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赤琰:特首候选人的背景与管治

2016-12-14    大公网

        香港回归以来,特区政府共有过三位行政长官。其中两位出自商界和专业界,即董建华与梁振英,另一位出自公务员,即曾荫权。有两位受到了反对派极大的压力,不能完成第二任便告引退,一位是自己身体抱恙,一位是需要照顾家庭。只有曾荫权基本完成两任,但也是在风风雨雨中捱过来。

       巧的是,现在摆明车马要出选特首一职的四位都来自官方背景,即林郑月娥、曾俊华、叶刘淑仪与胡国兴。到目前为止仍未见有商界或其他界别的人士挺身而出。是否其他界别的人士因董梁二人在位时饱受压力而知难而退?抑或是当官的人已在官场对政府事务习以为常,抗压的能耐已有过人之处?抑或是有其他原因导致公务员出任特首将成为常态化?有待时间去考证。但就香港回归十九年来的体验所见,特首人选来自公务员将会常态化。这不是言之过早,而是政治现实使然。

       公务员背景给社会好印象

       从政治现实看,董与梁所受到的政治压力确比曾荫权为重。从一开始曾便很自信自己有可能和「泛民」沟通,而「泛民」方面也在开始时即使不对他很友善,也不致很抗拒,这种关系也使得曾在初期和「泛民」议员有不错的对话。据传媒报道:曾成功说服「泛民」议员入内地会谈,在路上曾与「泛民」成员的互动多过和建制议员的交谈,连在巴士上也和「泛民」议员同坐并成为习惯。至于后来「泛民」和他的「蜜月」不再,也多出于「泛民」自己一厢情愿以为曾可为他们「有求必应」,后来发觉有许多事情,尤其是「泛民」所要的「民主化」不能如愿以偿,双方才愈行愈远,但仍未致要把他拉下台。而对董梁却截然相反,非要拉他们下台,誓不罢休。

       如果曾与「泛民」关系体现出来的政治现实,是由于曾出身官场的背景给社会的印象为「好官」,这也是早在港英殖民统治时期刻意打造「良好政府」(goodgovernment)的形象,以替代「民主政府」。这种打造从一九五八年柏立基出任港督期间开始,他之前曾考虑过在港推行「民主政府」的政策,但碍于种种原因(尤其是人口流动性太大)没法有民主政治的可行条件。因而改为「良好政府」的改革,即在经济、行政、社会、教育等方面改革以赢得港人对政府的认受性,从而减少港人民主化诉求的压力。在「良好政府」改革下,公务员本地化的进度加速,因而在一九九七年回归前,港英政府栽培了不少港人高级公务员,英国官员的色彩相对消失。对这种现象,在学术界有人也指出:公务员制度吸纳政治以消化政治不满的情况,导致在九七前民主运动一直处于低潮,因为感到有好政府便不着急争取民意代表,因为公务员在决策过程中用了大量的民意咨询,做出来的公共政策也合乎民意,良好政府的印象也就在社会上植根。

       与此相反,出身商界或其他界别的人一旦出任特首,他们没有「好官」的出生纸,反而背负着「不民主」的「原罪」。因为香港政府九七前从来都不是民主政府,九七后又不能让民主一步到位,九七后纷纷冒出头来的政党与区议会、立法会的民选政治充斥社会。作为特区政府最高权力代号的特首,也就成了民主政治众矢之的了。曾荫权起码有「好官」的本钱,比起董梁也就可减少了最关键的骂名。

       这样的政治现实(好官一枝独秀)不但叫董梁两位商界背景的特首吃力不讨好,就算是「泛民」政党,尽管他们以民主化身自诩,但摇着民主大旗也拿不到特首选举的优势,这可从梁家杰与何俊仁参与特首选举的表现看到。梁家杰比曾荫权的得票差了一大截,何俊仁以民主人士见称,却惨居票尾,在提名入闸时他的得票高过最终的得票,说明提名支持他的选委最后也出现放弃他的现象。正是因为「泛民」经过了梁何两次挫折经验,行将到来的二○一七特首选举,「泛民」政党已自行退居到「造王」的角色,而不敢奢想自己问鼎高位。至少到现在为止,「泛民」没有自己推出候选人,而是在寻找「CBA」(推选最佳折衷人物),去牵制他们最不喜欢的候选人。

       尽管「泛民」不断在唱衰「选委会」的制度,认为是小圈子选举,不民主。但是说到底「选委会」这个功能选举制毕竟还是开放给所有人去竞争,而非垄断性的选举。从「泛民」政党能够取得四分之一的选委来说,其他四分三选委既然是以公开选举为主,胜选机会是开放的。若选不上,与其说是不公平的游戏规则,不如说是自己的选举政策出现偏差,而无法争取到其他界别的选民。

       民主困境需要「良好政府」

       从上述讨论到的政治现实来看,早在港英时代,社会已感受到「民主化」困难,九七后的香港特区依然摆脱不了「民主化」的困境。根据《基本法》订下的「循序渐进」的原则,经历过三位特首,呈现出香港的政治现实仍处于「民主阵痛」中。

       与其「剖腹取婴」,冒着先天不足的危险,最现实的做法,不如先继承与加强「良好政府」的工作,这才是上策。因此来届特首参选人出现多人都是公务员出身,应不是意外,而是现实政治所使然。因此不管谁胜出,他们应该做,而又能驾轻就熟的工作,便是做好「良好政府」的本分。至于「民主政府」,能够民主而又好的政府,当然是Perfect(完美),但是世上没有Perfect的政府(百分百全民支持),就算民主政府(民选)也未必一定是好政府。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