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语激起千重浪 酸酸感叹惹深思

    东方日报

作者:吴康民

       周一本报「正论」:《闻道香江似弈棋,百年世事不胜悲》,颇有同感。其实我历年所写政治评论,每多指出回归前,北京对香港回归后的政治复杂性估计不足,对英国人的多年统治种下「祸根」估计不足,对「港英余孽」的作用估计不足。甚且最高领导人认为就是换一面旗子,洗刷百年割地赔款的民族耻辱就已满足了。

       正是因为这种指导思想,当末代总督彭定康处心积虑、夙夜匪懈地作回归后的种种部署之际,我们的驻港机构领导人却在吟诗作对,真正是「兴废由人事,山川空地形」。

       没做好去殖民化

       回归前我们的粗疏大意也就罢了,但回归后呢,仍然是无所作为。作为主管港澳工作的港澳办主任,主持港澳工作多年,甚且升上政协副主席的高位,仍然把持港澳工作不放,耽误了多少有利时机?他十多年来,从不对港澳工作发话,却与某些港英余孽眉来眼去,甚且涉及钱银瓜葛,其中内情,就不得而知了。

       近日前港澳办副主任、现任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的陈佐洱前来香江,自称有「酸酸的感叹」,认为「香港在一些重要领域没有处理好」,说一是没有「去殖民化」,二是没有阻止「去中国化」。

       没有做好去殖民化,就是没有充分估计香港长期在英国人统治下的「毒素」的渗透性是多么严重。那一套统治班子,除了换几个头儿之外,还是原封不动,还是那一套殖民地式的统治文化,还是那一套英式的价值观。甚且,上头下的命令,他们可以给你软钉子;或者表面服从,实际抗拒。通俗点说,就是阳奉阴违。所以,政令不畅通,或者变了样,并不是个别的事情。

       至于没有阻止「去中国化」,这与原来的统治班子的思想意识有关,也与从大学里的知识分子到中小学教师的影响有关。西方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在接受西方教育的知识分子群中,牢不可破。「占中」活动以大中学生带头,某些大学院校学棍策动,决不是偶然的。

       加上外国势力,特别是美国势力,正在为围堵中国发力。香港正好是一个针对中国的桥头堡,又有这么多可以利用的港英余孽和崇尚西方意识形态的知识分子。「地利人和」,英美势力不亦乐乎!

       毒酵母随时发酵

       陈佐洱说,「去殖民化」,是应该把一些东西放在博物馆,而不应让它出来招摇过市,说得太简单了。意识形态的东西,能简单地放进博物馆吗?就是放进了,也会「僵尸复活」,「死而不僵」。

       香港又不是一个封闭社会,与西方的往来频繁,西方有甚么肮脏的东西,很快便会传到香港来。况且香港本身多年来积存的毒「酵母」,随时都会发酵。正本清源的办法,是要增强正面的东西。在教育领域,在青年工作领域,都要认真做好工作。

       一语激起千重浪,陈佐洱的功劳,就是揭开这个争论的盖子,让中央和港人认真探讨香港社会意识形态上的问题,使这个「酸酸的感叹」,变成刺激港人神经的「辣椒」。

       「去殖民化」,过去认为换一面旗子,任命一个中国人行政长官就算基本完成了。现在才知道,「去殖民化」是一个长期的艰苦过程。回归十八年,还没有去殖民化,也许还需再一个十八年以至更长时间。

       「以近知远,以一知万,以微知明。」古人的这个辩证法,应该十分有用。古语又有说:「至人消未起之患,治未病之疾。」旨哉斯言。今天,疾患俱在眼前,治港者不可不慎也!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