重投社会,努力工作,敬业乐业。很肯定的,经济发展是硬道理,失业率与激进分子比率的加减是成正比的。

       我们不该忽视激进行为的出现,但是也不需要夸大这股力量;我们也不应该扮演鸵鸟,扮演和谐。和谐的基础是互信,互信的基础是大家要遵从现有的游戏规则。去年“8.31”全国人大常委就政改方案的决定,就是中央政府的底线;激进与否,就是参与者是否愿遵守这条底线。

       资深评论员,博士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