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刚、方舟:香港根基在经济莫受政治伤害

2016-03-11    香港经济日报

作者:张志刚 一国两制研究中心总裁 方舟 一国两制研究中心总研究主任

       近月香港正值多事之秋,港人面对外部经济环境不明,内部政治形势纷乱,对前景难免有所担忧。这种「担忧」来自过去香港一直是一流城市,在国际舞台占一席位,近年面对各方竞争,渐有被边缘化的危机。

       三次成功转型关键把握机遇

       近日,一国之内,千里之外的北京正召开两会,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在周日会见港区人大代表,提到「香港的地位来源于经济,不应将经济问题泛政治化」,可谓「一语道破」,值得担忧及关注香港未来的人士反思。

       张德江的话可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香港的地位来源于经济」,二话不说,直陈「香港」的本质就是一座「经济城市」,对国际社会而言如是,对内地而言亦如是。回顾香港的发展史,一路走来,我们都是在形势转变中,把握当时的经济机遇,扮演好当时的经济角色。

       二战后的50年代,由于韩战,联合国对中国实施禁运,香港一直依重的转口贸易因而大受打击,贸易数字锐减,发展面临重大挑战。然而,与此同时,大量内地人口来港,一方面为香港带来廉价劳动力,另一方面亦带来资金与技术,香港把握了这些优势,发展轻工业。当时的塑料、纺织、玩具、电子表,不止令香港经济起飞,更藉着出口加工,令「香港制造」享誉国际。例如香港在70、80年代多次成为全球最大的成衣出口地区,香港制造的玩具超越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玩具出产地。70年代香港钟表制造技术达到国际水平,产量冠绝全球。这次转型,令香港鲤跃龙门,赢得「亚洲四小龙」的美誉。

       70年代末、80年代初,内地改革开放,香港劳动密集工业的优势褪色,又有转型需要。随着香港制造业北移,香港一方面重操「转口港」故业,带动贸易增长,为航运中心地位奠下基础;另一方面开创「前店后厂」模式,使服务业得以蓬勃发展。同时,愈来愈多跨国企业进驻香港,作为拓展对华贸易的桥头堡,香港作为内地对外「窗口」的经济角色亦更明确。

       政治纷争易走极端难「变通」

      千禧年以后,由于内地资本市场不断开放,香港金融业及专业服务业的发展进入新阶段。内地企业来港上市,借助香港平台「走出去」,令香港成为全球最大的「首次公开招股」(简称IPO)市场。香港亦把握机会开拓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发展人民币离岸中心。这些机遇不止带动银行、证券等金融服务业,会计、法律、咨询等专业服务业亦因而受惠,有助巩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这三次重要经济转型的经验告诉我们,香港之所以为「香港」,在国际舞台上取得地位,主要是因为香港的「经济」角色,而非「政治」角色。过去,香港面对形势转变时,「穷则变,变则通」,而这种「变通」是要往经济机遇去努力,才可稳住香港的地位。张德江的话的第二部分就是「不应将经济问题泛政治化」。因为政治问题造成的纷争,往往会使各方走向极端,立场更为强通,无「变通」空间。

       目前香港发展一方面出现瓶颈,另一方出现「十三五」、「一带一路」等机遇。港人在法制、金融业、专业服务业、语言文化、地理等方面仍有优势,绝对能够把握,令香港经济再次成功转型,保持国际地位,关键在于我们是否愿意放下政治纷争。

       近年的政治纷争对香港经济发展有三大弊处,一是以政治感性掩盖经济理性,任何有利香港发展的经济议题(如与内地合作)都动辄被政治化、污名化,成为打击政敌的工具;二是近年的激进抗争手法(如占领运动、鸠呜团、旺角暴动)都是「不按章出牌」,破坏香港行之有效的文明制度,甚至有损「法治」,削弱香港竞争优势;三是政治纷争没有出路,只会令香港蹉跎岁月。张德江提醒香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又说「过了这条村,就没有这个店」,译作港人熟悉的说法就是「苏州过后无艇搭」。

       事实上,香港目前面对的政治问题也不是香港独有,也不是现在才有,政治问题是处处有、时时有,一旦纠缠其中,只会无日无之。这些政治问题不是不重要,但香港发展面对关键时刻,是否值得因为政治纷争,失却香港发展的机会,失却香港珍贵的价值?如此下去,香港在国际世界舞台的角色会是甚么?能否继续占一席位?若果不能,香港不仅是在中国内部被「边缘化」,而是被世界「边缘化」。是时候放下政治纷争,毋忘初衷,重拾香港一直引以为傲、名扬海外的经济本色。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