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时评
友情链接





一国可以两制 一地也能两检

2017-03-14    东方日报

       广深港高铁香港段工程好事多磨,终于有望明年底建成,但「一地两检」由于争议多多,至今未有着落。港府官员早前扬言,六月底本届政府任期届满前提出终极方案,换言之,将由下届政府接过这块烫手山芋,最终一地两检是起锚扬帆还是触礁沉没,不仅关乎本港第一条高铁的命运,同时也是检验一国两制是否不变形、不走样的试金石。

       众所周知,一地两检在外国并不是甚么新东西,在本港亦早有先例,多年前开通的深圳湾口岸,香港人员在位于深圳境内的口岸执法,当时内地并没有反对意见,本港舆论也不觉是井水犯了河水。然而在香港高铁一地两检问题上,涉及内地人员在香港境内执法,就引起好大的争议,被认为是河水犯了井水,有人更危言耸听,指内地司法制度藉一地两检延伸到香港,方便内地执法人员在香港抓人,引发不小恐慌。同样是一地两检,设在内地就心安理得,设在香港就成了问题,被质疑双重标准也就不足为奇。在今年北京两会上,香港高铁例外地成为热门话题,身兼全国人大代表的高铁专家王梦恕批评中央将香港惯坏了,声言香港只是中国的一个省,「不必签、不必检」也要通关,多少反映了内地民意对香港抗拒「一地两检」、输打赢要的不满。

       将心比心,设身处地,当年为了香港回归,邓小平创造性地提出一国两制的概念,允许社会主义的主体之内存在香港这个资本主义据点,生活方式保持五十年不变,这需要很大的政治勇气,相比之下,为了方便高铁通车,在香港境内划出一块区域落实一地两检,其实也没有甚么大不了。一国可以两制,一地当然也可以两检,否则道理上讲不过去。

       一地两检方便高铁通行,首先是个技术问题,然后才是法律问题,之所以在香港引起这么大争议,其实是凡事政治化的结果。香港人对一地两检有忧虑,这是事实,但不代表找不到双方都可接受的解决方案。正所谓,只要精神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据本报报道,港府倾向以立法形式,在高铁西九龙总站出入境管制站,划出内地人员执法区域,允许执法人员在港「局部执法」,即局限于执行出入境、海关及检验检疫权力,不包括拘捕等权力。相比香港人员在深圳湾口岸的完全执法权,内地人员在西九高铁管制站的特定区域内只有局部执法权,已是一个好大的让步。

       有关方案释出善意,球已在香港这一边,如果香港人连这个方案都不接受,仍坚持「两地两检」,那么最终结果只有两个,要么高铁变成慢铁或废铁,要么如内地专家所警告,「不必签、不必检」也要通关,一国两制提前玩完。鲁迅先生曾说过「开窗户」及「拆屋顶」的譬喻,在高铁「一地两检」还是「不签不检」之间,哪个方案较能保护香港利益,不言自明。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5522986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北街吉祥里101大厦B座邮编:100020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