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改报告模糊处理 桥梁底下惊涛汹涌

    

2014-07-16 信报 社评

  “我和特区政府会继续发挥好香港各界和中央之间的桥梁作用,加强沟通工作,务求香港的政制发展可以在多方共识之下,及时向前跨出历史性的一大步,达致《基本法》订立的普选目标。”行政长官梁振英如是说。如此这般以“桥梁”自况,不期然让人想起财政司司长曾俊华日前为电台音乐节目打碟时所点播的一首老歌,《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万众瞩目的政改五部曲终于启动,梁特首昨天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交报告,特区政府同日公布《2017年行政长官及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公众咨询报告》。关于咨询报告的内容,大体上可以用八个字概括得了:大而化之,模糊处理。也许正是基于这种不得不采取的模糊化策略,所以梁特首认为自己只是一道桥梁,搭通香港各界和中央之间的联系。可是,目前南北两岸遥距僵持,桥梁底下乃惊涛拍岸的Troubled Water,政治上的搭桥工程是否有机会成功,乃至在三几个月内取得阶段性成果?

  二〇一七年行政长官产生办法各个环节当中,候选人提名程序成为各方最聚焦的激烈争拗点,泛民主派要求没有筛选的“公民提名”或者“政党提名”,因此产生六二二民间公投以及七一大游行,参与者数以十万计,民意不可谓不澎湃。然而在报告里面,撰稿人仅轻描淡写带过一笔,对于这种“一些团体和人士”提出的建议,官方反应是“特区政府充分了解,亦即时向中央如实反映”。

  报告表面上海纳百川,各家各派巨细无遗,没明确否定任何一方的意见,哪管是“主流意见”、“较多意见”还是“不少意见”,但在梁振英呈交人大常委会的报告之中,则明确提到咨询期内已有法律专业团体和其他社会人士指出公民提名不符合《基本法》规定。职是之故,目前已有主流或非主流的意见认为,特区政府早有倾向把公民提名封杀掉,不过实牙实齿的格杀令留待人大常委会下达罢了。明乎此,梁振英的“桥梁论”更加耐人寻味,这道桥的主要作用相信是大脚传中把皮球交给中央。

  假设公民提名最终真的被否决,普选特首之路应该怎样走下去呢?目前已把皮球接下来的中央,必须善用发球权,交出一个能够让各方妥协的方案,否则香港难免再翻起更汹涌的惊涛,届时占领中环或者其他公民抗命运动便乘机借意陆续上演。

  对于占中发起者戴耀廷等人而言,没有公民提名并不是非要占中不可的底线。戴耀廷认为政改咨询报告虽然内容不清晰,但未否定真普选及公民提名的可能,因此暂时不触发全面公民抗命。戴耀廷不同意公民提名是讨论政改的障碍,说只要政府能提出一个方案可以说服市民,没有公民提名也可达到真普选,他们亦接受。换言之,中央若然有足够的大智大慧伸出安抚人心的橄榄枝,释出让泛民温和派可以接受的空间,自然有机会化戾气为祥和。

  关键的问题乃在于,怎样才可以实现没有公民提名的真普选?是引入国际标准吗?但何谓国际标准呢?大家不妨从公民提名的原始出发点思考一下,广大民众求的是没有筛选的方案,亦即尽可能降低入场门槛,以及扩大提委会的代表性,就是中央须认真考虑的普选方案。

  姑勿论如何,如果政改因各方僵持不下拉倒了,连立法会三分之二支持票也拿不到,五百万选民与投票选特首绝缘,二〇一七年行政长官产生办法原地踏步,下一任特首继续是缺乏民意认受性的“钦差大臣”,那么桥梁底下恐怕是难以排解的无穷祸水,名副其实的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551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