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鸿:大桥+高铁=香港新未来

2018-10-27    大公报

       港珠澳大桥开通,标志着香港与珠三角融合更进一步。广深港高铁香港段已经营运,与大桥形成了香港与珠三角交通的两大主干线,且连接不限于珠三角,高铁香港段可接上全国的高铁及其他铁路网络,大桥则打通香港与粤西的通道,可直往广西、云南,以至出境越南等东南亚国家。

       这两个跨境项目是好事多磨,花了很长的时间,反映的是回归后曾有一段日子,香港特区政府不太积极与内地融合,不懂得借两地融合来寻求香港升级转型的大发展,因而拖拖拉拉贻误时机。如今两大主干线已经开通运作了,以往的阻挠拖延基本上被克服了,成为过去。今后在大桥与高铁的基础上可以进一步发展。例如,早几年构思的另一条高铁路线,由香港国际机场连接深圳宝安国际机场的港深机场铁路,中央政府早已同意,且列入政府工作报告内。不知何故,该条铁路似乎胎死腹中。但在深圳市的基建建设规划中,如去年公布的《深圳市建设与土地利用「十三五」规划》,便提出要加快港深西部快速轨道前期研究,定位为港深西部的快速轨道胜于单只是港深机场连接,交通的作用更大。在目前新的形势下,或许香港特区政府不会有所抗拒。

       事实上,高铁香港段与港珠澳大桥还在初始使用阶段,使用率只是在逐步增长,正好利用有关设施作出各种制度与市场连接的尝试。例如大桥可开通往珠三角西部各地的直通公交汽车,特别是连接广珠铁路和深茂铁路主要站的班次,从而发挥出大桥在珠西的辐射作用。营运者的审批和制度安排可以从宽松便捷着眼。而高铁香港段则不单提供往潮汕闽南高需求通道的班次,还可利用内地过夜卧铺车开通往长江和西南、西北的远程班次。即使班次不密,却可创造出香港与更多远程城市的连接。由此形成香港与内地不同层次的高铁连接。从一、二小时珠江三角洲区内,到三小时的广东省内,到五、六小时的西南与长江边上,和更长时间却可连接北京以至边远地区的城市。香港便纳入内地的整体空间结构之内,连接带来的种种效益便可发挥出来。高铁便不单只是方便香港居民到深圳、广州购物探亲旅游,而是更大范围和更高层次的地区整合。

       高铁和大桥的作用,不仅是经济,更是社会与政治,原来交通不便带来的隔阻得以逐步消除,由隔阻形成的误解、不理解也会逐步变成理解与信任。香港与内地从来都是血脉相连,在1949年前两地居民是往来无阻,后因政治因素而分隔;回归后两地融合加强,但跨境基建建设缓慢。在两地融合过程中,衍生出香港社会因种种原因对内地产生出一些抗拒,但同样是政治性,且属于错误理解与虚假的观念,是因隔阻而得以滋生。高铁与大桥开通将现实地打破众多对它们、乃至对内地的不正确的批评。广大的香港居民更便捷地利用高铁与大桥,更便捷地与内地远近交通。从连接到接触,由接触达成沟通,并由沟通产生了解和信心,香港与内地的融合肯定会加快和加深发展。

       在这样的现实面前,谣言可容易破解。连接便在事实证明下会加快发展,扩大影响。这或许便是在回归之后,香港在「一国两制」下发展新阶段的开始。

      陈文鸿  香港珠海学院「一带一路」研究所所长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551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