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复香港」现场速写

2014-10-20    全国港澳研究会

作者:余非

       十月十九晚八时至十时,去了维园的「光复香港」集会。

       集会由设备到组织都「简陋」,完全民间自发。发起人是十多个普通市民。来的人是网上偶然看见呼吁──包括我。我们一家都关注「曾健超事件」中被停职的七位警察。心情沉重。18日晚上,在李偲嫣有份的「香港中学生家长反对占中群组」查看七位被停职警员的消息,心想,一有行动便飞身参与。就在浏览群组讯息时,从留言响应中发现这活动。这充份反映,活动尚未建立固定平台,是真正无团体背景的市民自发。在十九日刊出的报章广告,由十多位人士摊分广告费。集会不接受捐款,办事自掏腰包。

       集会程序极之简单,干净利落。以先报先得方式,让一定数目的参加者在小帐篷前发言,每人三分钟。用的是最简单的手提扩音器,加一组喇叭。一众普通市民的发言意料之外地精彩,事理清通明白,直指核心。气氛相当感人。部份市民的发言不一定流利,却是压抑了二十多天、不吐不快的心底话。现场所见,不少人都说从未游行,也不参加政事集会活动,此次却非到不可,叹道理申诉无门。

       集会市民发言重点如下。

       绝大多数发言者极之关心七位被停职警务人员的情况!注意,关心警队「总体」外,点名关心七位警员者众,人心向背,一目了然。「正常市民」完全明白用尿、那怕是水泼警员是袭警,之后警员冲「那人」做的任何举措都是「合理执法」──市民的整个理解简单直接,粗糙,却也更接近人之常情、事之本质,完全不依传媒制造的论述走!有美国回来的市民上台发言,说在美国当警察,开枪如吃家常便饭。这就是「国际标准」。

       发言者中有社工及教师亲证,中、小学生,甚至幼儿园生被施教者政治洗脑。「学生不代表我们」,在当晚喊得很响亮。不少人也批评学生。道理简单直接。最精彩的一位方先生的发言被网报《时闻香港》上载了,千万别错过。方姓市民大意是说,青年也者,过去不是你们的(前人打拼得来今天),现在「唔(不)轮到你地(们)」(意指仍在读书,未贡献社会),将来「唔知是不是佢地」(不知道是否属于他们。不一定成材),凭甚么代表我们?!他的发言赢得雷动掌声。民间智慧,一针见血。

       十之八九谈及大学生的市民,都说今天(搞事)的大学生枉读书,完全不明白大学教授及学生何以充满歪理。一位自言读书少的市民,说自己的智慧高过那些所谓的大学教授(市民又掌声雷动)。

       有一位凌晨四时仍需上班的八十后女生怎也要去大会发泄一下。她说幸而没有买黄子华的栋笃笑。她气愤地说,(大意)艺人你们有影响力,但别用你们的娱乐明星效应来荼毒大众,影响社会运作。说完便匆匆离开。

       发言的有七八十岁、或六十岁左右的退休人士,都用心痛来形容当前乱象。不少老者更凄然泪下。他们抗战也经历过,但从未如此悲伤。有一两位老人家因占领者堵路巴士改道,二十多天没离开旺角,不影响他生计(已退休),心情却因社会失秩序而郁闷。本来是福地的香港,不能破坏至此。

       有几位发言市民字字铿锵地说,下一次选举,一定会出来投票,用选票扫走垃圾议员。

       发言精彩可观令二小时如二十分钟,大家意犹未尽。于是下星期再来一次的呼声,得到主办者响应。

       十时离开维园音乐亭要外围的先走,近亭前的紧随其后──由离开时要作此呼吁,可想人数绝非商业电台及《明报》等所报导:三百人。目测下最保守估计,一千人上下,应是实数。

       不在现场者无法感受坐在当中那种终于「呼吸畅顺」的宽裕喜悦。原来不只是自己,大部份人被压得透不过气来;也因而一个无组织、通知又发得急的集会,竟可召来千人。一如主持所言:会有几十人吗?我和同行家人一边找也一边如是想。大家,都忍得太久了。压抑感不来自政治,大家都认为现方案无问题──这是被故意忽视的事实。最大抑郁来自彷佛整个世界都是非黑白不分,无天理,坏人欺负好人、挂记者证就可以捏造事实、欺负执法者……理歪扭曲是非心,令半城人压抑。坏孩子有糖吃,社会要由有闲去闹的未成年学生控制;九斤之后是七斤,大学生、中学生纷纷指点江山。正常人都知道有问题!更不幸者,是幼儿园学生也被搞。带幼儿园学生去金钟上「洗脑政治课」的视频看得人心寒(可到时闻香港或youtube参看。题为《幼儿园老师讲故事:森林选举@金钟》)。

       现场观察,十成十的人都视电视传媒如过街老鼠,对传媒(尤指电视新闻)痛恨的程度深得让我意外!市民点名批评有线、无线新闻互动台,说被一面倒的新闻逼疯了!有几位更说,看电视新闻看得落泪──欺人(警员)太甚了吧!电视新闻经「占中」一役尽失民心,已至诚信破产的地步。别以为这是「亲中」者很套路的说法,且听发言市民的心声及台下反应,都是打从心底里爆发出来的不屑。记者们「微妙」的处理原来逃不过市民法眼,上述提及的方先生(说「过去、现在、未来」的那位),谈了记者的现场采访。他说,为何采访要近距离走到执法警察的面前,镜头近至贴面呢?记者是在做采访,抑或帮示威者一把?市民,何其明察秋毫。现场十居其九都批评传媒,好奇传媒有没有拍摄?站起来一看,啊,原来早就走了。我们不是占中集会,既无全程直播,采访也半路拉队收工。

       整晚气氛佳,在场人士不时自发地一次又一次朗声感谢警察。集会进行期间,同一个天空,旺角在酝酿冲突。光复香港集会的意义,是个别、分散的普通市民在手机及网上流转的愤慨,终于在压力到顶下走入真实世界──维园。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