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元:解救香港的八条建议

2014-06-28    大公报

作者:方元

  香港看上去一派繁荣景象,但“中原地产”创办人施永清说:“别看香港这十年来经济好像一直在发展,其实是在倒退。”长实集团主席李嘉诚也说:“香港是宠坏了的孩子……照这样下去,用不了五六年就会面目全非!”他指出,香港正经歷?一种“痛苦和挣扎”。

  那么,如何把香港从痛苦和挣扎中解救出来呢?最近我在英国《金融时报》上读到专栏作家库柏(Simon Kuper)的一篇文章《如何解救英国》。他提出八条建议,例如承认英国是小国家,把首都迁出伦敦等。我发觉英国人的一些观点对香港也适用。受他启发,我也为香港提出八条建议:

  (一)承认香港是一个小地方

  其实,香港大部分人现在都已经明白,所谓“大香港”只是一些人自我膨胀出来的海市蜃楼,大风一吹就飘散了。然而,一些政客和市民至今不能接受这一事实,总觉得自己的“国际地位”与中国格格不入。

  我提出的解救方法简单易行:让他们回到中学,补一堂通识课。他们需要知道一些基本的常识和数据,例如:香港自一九九七年已是中国的一个城市(特区),人口相当于东莞或佛山,只是上海、北京人口的三分之一;土地面积约为深圳的一半,只是上海的六分之一,北京的十五分之一;香港的人均生产总值(GDP)已在二○○九年和二○一一年分别被上海和北京超过。去年,在全国三十一个省市的GDP排名中,香港已滑落到中下游的第十七位,而且预计明年将再下降两位。

  当他们经过痛苦和挣扎,接受了这些事实之后,“大香港”就会从眼前消失,他们的“国际地位”也就能找到合情合理的位置了。

  (二)把行政和金融中心迁出港岛

  香港领导阶层的精英们生活在一个气候炎热(加上楼群的热岛效应)、人口稠密(加上多于本地人口的游客)、物业价格过高(加上楼市泡沫)的小岛上,蜗居在为数不多的甲级写字楼和豪宅区,空间狭小,视线受阻,远离大自然。库柏认为,这种状况会令有害的群体思维在精英阶层中滋生蔓延,减低他们的幸福感和判断力,进而对整个社会造成损害。

  因此,我建议政府总部、金管局和证交所迁出乌烟瘴气的中环,离开拥挤嘈杂的港岛,去人口密度低、绿化面积多的大屿山岛。那里山青水秀,空间宽广,视野开阔。那种令人愉快的田园环境有助于政治和经济领袖们作出明智的决策。立法会可继续留在港岛中环,因为议员们不需要视野和判断力。

  (三)大力宣传香港的负面形象

  内地居民赴港旅游使香港的经济和就业大大受益,但也给公共设施(特别是公厕)带来压力。有些政客和“港独”组织趁机在两地人民之间製造和挑拨矛盾。特首梁振英现在面对两难局面:一方面,一些立法会议员不断给政府施压,要求限制和减少内地游客人数;另一方面,商界反对限制,认为此举违反自由市场原则。

  倘若特首採纳我的建议,那么既可降低游客来港的数量,又不违背自由市场原则。负面宣传是英国政府的创意,专用它来阻止外国移民。香港政府不妨借用此招,不要再宣传香港人友善、守法、文明好客的形象,而改用那些辱骂游客的“港独”分子、挑拨两地矛盾的政客充当香港的“形象大使”,并把他们的言行在“央视”上反覆播放,引起内地人民的反感情绪,从而减少来港旅游的人数。

  如果能把负面当作正面来宣传,那就更好了。康乐及文化事务署今年推出的黑社会专题电影展——《江湖了断——香港黑帮电影的类型情结》就是一个范例。它一气推出三十部“腥风血雨”的黑帮电影,大力宣传社会的黑暗面和“暴力美学”,令人对香港产生恐惧,减少内地人民来港消费的意欲。

  (四)把性服务和毒品销售纳入GDP统计

  这是学习英国的先进经验。这两个行业现在仍被称作“卖淫”和“贩毒”。据伦敦政府今年的预测,纳入这两项产业可使英国的经济规模扩大一百亿英镑,并把GDP拉高五个百分点。

  面对内地省市不断赶超香港GDP的情况,我建议特区政府效法英国政府的作法,把性服务和毒品销售纳入统计。香港的卖淫和贩毒规模大于英国,可以把GDP拉得更高,同时还可以改善产业单一的问题,从而增加香港的竞争力。而内地省市在国家现行制度下,不可能把卖淫和贩毒纳入GDP统计。因此香港可以重夺领先地位。

  (五)成立“立法会剧团”

  有些议员在立法会开会时扔公仔、戴面具、撒纸钱……花样百出,令会议不能正常进行,甚至被迫中断。民建联议员李慧?批评这些议员把立法会当作演戏的“大剧场”。

  其实,这些议员不是演给李慧?看,而是想通过电视转播,演给市民们看。但由于本地电视节目太烂,市民们现在不看本地电视,以致白白浪费了议员的表演。所以,我建议成立一个“立法会剧团”,在“立法会足球队”之外多提供一个表演平台,并安排那些议员去剧场巡迴演出,以便把立法会议事厅留给想做正事的人。

  (六)学校採用普通话教学

  确切地说,这条建议的原创者是前港大副校长、教育学院院长程介明教授。他在二○○○年就指出:香港应以普通话教学,粤语教学是“死路一条”。但他的建议至今未能落实,因而我再提一次。

  其实,很多香港人都不知道汉语的普通话和简化字是联合国使用的六种官方语言之一。讲粤语,在中国走不出广东省,在美国走不出唐人街。既然香港人很在意自己在中国及国际的影响力和竞争力,那就不能只讲粤语,不学普通话。

  (七)向内地出口老人

  最近英国《金融时报》有一篇报道,题目就是《香港欲向内地“出口”老人》。它说:“香港政府启动了一项把老年人送往内地的试点计划。”所以,我的建议是“马后炮”,唯一的作用是把政府未讲出来的事实讲出来。

  香港有经济学家指出,贫富悬殊和人口老化是制约香港经济发展的两个结构性社会问题。香港的坚尼系数(Gini Coefficient)早在一九七一年即超过了零点四的警戒线,如今已攀升到零点五三七,是发达国家和地区中贫富差距最大的地区。同时,香港贫困老人的比例也是发达国家和地区中最高的一个地区。因此,把贫困老人送去内地,既可减低香港人口老化率,又能降低香港的坚尼系数。

  (八)为印尼女工造一座铜像

  印尼姑娘妸维安娜(Erwiana Sulistyaningsih)在香港作家庭工人时,受到僱主的残酷虐待。她的悲惨遭遇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因而被美国《时代周刊》选入二○一四年全球最有影响力的百位人物。

  虽然妸维安娜不是香港人,但她的国际地位是由港人一手一脚造就的。在香港,外籍家庭女工受虐待的情况相当普遍,虐待女工的僱主既有家庭主妇,也有大学教授。但是能把女工虐待成国际名人,这是第一次。香港贸易发展局和旅游发展局每年花费巨额资金为香港提高国际知名度,但妸维安娜用一身伤疤就做到了。

  我建议把妸维安娜的铜像放在皇后像广场或维多利亚公园。那里是外籍家庭女工周末聚集之地,便于她们每年在铜像下举办烛光晚会。需要说明的是,本建议与公义无关,纯粹是为了给香港创造一个人文景点,以增加旅游业的收益。

  在此诚意邀请市民为解救香港献计献策,有砖抛砖,有玉抛玉。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