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蛋引发的并非革命,边缘化愤青却的确危险

2016-02-18    观察者网

       2016-2-17 观察者网

       2016猴年大年初一(2月8日)夜,香港旺角区经历了一场长达11小时的暴乱。这一事件在香港社会掀起巨大波澜,不仅让多数港人彻夜难眠,也令香港登上了全球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甚至有暴动事件的支持者认为旺角暴乱堪比“阿拉伯之春”,此观点遭到了多方批评。如今,事件已过去一周,但冲击仍未平息,许多人还在观望事态发展、解读事件影响。

       2月17日,香港南华早报发表题为《鱼蛋引发的并非革命 边缘化愤青却的确危险》的评论文章,再次回顾了旺角暴乱的前因后果。作者认为,这一切始于政府部门采取行动的时机不当,但所谓的“鱼蛋革命”丝毫不能与“阿拉伯之春”相提并论。对于在暴乱中向天开枪的警员,文章也是持支持态度,因为面对人群失控、意图伤害警察本人之时,他并没有向人群开枪、没有伤及任何人。

       作者进而指出暴乱的根源,在于香港可负担的房屋稀缺、财富差距不断扩大。

       以下为原文(作者为南华早报高级编辑Yonden Lhatoo):

       我们先要弄清楚:香港的旺角并不等同埃及的塔利尔解放广场,而所谓“鱼蛋革命”也丝毫不能与“阿拉伯之春”相提并论。

       这里是香港。你大可以创作任何动人的革命式比喻,来美化自己心目中扭曲的现实。但早前在旺角发生的事件,是令人震惊的可耻之事。

       一切始于政府部门采取行动的时机不当。当时区内有一些无牌小贩,想在春节伊始卖点鱼蛋或其他小吃,多赚点外快;他们摆卖虽属非法,但无伤大雅。当局却在此时意图驱赶他们。一群年轻人随即自封为公义的捍卫者,在现场自发保卫小贩。

       善用社交媒体的群众回应网上号召,不久就以人数压倒现场的前线警员,随之而来的是一场匪帮式的暴力骚乱,严竣情况就连2014年占领示威期间最激的冲突都难以相比。

       我多年来报道香港大小事态,但也从没见过如此情况。数以百计的暴徒在街上纵火,并使用削尖的竹枝、玻璃瓶及从行人路挖出的砖块与警员激战。

       当我看见数名交通警员被一大群暴徒袭击的视频时,深感震惊。期间,其中一名警员在另一名同袍晕倒在地后,取出配枪向天连发两枪。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竟然有人质疑和争辩警员应否向天开枪,恐怕子弹从天掉下来时会击中他人。有没有搞错?

       即使开枪警员违反了使用枪械守则,我仍想嘉许他:面对人群失控、意图伤害他本人之时,他并没有向人群开枪、没有伤及任何人。在其他任何“更民主"的城市,像纽约或伦敦等地,警员在暴乱期间枪杀他人事件是会发生的。

       我希望参与当晚无政府主义骚乱的人会按法律被拘控、被判入狱,从而在出狱后了解到留有犯罪纪录的后果。有些人就是需要吃点苦头。

       当晚本地电视台拍摄了大量新闻片段,现场公众也上载了许多视频上网,搜证的调查人员肯定非常高兴。

       话虽如此,但也请大家不要过火,大举搜罗罪人。若干公开宣扬暴力的边缘组织虽然有必要予以打击,但毕竟他们只占全港730万人口之中的少数。

       假如被捕者是30岁以下人士或以学生为主,我们也应该重视这个令人不安的数据,去探讨为何众多年轻人憎恨警方和当权者。其实,这种情况已多次引起政府领导层注意,并在过去数年间不断恶化,可惜官员自觉受害、抱持防御心态,于事无补。

       问题的根源在于可负担的房屋稀缺、财富差距不断扩大。这听来似是陈腔滥调,但确也说明了为何众多愤怒的港人甘愿上街闹事──无论导火线是鱼蛋还是足球。

       顺带一提,事发当晚众多超乎想像的视频当中,我忘不了其中一名男子俯伏在地,被一名警员踏着背部。即使在暴乱之中,在这种极不舒适的情况下,这名“警方滥用暴力的受害者"竟然还在滑手机。请大家想想到底是什么状况吧。

       文章、图片转自观察者网,原文请参见

       http://www.guancha.cn/local/2016_02_17_351308.shtml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551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