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二二」公投骑劫民意

    

2014.06.20 星岛日报 

       日前,戴耀廷在报章撰文,声称香港的民主运动由三股力量组成。第一股是民间团体力量,包括部分学生、妇女、劳工、基层及「社会公义」的团体。第二股力量是泛民主派的政党。第三股力量是不属任何民间团体或泛民主派政党的普罗市民。这种分类既曲解了民主的真正含义,也否认了香港民主进程的真正动力,更凸显了其「占领中环」倒行逆施的本质。

       回归前无真正民主

       按照维基百科的解释,民主通常被人与寡头政治和独裁政治相比较。在这两种制度下,政治权力高度集中于少数,而没有如民主政治由人民控制。香港回归祖国之前,香港总督以「英皇制诰」统治香港,真正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香港岂有真正民主政治可言?香港回归祖国之后,中央政府支持特区政府依法施政,全体港人、特区政府、立法会在《基本法》框架下,循序渐进推进民主政治,例如逐步扩大直选立法会议员的名额、扩大特首选委会的名额等,成就斐然、举世瞩目。

       《基本法》保障民主运动

       历史已经昭示,香港的民主运动和成就,其实质是在拥护《基本法》、以及在《基本法》的坚强保障下,全体港人共同努力而得来的,绝不是戴耀廷所指的第一股力量(其中甚至可能包括践踏法制、擅闯军营的违法人士)、也不是其所指的第二股力量(其中包括部分在立法会拉布、阻挠预算案通过,以牺牲民生利益来赚取其个人及政党曝光度的人士)。

       在民主的具体形式方面,理论上分为直接民主,又称为纯粹民主,以及代议民主。但是在历史上,纯粹民主形式的政府相当少见,「因为在实践上要将人们全部聚集起来投票相当困难,所花费的成本和时间都非常高昂」。代议制则是较常被采用的制度,许多代议民主制也结合了一些直接民主的成分,例如公民投票。现实中,民主与法治不可分离。笔者特此引用维基百科一段文字如下:「在今天,民主通常用以称呼代议民主制的其中一种形式──自由民主制,在自由民主制里被选出的民意代表、以及多数人的民意在行使决策权力时必须受到法治的限制,通常是用一套宪法加以管制,以强调对于个人和少数派的自由和权利的保护」。

       阻挠民主进程依法推进

       上述所谓「三股力量」大概也是戴耀廷发起「六.二二电子公投」的底气所在。然而,即使这三股力量在香港也属少数。施永青先生指,公投是要了解而非左右人民的意愿,「六.二二电子公投」的三种特首候选人产生模式都是公民提名,结论早已被预设。

       而且,并非所有民主国家都接受公投,接受的国家大多要求投票率超过百分之五十,但公投的搞手设定的十万人投票标准,连全港六百万可投票市民的两个百分点都不到,这样低的投票率,竟想强加市民,岂不是骑劫民意,干扰民主发展?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