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立香港回归祖国的客观认识

2016-02-24    大公报

       作者:周八骏

       在一月十六日台湾大选后,香港的若干亲反对派政治评论员不约而同地鼓吹两个观点。一是,国民党在台湾日暮途穷、很快将沦为泡沫,在“太阳花运动”中冒起的“时代力量”则将继续壮大,最终,台湾将形成民进党与时代力量两大政党轮替执政格局,它们在台湾定位上同声同气,从而,“统独”问题将不再主导台湾政治,台湾将埋首自身发展。另一个观点是,台湾日趋强大的“台独”势力将与香港的“本土主义”“去中国化”和“港独”势力合流,共同对抗北京。

       “拒中抗共”必定事与愿违

       若干人士分别发表的文章措辞有差异,宗旨则相同。笔者以上所归纳,是撕开不同文章有所不同的包装,将其共同宗旨抽出。

       第一个观点关于台湾政治前景,即使在民进党和时代力量的内部,面对当下难得的选举胜利,也只有一部分人萌生如此乐观的愿望。在台湾外部,除了香港几个亲反对派文人做此玫瑰式憧憬,大多数政治评论没有这般不切实际的看法。

       众所周知,时代力量是民进党的一个附庸。台湾政治土壤贫瘠,只能长一株“台独”草,不可能培植“台独”成林。

       预期国民党泡沫化以至“台独”势力支配台湾是基于一个虚幻前提—在台湾蕞尔小岛上“台独”分子能够“躲进小楼成一统”。的确,台湾在地理上长期被称为“孤悬海外”。但实情是,在不同的交通条件和不同的国际政治经济军事环境里,所谓“孤悬海外”对于台湾的意义是不同的,对于两岸关系的意义也不可同日而语。

       “统独”问题成为一九四九年以来台湾政治的关键,不取决于台湾本土政治力量演变,而是取决于国际社会越来越是只承认一个中国。国际社会之所以越来越是只承认一个中国,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越来越强盛。若干西方国家要的是两岸维持现状,能够容忍隐晦的“台独”;一旦“台独”赤裸裸地表达,有关表达者就会被视为“麻烦制造者”。香港的“拒中抗共”势力把自己的政治意愿寄托“台独”势力,必定事与愿违。

       相比较,以上第二个观点会成真,今后一段日子“台独”与“港独”两股力量会加强勾结。两股力量都指望对方将台湾或香港搞乱以消耗和分散北京的精力。除此以外,不能再做他想。

       一些人称民进党上台象征北京的台湾政策失败。他们不明白,台湾大选前举行“习马会”是为两岸关系确立底线即“九二共识”是两岸关系不可动摇的基石。如果民进党上台后试图从“九二共识”后退,两岸关系就将停滞;如果“台独”势力泛起,两岸关系可能后退。与此同时,民进党政权的“国际空间”将被缩窄。届时,台湾发展从何谈起?

       两岸尚未统一,但是,国家复兴大业和国际格局转变注定“台独”是死胡同。香港已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本土主义”“去中国化”和“港独”更是死路一条。一些反对派人士试图借助台湾民进党势力为他们在香港鼓吹“本土主义”“去中国化”和“港独”张目,只会给香港带来严重损害,不可能实现其目的。

       近两年来“本土主义”“去中国化”和“港独”言行不仅已明显损害香港的旅游业和零售业,而且,在香港本地居民与前来香港生活学习工作的内地同胞之间造成深刻隔阂。

       二月三日,《香港01》转载了香港大学硕士生杨政贤在Facebook文章《昨晚,我在港大介入了一场种族仇恨》记录香港大学一名本地学生辱骂两名内地学生的情景。文章称该事件为“种族仇恨”是失当,因为香港的中国人和内地的中国人属于同一种族。但是,文章作者忧虑香港“终有一日会重演”美国电影《American History X》所描述美国白人仇视黑人的情形,令人震惊。可以预言,“本土主义”“去中国化”和“港独”势力继续嚣张,香港将遭受难以弥补的损失。

       激进分离组织“燃火自焚”

       为什么香港出现上述两个观点、并且有些人颇向往那两个观点所描绘的两个愿景?因为,他们的“拒中抗共”政治立场和政治偏见根深蒂固;因为,他们长期生活在知识分子象牙塔里,忘记或忽略香港已回归祖国这一不可改变的事实。

       在香港,至今有一些人不仅“心”仍未回归祖国,而且,不以为《基本法》关于“保持香港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是香港回归祖国以后最初时期的安排。在他们心中,二○四七年香港将会有“第二次前途选择”。基于这一自以为是的错觉,“本土主义”“去中国化”和“港独”成了题中应有之义。

       于是,就冒出激进分离组织,策动旺角暴乱,如同自然界的“飞蛾扑火”。飞蛾是扑向自然之火或者人工之火而被毁灭。耐人寻味的是,诚如中国古代哲人老子和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Herodotus)所言,上天欲使人灭亡,必先令其疯狂,政治蠢人常常“燃火自焚”。在旺角暴乱中暴徒焚烧公物之火,将把香港的激进分离政治组织送进坟墓。

       作者为资深评论员,博士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551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