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鸿:两大阵营”的根本分歧

2017-03-22    大公报

       作者:陈文鸿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香港珠海学院“一带一路”研究中心主任(原文载于2017年3月20日《明报》观点版)

       受精英及媒体摆布,香港的社会与政治分为两大阵营

       一是一切维持不变。所有的发展项目,乃至社会任何进一步发展都要阻止。阻止的理由众多,但往往相互矛盾,并不一致。实际的效果是把回归前和回归后,包括曾荫权七年掌权所造成的局面保持,也即是殖民地体制(实际上去殖民地化的程度有限)不变,在这个过程造就的既得利益不变。曾俊华提议的休养生息是骗人的言语——香港社会矛盾日甚,怎可什么都不做,不做则是让矛盾进一步发酵、恶化。立法会这两三年来的“拉布”,同样地是阻止香港任何发展、进展。主张一切不做、不变,以曾俊华今次参选为例,便不单是在议会政治和街头政治里的“港独”“自决派”,“泛民”的激进派,乃至与激进派捆绑一起的民主党等“泛民”各派,现在还加上明里暗里支持曾俊华的建制内的一些势力,也不仅是田北俊的前自由党人。

       二是与此对立的要求香港发展、变革的主张。变革有两种,一是直接改变现时社会经济政治的不公,把既得利益把持的垄断格局打破。另一是如内地改革开放的策略,增量改革,让社会的资源规模扩大,从而可有更大再分配的馀地,减少改革的冲突。无论哪种变革方法,都可以团结到发展主张的旗帜下。政治光谱可以很大,从左到右,也可包括部分只在意识上不喜欢现行政治,却对香港社会有一定归属感,希望香港发展而不是受到破坏的人。

       这两大阵营并不是绝对相互排斥的。从主张而言,是势不两立。在人事方面,一切不变的阵营中的温和分子可以转变而附从香港发展的主张。这需要三个方面的努力。

       一是最近特区政府的司法体制开始依法严惩旺角暴动的犯罪分子。这便把一切不变阵营里的激进倾向遏制。在冲击对抗政府的激情平静下来,便要回復一定的理性。特别是当政治激进化不会带来个人的名成利就,也对香港社会整体造成破坏。参与者、主张者便被迫反思,其中附从者更容易改变主张。香港坚决怀念殖民地统治的只属少数。年轻人不过是无知而被欺骗。当中央政府划定底线,坚持依法执行,特区政府也不拖拖拉拉、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的话,主张一切不变的阵营便失去了凝聚力。一切不变,香港问题丛生,稍有理智的人也不会支持这种抱残守缺、维护既得利益的政治主张。特别是深圳与珠三角等内地发展迅速,与之相比,此消彼长,一切不变便会失去民心。

  破坏性的民粹主义可能一时兴盛,却是依靠政府的错误政策加深社会矛盾带来的支持。香港的破坏性民粹主义是与曾荫权时期的无所作为、抑制社会经济发展、助长既得利益的政策互为因果的。发展与变革不能止于口头宣传,需政府、社会全力推动。只有这样社会大众才可得益,香港的破坏性民粹主义才会失去滋生的社会基础。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5522986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北街吉祥里101大厦B座邮编:100020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